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日月同辉 > 第423章 火姑奶一箭三雕

第423章 火姑奶一箭三雕

 热门推荐:
    白虎王点头道“不走了。”

    郑若男道“那太好了!”

    白虎王把她上下一扫,确定她没少一根头发丝,也无被胁迫的隐忍,才幽怨道“好什么?你都要走了。”

    郑若男有些歉意道“爹爹,我想去外面瞧瞧,历练历练。李姑娘说江南很美,还说李家将倾尽全力支持我研制火器,任凭我施展所学。我想试试。”

    白虎王忙道“想就去试。”

    郑若男喜悦道“谢谢爹爹。我就知道爹爹会答应。”很自然地靠在白虎王身上,一副小女儿态。那光景,若非堂上有许多人,恐怕她要靠在王爷怀里。

    王壑“……”

    期盼的雷霆之怒呢?

    李菡瑶“……”

    说好的绝不饶她呢?

    赵朝宗想,王爷太宠闺女了,都宠得她都无法无天了,谁家闺阁女儿随便就离家出走?太不像样了!

    白虎王却十分自然,显然父女两个家常就是这副相处模式。解决了女儿的事,他把目光投向堂下,看着跪在地上的两婆子,威严问“她们怎么了?”

    郑若男生气道“她们害了母亲。”

    白虎王目光倏然锐利,追问“怎么回事?”

    火凰滢上前,从袖内掏出一份文字,双手捧着呈给白虎王,微笑道“这是她们招供的。王爷请看。”

    白虎王接过去,飞快扫了一眼,顿时脸色大变,“啪”一拍桌案,愤而起身,走到两婆子面前,抖着那份供词问“果真是誉亲王嘱咐你们做的?”

    两婆子急忙要否认,忽有所觉,转脸一看,火凰滢正含笑瞅着她们,想起这少女诡异的手段,两人畏惧又不甘地吞下否认的话,惶惑招供“是、是。”

    白虎王怒吼“可恶!你们怎敢下手!”说罢抬脚狠踢,一婆子被踢得滚到堂下,撞到门槛才停下来。

    另一婆子吓坏了,为免于灾难,急忙壮胆抬头抢在白虎王下脚之前喊道“王爷!王爷听奴婢说!”

    白虎王厉喝道“说!”

    那婆子道“誉亲王并无意害王爷子嗣,就是不想让王妃诞下世子,所以才让奴婢绝了王妃生育。誉亲王原想着王爷娶两个侧妃、纳几个姨娘,肯定能生下儿子的,谁知王爷竟然一个侧妃也不肯娶……”

    说起来,她也是痛心疾首。

    誉亲王也是为白虎王好啊,白虎王妃真正的身份是前白虎王的私生女,难道不该防备她一手?若王妃诞下世子,实力增强,谁知这王位会不会改姓。

    可是,白虎王显然不领他们的情,照样赏了她一脚,也踢了个半死,若非誉亲王儿孙都被废帝害死,没什么值得他报复的了,他还不会就此罢休。

    王壑这才明白,火凰滢所说的送他一份大礼是什么经此一事,白虎王心底对秦氏皇族最后一点情义和歉疚消散殆尽,因为誉亲王若不得先帝授意,是不敢私自主张的。白虎王纵然不会抱怨先帝,终有了心结,也心冷了,想让他扶持皇族人登基,那是绝无可能了。

    王壑不禁看向火凰滢,丝毫不敢因为她出身风尘而有所小觑。江南第四才女,出手虽不像李菡瑶那般掀起雷霆风暴,也不同凡响在皇城兵变的当天,她竟以当朝宰相的身份坐镇京城,平衡各方势力,稳定局势,保护京城百姓,这份魄力和手段便是简繁本人也不及。

    这件事,定会载入史册!

    今日,火姑娘出手又是一箭三雕首先帮了白虎王,取得了白虎王的好感和信任。其次断送了白虎王对皇族的念想,彻底终结了皇族复兴可能,还顺便送了他一个人情,因为以白虎王之尊,绝不会投靠李菡瑶,这便给了他机会。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将来万一他和张谨言在争霸天下的斗争中落了下风,输给了李菡瑶,李菡瑶便可以通过白虎王来说服他们投降,这步棋今天就伏下了。

    王壑警醒自己不可大意,最好能化被动为主动,将来通过白虎王父女之间的联系,让他们去劝降李菡瑶。正沉吟间,忽发现火姑娘在看他。若换个人,保不定误会火姑娘对自己生了倾慕之心;王壑却敏锐地发现,火姑娘盈盈秋波下隐伏着若有若无的探究。这女子好心机!

    王壑再一次赞叹李菡瑶用人大胆、不拘一格,照这么下去,她未尝不能成就大事。

    火凰滢见王壑发现她暗中观察,并未躲闪,大大方方地冲他一笑,仿佛问“这大礼公子可还满意?”

    王壑微笑颔首,表示领情了。

    李菡瑶见事已成,对王壑道“我们先出去,让王爷和郑姑娘说话,我们也好商议行程。”

    王壑点头道“正是。”

    于是众人去厢房商议。

    坐定后,丫鬟上了茶,喝了一盏热茶后,李菡瑶方对王壑道“我们明天启程。公子可确定让赵少爷与我们同行去江南?若确定,明早便出发。”

    王壑点头道“确定。”

    又问“明早就走?”

    他觉得有些不舍。

    赵朝宗既已接受了平定江南的任务,心里便将李菡瑶视为最大的对手;这对手又不同于一般敌人,不能以暴力剿灭,须得智取,方能令其心服。当下,赵小爷对着一群莺莺燕燕便转开了念头,绞尽脑汁地算计。

    王壑一问,他忙接道“明早就走?今儿都已经腊月——”说着装模作样掰手指头计算一番,然后吃惊嚷——“今儿都腊月二十七了,明天二十八,再有一天就过年了,还走什么走!这腊月荒天,外面寒风凛冽,人家客栈酒楼也要过年,也不开业,冰锅冷灶的,咱们这么多人,吃什么?我们男儿家还好些,粗糙惯了,吃什么都成,睡在哪儿都一样;各位姐姐娇弱的跟花儿一样,哪经得起这番苦!叫我说,不如在京城过了年再上路。京城什么都有的卖,方便。再说,我还想跟我哥过团年呢,这是我跟我哥在一起的第一个团年。还有,观棋姐姐送了这么大一份礼给我哥,也该让我哥尽一份心意,尽尽地主之谊,招待招待你们。姐姐们还没在京城好好逛过吧?我也是第一次来京城。观棋姐姐,小弟跟你说,京城好玩的地方多的很,不如留下来过年,姐姐们也做几身新衣裳,置办几件新首饰。虽然李家豪富,姐姐们并不缺衣裳首饰,但京城的式样毕竟与江南不同,图个新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