顶点小说 > 重生之宅男完美生活 > 第一九四章 打麻将

第一九四章 打麻将

 热门推荐:
    “乌梦白?”米嘉愣了一下才想起来这是谁。

    乌梦白是刘东的情人,以夫妻名义生活了好几年。后来刘东去自首,还给了米嘉两千万,让米嘉每年给乌梦白四十万当利息。

    米嘉自己都忙得要死,给了今年的钱以后就把乌梦白给忘在脑后了。现在居然落在何明手里?米嘉有一种愧对刘东的感觉。

    “要是你输了,我也不要什么,只要你当着乌梦白的面说一句,从此以后你不管她的事。”何明说。

    米嘉怎么能不管呢,他答应了刘东每年要给四十万呢。不对,是给20万,还有20万给刘东的老婆孩子。

    乌梦白有着四千万的面子,相比之下,何明算什么东西。

    “乌梦白在你手里?”米嘉问。

    “那是当然。”何明说。

    “我要先见一见她。”米嘉说。

    “可以。”何明说,“跟我来。”

    赌场后面有一栋小楼,何明带着米嘉进去,乌梦白正在里面。她看到米嘉,十分激动,“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的!”

    米嘉很惭愧,他事情太多,完全吧乌梦白给忘了。话说这算是绑架吧?直接报警就能把人救出来。

    “不要怕。”米嘉说。

    “何明手里有刘东老婆儿子的犯罪证据,他说要是我敢走的话,就要把证据交给警察,让刘东一家人在监狱里团聚。”乌梦白说。

    那管你什么事,他们在监狱里团聚就团聚呗,谁让他们做犯法的事情了。

    “何明,你真是无耻!”周亚伟瞪着何明说。

    “关你屁事,你算什么东西。”何明满不在乎的说,“当年刘东也是手里压着我的犯罪证据,让我给他卖命干活。我只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你手里有什么犯罪证据?”米嘉问。

    “刘东的老婆孩子瞒着刘东投资了一个保健品的传销,结果被人骗了,损失了一百多万。他们不敢和刘东说,跟我说了,我就去找那个骗子。那个骗子说要钱没有,要命一条,想要拿回钱,不如大家一起来干。所以就一起干了,他们一起骗了好几百万。我留了个心眼,把他们前前后后的事情都留了一份证据。”何明说。

    “就这样?”米嘉问。

    “以前刘东还在的时候,几百万当然不算什么,就算事情发了,赔了钱就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现在刘东都在监狱里面了,他们赔不出钱来,就要去坐牢。”何明说。

    也就是几百万的事,顶多米嘉拿刘东的钱给他们赔了。

    “如果你赢了,我就把他们的犯罪证据也交给你。”何明说。

    “犯罪证据呢?”米嘉问。

    “都在这里。”何明拿出一个手提袋,“只要你赢了,全都是你的。”

    赢个屁啊,直接抢过来就行。那边人多又怎么样,米嘉这边有枪。武功再高,一枪撂倒。

    “老板,跟他赌吧!”周亚伟说。

    “赌?”米嘉冷笑一声,给了孙队长一个眼神。

    孙队长却没有拿出枪来,而是凑过来说:“老板,赌吧,这里人太多。我已经通知那边,让他们派多点人过来,先拖延一下时间。”

    派多点人过来,才能把这里的人一网打尽,所以要拖延时间吗?米嘉无奈,只好答应了。

    “你要赌什么?”米嘉问。

    “好,那我们就来一盘定胜负!”何明拿出一个骰子。

    一盘定胜负怎么拖延时间,米嘉说,“骰子太没意思了,我们打麻将,先打四个圈。”

    “麻将?”何明看着米嘉。

    “麻将。”米嘉说,“你不敢?”

    “当然敢。”何明笑了笑,对手下说,“拿一副麻将过来。”

    “要新的自动麻将机啊。”米嘉说。

    “既然是打麻将,那输赢怎么算?”何明问。

    “打四圈,最后赢的算赢呗。”米嘉说。

    “那也太没意思了。”何明说,“这样吧,一番十万!赢家除了钱,还能带走乌小姐。”

    “十万啊?你有这么多钱吗?”米嘉问。

    “当然有。”何明说。

    何明的手下很快扛了一副自动麻将机过来,在小楼摆好,米嘉和何明分别坐下,一按骰子,是米嘉先摸。

    牌一上手,米嘉看着就觉得不妙。三个万字,三个筒子,三个条子,互相都不挨着,全是散排。

    “你可小心了。”何明说,“先杠一个!”

    他扣下了四张牌,放到一边。

    “杠的什么?”米嘉问。

    “这是暗杠。”何明说。

    “暗杠就不能看的吗?”米嘉问。

    “废话,你会不会打牌啊?”何明说。

    “规矩不一样。”米嘉。

    何明从尾巴摸了一个牌,“再杠。”

    “你这是作弊了吧?”米嘉说。

    “本来就是比的赌术啊,你能抓住我作弊算我输了,你抓不住就还能说什么?”何明说,“再杠!”

    他一连杠了四把,一共排了十六张牌,手里只剩下两张,只要凑成对子,就算是胡了。

    还是胡的十八罗汉,是最大的牌,一共128番。

    “这就胡了?”米嘉很是失望,根本没有拖到时间。

    “可惜,还差一点。”何明打出一张牌,是个一筒。

    “那还好。”米嘉装模作样去摸牌。

    把牌拿在手里,摸了半天,确定自己摸不出来,然后才看了一眼,也是个一筒。米嘉也把一筒打出去。

    “你的牌很差吧?”何明说。

    “没关系。”米嘉说,“只要能胡就行管他大湖小湖。”

    “是吗?”何明又摸了一个牌。

    这时候何明背后的手下给米嘉打了个眼色,带上了一副墨镜。在墨镜里很清楚的看到,何明手里的牌是个白板。

    米嘉伸手一摸,正好摸到一个白板,他把牌收好,随便打了一张出去。

    “我的记忆力很好。”何明说,“麻将不过是一百零八张牌,我记得所有牌的位置。”

    “这是机器洗的牌啊。”米嘉说。

    “机器洗牌是有规律的。”何明说。

    “那你怎么不去买彩票?能看出规律来,随便买几个彩票就能当亿万富翁了。”米嘉说。

    “我要在球都在机器里面了才能看出来,那时候已经不能买了。”何明说。

    “你就骗鬼去吧。”米嘉不信。

    这种上百个牌在一个机器里搅动,最后落位,虽然不是真随机,可要算出来还真不容易。就算用超级电脑都算不出来,得量子电脑才行。

    至于何明,他再厉害,也不就是一个人脑,能比超级电脑厉害?除非这个自动麻将机是做过手脚的。

    从何明一开始牌就这么好来看,他肯定是作弊了,只不过米嘉不知道他是怎么作弊的。

    “我还记得这张牌。”何明把手伸过去,拿了一张牌,“这张是三筒。”

    他翻开牌,果然是三筒。

    米嘉拍拍手,“好厉害好厉害。”

    “你认输了吗?”何明问。

    “当然不认输啊。”米嘉也摸了一张牌,按在桌子上,“那我这张是什么牌呢?”

    “是九万。”何明说。

    米嘉翻开牌,果然是九万。

    “好!厉害。”米嘉拍拍手。

    “你明白了吧。”何明说,“和我打牌,你根本赢不了。不止麻将,不论是骰子,棋牌,还是其他什么,只要是赌,你没有任何机会。”

    “那你为什么要和我打牌呢?”米嘉问。

    “当然是为了赢你,你认输,从此不要管乌梦白的事,钱我就不要了。”何明说。

    “你那个十八罗汉是128番,每番十万,就是1280万。”米嘉说,“这么多钱,说不要就不要了?”

    “只要你认输。”何明说。

    “我手里百亿资金,一千多万算个屁。”米嘉又不真的打牌,只是拖延时间,“我偏要打。”

    “一千多万算个屁?”何明哈哈大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底细,晓小姐早就已经告诉我了,其实你的真实资产也就是一亿左右,一千万已经是十分之一了。”

    “是吗?”米嘉说,“我这么大个项目都不算钱的?”

    “这么大个项目?等你做成了再说吧。声势再大又有什么用,拆迁你就做不成。”何明说。

    “你怎么知道我做不成?”米嘉说。

    “还没真的开始拆迁呢,这么多拆迁户已经在乱花钱了,我这里赌钱的十个有九个都是拆迁户,剩下一个是拆迁户的亲戚。他们的胃口这么大,拆迁能顺利才有鬼。”何明说,“要拆上万人,一人赔一百万,那就是一百亿,你能有这么多钱?”

    “账不是这么算的。”米嘉说,“我早就说过,一平只给一万块,一百平的房子,我只赔一百万,就算一千个人住在里面,我也只赔一百万。”

    “那你根本不可能拆得动。”何明说。

    “很快你就会看到了。”米嘉说。

    “你的项目就好像这一盘麻将一样,必定会输!”何明说。

    “米老板。”乌梦白看着米嘉,眼泪盈盈,“你放弃吧,不值得为我赔这么多钱,我只是一个残花败柳,就让我随风而去。”

    “你……”米嘉想说谁要赔钱了。可转念一想,这样太没情商了,好像承认了乌梦白是个残花败柳一样。

    “你当然值得。”米嘉说,“放心吧,我会救你出来。”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