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绣华 > 第九百四十章张扬

第九百四十章张扬

 热门推荐:
    顾佑秀对此有心不太明白,他私下里寻顾佑则说一说。

    顾佑则听了他的话后,他问顾佑秀:“二哥,你就是这般直接跟二嫂说,你还记挂第一个二嫂的事情?”

    顾佑秀轻轻的点了点头说:“是啊,我其实不说,她应该也能够猜到。”

    顾佑则是相当无语的瞧着顾佑秀,说:“二哥,你在公事上面精明无人能比较,可是你在私事上面,你应该糊涂的地方,你精明细致,你应该精明的地方,你直接糊涂装看不见。

    还好新二嫂为人通达识大体,她现在不在意,我也不知道这对你是好事还是不太好事。

    一个人的心里面有另一个人的时候,她是不会有这样的大度无私。”

    顾佑秀因为顾佑则的话,他一下子想起了月氏,他瞧着顾佑则问:“则弟,你说她会不会是第二个月氏?”

    顾佑则瞧着顾佑秀肯定的摇头说:“二哥,新二嫂绝对不会是第二个月氏,在你们相看一次后,你这边没有决定下来,她那边也没有任何纠缠的表示。”

    月氏当年见过顾佑秀一次后,过后,她很是费了功夫还来与顾佑秀一再偶遇。

    江氏这边则是顾家这边再一次表现出诚意后,江家应承下亲事,江氏对待顾佑秀象是一对夫妻,在顾家人的眼里面,江氏对待两个继子更加的上心一些。

    顾佑则觉得顾佑秀是结了三次婚,可是听他就那么粗粗一说,他前面两次的婚姻,听上去象是结了假婚一样。

    第一次的婚姻自然是两人都欢喜的亲事,只是小夫妻相处的时间少之又少,顾佑秀在婚姻当中其实是不太走心,他只做了他认为女方希望他做的事情。

    第一位秀二嫂在婚姻当中又实在太过走心了一些,她事事藏着捏着,最后就那样结束了。

    顾佑秀结的第二次婚,那完全是一方求而不得,而另一方站在旁观的立场,就这样冷静的瞧着那样的一个女人演着求而不得的戏码。

    顾佑则瞧着顾佑秀轻叹道:“二哥,只要二嫂和两个侄子相处得不错,你便好好的对待她吧。”

    顾佑则认为顾佑秀只要愿意用心来思考家事,那他的日子便能够过得起来。

    顾家的日子蒸蒸日上,月家的日子却多了一些忙乱,月家儿女亲事不顺,慢慢的体现出来。

    月家人原本高兴着月氏有本事,她就是再嫁,都能够顺畅的攀上一门好亲事。

    月家人是真心为月氏高兴,他们一直认为月氏在顾家那般的付出,实在是有些太过不值得,如今这一次的婚事,才是回归正道的婚姻。

    然而众人的眼里面,月氏这一次的婚姻里面,总是透露出几分荒唐的意味。

    月氏还是顾家妇的时候,她与那人言不正名不顺的接触,然后和离后,她又急急忙忙的再嫁。

    月氏嫁后没有很快的传出喜讯出来,让众人的心里面对月家人的感受也没有落差太多。

    月氏再嫁在夫家的日子过得平顺,她面上的喜气也多了几分,只是她的妯娌们总是有意无意会与她说一说有关顾家的事情。

    顾佑秀再娶的事情,月氏初初听说的时候,她是有些不相信的。

    她认为顾估秀在心里有人的情况下,这一次家里人也不会再逼他的情况下,他是不会再起心思再娶妻的。

    月氏猜到了前因,她却不曾猜到因她张扬匆忙再嫁的后果。

    顾佑秀再婚的事情,多少让月氏的心情有些不太舒畅,毕竟他们和离日子不长。

    月氏认为她在顾家留下的生活痕迹,是没会有那么快真正的涂抹掉,就是新人会很快的涂抹掉她的痕迹,可是她还有两个亲生孩子在顾家。

    月氏在新夫面前,难得的表现出来牵挂亲生儿子的神情。

    但是她跟新夫表明,她其实是不太想见到两个越长越与顾佑秀相像的孩子,只是她是孩子的亲生母亲,她总会担心孩子们在继母手里的日子不太好过。

    新夫感念月氏对他的坦白,他便有心为月氏打听了孩子的情况。

    顾家从来不曾隐瞒过两个孩子的生活情形,而两个孩子跟着江氏去江家的事情,在有心人的传播下,许多人也知晓得一清二楚。

    江家人在见过两个孩子后,他们和两个孩子相处了后,江家人把心事放下大半,两个孩子眼下瞧着都是好孩子。

    江家人有心为了江氏好好对待外甥,而两个孩子在月家受到的是冷漠对待,如今江家表现出来的诚意,两个孩子也能够感受得到,他们在顾佑秀面前自然表现出来。

    月氏的新夫听说两边相处得不错后,他心里的包袱也放下一大半。

    他认为他和月氏在月氏和离之前,他们之间是没有超格的事情发生,可是他的心里面却明白着,如果没有他的出现,月氏或许和顾佑秀还是能够将就着过下去。

    月氏听新夫的话,她面上露出欣慰的神情,她笑着说:“如此便好,只要两个孩子过得好,我心里便没有多少挂念了,我以后便用心对待我们的孩子。”

    新夫听月氏的话,那自然是一脸欣喜神情瞧着月氏,欢喜说:“娘子,我们有孩子了吗?我赶紧请大夫来给你瞧一瞧。”

    月氏怀孕的消息,在年后传了出来,顾家人听到消息后,大家都有些小心翼翼的注意着两个孩子的反应。

    江氏因此对两个孩子也格外的用心,两个孩子对月氏怀孕的消息,他们沉默了两天后,他们又如常的表现。

    江氏却因此更加心疼起两个孩子,她觉得月氏实在是太过分了一些,你怀孕什么的,她用得着四处张扬给众人知晓吗?

    程可佳听说月氏怀孕的消息,她一样一脸莫名其妙的神情跟端良氏,说:“女人成亲后怀孕是什么很意外的事情吗?月家人用得着这般张扬吗?”

    端良氏瞧着程可佳轻叹息说:“秀二哥再婚,秀二哥和新嫂嫂关系亲厚,秀二嫂嫂又是一个心善的女人,她对两个孩子很不错。

    那人大约是想争一口气,月家人大约觉得那人怀孕的消息传出来,就可以证明那人在新家日子过得不错。

    我觉得月家人和那人都有些底气不足,然后心虚,才会只要有喜事,都要往外面张扬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