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四百章 大总管要关门打狗!【1更】

第四百章 大总管要关门打狗!【1更】

 热门推荐:
    目光一扫,楚毅看了方立还有唐伯虎二人一眼,稍作思量便道:“方立,本督命你为南京留守,执掌南京政务,同王力指挥使相互配合,保南京之安宁。”

    方立闻言先是一愣,脸上忍不住露出几分惊喜之色,他当初选择投靠楚毅,为的就是能够抱上楚毅的大腿。

    显然他的选择没有错,当初他的那些同窗好友如今一个个的坟头草都三尺高了,而他却是为楚毅所重用,如今更是被楚毅封为南京留守。

    南京留守之位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关键就看楚毅许他何等的权势。

    这也就是楚毅将兵权交给了王力这位指挥使,否则的话,只要方立愿意的话,他这位南京留守即便是兵权都能够掌控。

    不过即便是只能掌握南京城的政务,这对于方立而言那也是一步登天了。

    南京不比其他地方,乃是大明的南方都城之所在,只要此番他能够将南京城打理的井然有序,这便是他的资历,将来登堂入室,回归朝堂,未必不可以进入内阁,做一员阁臣。

    对于读书人来说,能够进入内阁,那已经是一生之巅峰了,方立最大的梦想也不过是如此。

    忍着内心的激动,方立向着楚毅恭敬道:“大总管尽管放心,属下定然安抚百姓,发展民生,将南京城打理的井然有序!”

    淡淡的看了方立一眼,楚毅缓缓点了点头道:“如何收拾南京城的局面,我想你心中应该有数,大乱之后必有大治,希望你不要令本督失望。”

    说话之间,楚毅看向唐伯虎道:“唐寅!”

    唐伯虎连忙上前一步道:“大总管!”

    楚毅看着唐伯虎道:“本来本督是准备让你留在南京城同方立做一个搭档的,不过后来想一想,本督准备拍你前往扬州,做一任扬州知府,不知你可愿意?”

    扬州如今已然被王守仁攻破,经过谢家等十几家豪绅之家的破坏,扬州城可谓是破败了许多,正需要一员干吏前去坐镇。

    尤其是扬州城乃是大运河之上极为重要的一处节点,加之又是江南之地数一数二的大城,可以说在江南之地非常之重要。

    所以说楚毅思来想去,最后想到了唐伯虎。

    虽然说唐伯虎并非是扬州人士,但是唐伯虎生在苏州,长在江南,对于江南之地,唐伯虎却是再熟悉不过了。

    至于说唐伯虎一身的才学,说实话,以楚毅来看,或许唐伯虎不是那种将相宰辅之类的大贤,但是其一生坎坷,眼界、见识皆是不差,再加上这两年在其身边,楚毅要是连唐伯虎有多大的能力都看不出的话,那也太没有识人之能了。

    真的让唐伯虎执掌一省之地的话,那绝对是难为唐伯虎,但是如扬州府这般的一府之地,恰好在唐伯虎的能力范围之内。

    唐伯虎好歹也跟了他一段时间,总不好一直留着对方在自己身边做一员书吏,所以说趁着这次的机会,楚毅将唐伯虎安排在扬州府,也算是给唐伯虎一份前程,至于说将来唐伯虎究竟能够做到什么程度,那就看唐伯虎自身的能力了。

    安排好了方立、唐伯虎几人,楚毅目光扫过徐天佐、孙秋等将领,这些将领见到楚毅看向他们一个个的精神抖擞,挺起了胸膛。

    只听得徐天佐向着楚毅道:“大总管,带我们杀回京师吧,我等定血战沙场,让那些鞑靼人知晓厉害。”

    楚毅眼中闪烁着异样的神采,看向徐天佐、孙秋等人,微微一笑道:“明日整军,大军开拔!”

    一众将领闻言顿时眼睛一亮,脸上露出兴奋之色。

    身为军人,功劳、封赏自然要从沙场上获取,如果说没有战争的话,他们也就没有什么立功的机会,想要什么封赏自然也就是无从谈起。

    谁都知道此番迎战鞑靼绝对是立功的机会,若是错过的话,怕是未来都未必会有这么好的时机了。

    如果说像王力一般被楚毅点名留在江南,却是非徐天佐、孙秋等人所愿,他们一个个可谓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对于鞑靼入侵,丝毫没有畏惧,反而是生出跃跃欲试的战意。

    相比徐天佐、孙秋这些正值壮年的青壮派,王力已然年过四旬,在京营之中那也算得上是老资格了。比起孙秋、徐天佐他们来自然是少了几分冲劲,也正是因为如此,此番才被楚毅点名留在了江南之地。

    浩浩荡荡五万余大军,单单是为了运转大军所调集的船只便达到了数百艘之多。

    这五万余大军可谓是精挑细选出来的精锐,毕竟这些时日,周边几省之地增派而来的援军也都三三两两的抵达,经过楚毅一番整顿之下,再加上所俘获的宁王叛军,可以说整个南京城足足有近二十万之众的士卒。

    从中挑选了五万精锐,然后一部分来自与各省之地的兵马被楚毅打发回去,同时剔除出来的老弱病残干脆就被楚毅直接拿出三百万两之多的纹银命其解甲归田。

    毕竟宁王起兵,大肆搜刮青壮民力,致使南昌周遭民力凋敝,刚好这些老弱病残的士卒被楚毅借机安置在了被宁王所祸害的南昌周遭。

    收缴上来的田亩足足达到了上百万亩之多,加之抄没而来的金银,楚毅很是轻松的便完成了对近十万士卒的裁撤之举。

    经过一番整顿,近包括战俘以及周边各省之地来援的士卒,近二十万之众的兵马一下子缩水了近一半之多。

    看似实力大减,但是经过楚毅这么一精简,真正的精锐、青壮被挑选了出来,重组之后的大军实力却是远超先前。

    其中十万老弱病残被安置在南昌周遭,有田地又有银钱安置,却是再顺利不过的安置好了这些解甲归田的士卒。

    至于说剩下的人马,其中四万左右的人马各自回归各省,不过可以肯定一点,这些士卒回归之后,怕是也会在第一时间被派往京师勤王。

    留下来的五六万兵马其中一万留给王力坐镇南京城,而剩下的差不多五万人马则是上了大船,顺着大运河而下,直奔着北方而去。

    遮天江河的大船一眼望去真的是连绵十几里之遥,可以说整个河面之上全部都是一座座的大船。

    一艘巨大的旗舰之上,徐天佐、孙秋几员将领立在一旁,迎着风,看着滚滚河水顺流而下,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了立在船头,一袭大氅微微摆动的楚毅,眼中忍不住流露出敬畏之色。

    楚毅看着两岸的景象,缓缓开口道:“还有几日可以抵达天津?”

    徐天佐、孙秋等人对视一眼,只听得徐天佐上前一步道:“回禀大总管,若是不出什么意外的话,至多再有两日功夫,便可抵达天津城,快马加鞭的话,最多也就是两日便可自天津抵达京师。”

    楚毅微微颔首,这会儿孙秋脸上带着几分欲言又止的神色,似乎是做出了什么决断,就见孙秋上前一步向着楚毅道:“督主,末将有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楚毅回转身形,饶有兴趣的看着孙秋,微微一笑道:“哦,不知孙将军有什么话,尽管之言便是!”

    孙秋深吸一口气,看着楚毅缓缓道:“督主,末将以为鞑靼人已经围攻京师有近十日之久,如今北京城稳如泰山一般,其实我等即便是这个时候赶回京师,也改变不了眼下的局面。”

    京师周遭地势平坦,这种地势最适合鞑靼大军骑兵作战,所以说即便是眼下同鞑靼大军形成了僵持的局面,大明一方也没有出城同鞑靼人一战的意思。

    谁都知道在广阔平坦的大地之上,步兵极难对付骑兵,鞑靼人几乎是一水儿的骑兵,如果说真的要在野外同鞑靼人野战的话,说实话,即便是再怎么自信的将领,都不会做出那样的选择。

    就如孙秋所言,他们在这个时候回返京师,其实也很难改变眼下京师的局势,无非就是多了几万大军,令京师更加的稳固罢了。

    至于说想要歼灭鞑靼大军,却是没有什么希望。

    楚毅微微一笑,看了孙秋一眼道:“哦,那依你之见的话,我们难道不用回援京师了吗?”

    孙秋不由眉头一皱,不去回援京师的话他可不敢说,这是态度问题,身为臣子,京师有难,若是不回援,不管是什么理由,那都是罪名啊。

    将孙秋的神色反应看在眼中,楚毅背着手缓缓道:“你是不是想要劝本督千里奔袭鞑靼人之大后方?”

    孙秋豁然抬头,一脸惊讶的看向楚毅,就如楚毅所言,他的确是想要劝说楚毅这么做。

    其实包括徐天佐几名将领,心中未尝没有这般的想法,他们好歹也是军中新生代的将领,军事素养并没有那么差。

    京师之地眼下的情形他们看的分明,他们这一支人马无论回京与否其实都影响不了大局,多了他们几万人马也不多,少了他们也不少。

    所以说这个时候回京,最大的意义无非就是鼓舞一番京城之中的士气罢了。

    但是如果像孙秋所说的那样,千里奔袭鞑靼人大后方的话,那可是封狼居胥之功啊,一旦成功,必然会名留青史,千古留名。

    楚毅扫过一众人,缓缓道:“你们能够想到,本督又如何想不到,可是你们也不想一想,千里奔袭鞑靼人在草原之上的老巢,又岂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孙秋、徐天佐几人脸上露出几分不服之色,楚毅嘴角露出几分笑意道:“你们考虑过粮草问题没有,要想深入大草原,即便是自京师出发,那也是迢迢千里路途,数万大军远赴千里,想当初,成祖皇帝五征漠北,哪一次不是举国之力而为,真像你们这般想一出是一出,只怕还没有进入草原,自己便因为缺粮而崩溃了。”

    千里奔袭鞑靼人大后方,这一点楚毅要是想不到自然不可能,看似非常之美妙,一旦成功的话,必然名留青史。

    但是楚毅更清楚一点,那就是此举成功的可能性几乎是微乎其微。

    一者眼下鞑靼大军入寇中原,大明王朝的力量不可能支撑数万大军北征,再者鞑靼人之首脑如今并不在大草原之上,而是在大同、宣府之地同杨一清对峙。

    也就是说,即便是有人能够率军杀至大草原也起不到斩首以扰乱鞑靼大军的作用,毕竟做为鞑靼人的大汗,达延汗等鞑靼高层尽皆在大军当中。

    恐怕到时候达延汗接到草原被大明士卒偷袭的消息都不会放在心上。

    被楚毅这么一说,孙秋、徐天佐几员将领脸上露出了羞愧之色。

    毕竟这几日在大船之上,他们可是私底下曾暗暗的商议过,此番孙秋开口,未尝不是他们共同的意愿。

    很明显,因为所处的位置所限,孙秋、徐天佐他们更多的是将自己放在一员将领的位置上,而楚毅则是一军之主,所要考虑的问题自然要比他们多,看的自然也就比他们更全面。

    孙秋一脸失望之色道:“大总管所言甚是,是属下欠考虑了!”

    楚毅微微一笑,眉头一挑道:“虽然说不能够千里奔袭鞑靼人之大后方,但是我们却是能够以另外一种方式来牵制鞑靼大军。”

    对于楚毅,徐天佐等人自是信服,这会儿听楚毅这么一说,一个个的眼中闪烁着亮光看向了楚毅。

    楚毅一脸肃穆道:“我等自天津上岸,然后迂回进入山西之地,夺回太原重镇,给鞑靼人来一个关门打狗!”

    一众将领闻言先是一愣,紧接着脸上露出兴奋之色。

    相比他们所想的很难实施的千里奔袭之计,楚毅眼下所提的关门打狗之策却是更加适合眼下的局势。

    鞑靼人大军深入中原之地,真要说起来的话,那也是冒了极大的风险,一旦退路被堵的话,搞不好十万大军就还有可能全部陷在中原。

    【第一更,四千字送上,继续码字,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