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日月同辉 > 第171章 百鸟朝凤?

第171章 百鸟朝凤?

 热门推荐:
    吴佩蓉打了她一下。

    红梅得了话,便去回话。

    这里众女继续调笑吴佩蓉。

    不大一会,江如澄又来了观月楼,吴佩蓉便起身告辞,李菡瑶带着观棋下去送她。

    众女从窗户向下看,见江如澄体格矫健,气质英朗,和四大才子相比,少了些书生气,却另有一股英武之气,加上他对吴佩蓉的体贴细心,又没有王壑等人在旁比着,便看他格外出色,羡慕吴佩蓉好福气。

    李菡瑶带着丫鬟仆妇们一直送他们出了别苑后门。

    江如澄道:“有我送,妹妹回去吧。”

    李菡瑶道:“无妨,我送吴姐姐上船。”

    于是一行人到河埠头。

    登画舫时,江如澄向吴佩蓉伸出手。

    吴佩蓉顿了下,才伸出手搭在他臂上,扶着他走上船,然后放开,回头向李菡瑶告辞。

    李菡瑶和观棋挥手,笑看着那一双人,看着船慢慢启动、离开河埠,顺流而下去远了,才回头。

    往回走时,她和观棋脸上笑意仍未散,如同乐曲余音缭绕。等走上河埂,观棋望着堤上青柳,柳枝在晚霞中随风飘摇、婆娑起舞,忽然叹道:“问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为之疯魔,为之癫狂……”

    李菡瑶嗔了她一眼,低声道:“别乱说!让她们听见怎么想?”一面向后睃一眼。

    王妈妈等人都跟在后面。

    观棋一笑止住,不再说话。

    回到观月楼,一进院,就见姑娘们都下了楼,正聚集在院中葡萄架下:魏若锦和郭晗玉坐在桌前,盯着王壑和观棋未下完的残局出神;刘诗雨和欧阳薇薇正仰面看挂下的葡萄,猜测它们什么时候成熟;严沁坐在秋千架上,脆笑着,让丫鬟推她,其他姑娘在看天空归巢的鸟儿。

    这情景让李菡瑶很开心,忙走过去,“姐姐们好会乐!怎么,各位公子走了,你们也不装淑女了?”

    一句话引得众女一齐看向她。

    “她笑话我们,帮我打她!”

    “你能打得着她?”

    “就是。这是人家的地盘!”

    “哎呀,就没法教训她了?”

    “这么美的人儿,我可舍不得打。”

    刘诗雨笑着轻轻拧了李菡瑶腮颊一下,又看向魏若锦,道:“李妹妹何不跟魏姑娘下一盘?”

    李菡瑶尚未说话,魏若锦抬眼,断然拒绝道:“不!我才不跟她下。——那天输了三局。”

    李菡瑶:“……”

    众女都笑起来。

    魏若锦如此坦荡,不但没人看轻她,反更喜欢她了,出身书香门第、官宦人家,却毫不骄矜。

    刘诗雨道:“叫我说,今天有王少爷和观棋这夺天地鬼神的棋局在前,旁人也没兴致下了。不如,咱们吹曲子听可好?也不负了这夏日晚景。”

    话音落,众人齐叫好。

    于是李菡瑶忙让人拿乐器。

    少时,乐器拿来,大家公推魏若锦操琴,刘诗雨吹箫,以琴箫合奏《百鸟朝凤》。因为正值倦鸟归巢,许多鸟儿在别苑上空和河堤上盘旋往来,唧唧啾啾清鸣响彻天际,勾起了少女们的顽兴,想要以人力掺和进去,与鸟同乐。

    于是,魏若锦坐在葡萄架下,刘诗雨则靠在假山石上,其他人坐的坐、站的站,都随心而定。

    合奏开始,琴音和箫声很快融入鸟鸣,与风声、水声等天籁之声浑然天成,加上西方瑰丽的晚霞,染红了观月楼屋脊后的大片天空,动人心魄!

    郭晗玉低呼道:“来了来了!”

    李菡瑶等女一齐仰望天上,只见密密麻麻的鸟雀黑芝麻似得撒满天空,越聚越多,有些向下飞落院中,落到葡萄架上、假山之巅、游廊顶上,叫着跳着。

    郭晗玉喃喃道:“好美!”

    观棋笑道:“婢子觉得人更美。”

    郭晗玉不解地看向她。

    观棋示意她看院中。

    郭晗玉目光一扫,只见姑娘们笑着看着,追着撵着,倒着退着,两眼只顾看天上,脚下乱转,不经意间你撞着我,我又碰着你,笑得唧唧呱呱,一时间红飞翠舞、环动钗摇,叮叮当当细腻碰声不断。

    郭晗玉笑道:“果然人更美。”

    又听得低呼议论声不断:

    “它们听得懂曲子?”

    “真是百鸟朝凤?”

    “朝拜谁?”

    “当然是李妹妹。这里是她的香闺!”

    “姐姐别取笑我。”

    “真有百鸟朝凤的典故呢。相传英武年间,英武帝在御花园紫月湖选妃,玄武王的妹妹在湖上踏波而舞,引来了百鸟朝凤,被封为皇贵妃,就是正元帝之母。”

    “这么说,李妹妹也要……”

    “不许胡说!”

    十几岁的少女,想象力极丰富的,从眼前的游乐联想到千里之外的皇宫,跟几百年前的历史人物牵系上了,一不小心说滑溜了嘴,就忘了顾忌。

    李菡瑶及时喝止。

    说话的是严沁,急忙道:“是我造次了。李妹妹莫见怪。”

    李菡瑶道:“你太信口开河了,如今弹琴吹箫的是魏姐姐和刘姐姐,鸟儿要朝拜也该朝拜她们,与我何干?不过这也是没根据的。鸟儿们肯来,应是听了这乐曲,以为是同类。就像人逗猫儿狗儿、唤鸡鸭,若声音契合了它们的习惯,它们也会摇头摆尾跑来,都是一个道理。”

    郭晗玉道:“这说的透彻。”

    又问道:“妹妹怎不养鸟儿?”

    一般富贵人家都会养些珍贵鸟儿,挂在廊下,闲着无事逗乐,观月楼廊下却空荡荡的。

    李菡瑶道:“我最不喜养鸟。好好的鸟儿关在笼子里,再灵动也不灵动了。”

    一曲毕,暮色暗下来,只剩下西方还红亮,王妈妈来请示李菡瑶:晚饭好了,在何处宴饮?

    李菡瑶征求大家意见:“就摆在这院里可好?”

    众女都道:“在院里好。”

    于是仆妇们调派桌椅、安放碗箸,接着流水似得将各种精致佳肴端上来,荤菜以江南的湖鲜、河鲜居多,佐以夏季鲜瓜果菜蔬,都是于女儿家有益的饮食。

    宴席上种种也无需细说。

    一时饭罢,众女告辞。

    李菡瑶也不挽留,恭送众人,独对郭晗玉道:“郭姐姐请略等一等,妹妹有件事想问姐姐。”

    众女听了心里微诧,很快想到那日郭晗玉当众指责李菡瑶的情形,难道这事还没完?也对,李菡瑶为人大气是不假,却并不懦弱,从没听见她吃过什么大亏,郭晗玉当众羞辱她,她岂能就这么放过了?不知怎样了结。

    面上,大家都若无其事地告辞。

    郭晗玉却并不担忧,安心等着。

    待送走所有人,李菡瑶引郭晗玉上楼,在书房坐了,对观棋道:“把那个东西取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