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天革 > 第四百三十章 截场

第四百三十章 截场

 热门推荐:
    此时,门中焰追对于黄前的处理相当不满意。虽说他是门中的首席,可要说师兄,其实在焰追眼中,最信服的自然是连云静都倾慕的二师兄魏庄。可惜,二师兄出去已久,根本不知道何时才能回来。如果在的话,相比黄前的做法心许没有如此轻易被撼动。

    巳时一到,三人被绑着来到门中中央的戒律场。此刻周围围着许多弟子。黄前在台阶之上,看了一眼下面的三人,有些轻蔑道,“台下三人,便是擅闯我火刑阵门的歹人。祖师曾有言,擅闯者,且行不轨之事必当诛。本要等门主回来再行定夺,可昨日我已得消息,此人三盗取福府令牌,欲进门中,此等心机已昭然若揭。因此本座便要先行惩治。”

    黄前的话,突然让陈炼一愣,包括焰追与云静也是发觉事出有因,可单凭一家之言似乎……

    如今三人已立于中央,只等黄前宣布用何刑来惩罚他们。“到底是什么人泄露了陈炼偷盗的令牌呢?”陈炼一脸疑惑,他不相信福婉儿会知晓,如果真如此,罗刹见他的时候就会告诉他。

    陈炼百思不得其解,不过眼下也顾不了这么多,现在只求罗刹能够有办法找到一人。这样一来说不定能洗脱他们的罪行。

    过往对于擅闯之人,一般都是用的火刑。然而这次黄前一改过往,居然选择了雷刑。也怪不得三人身后绑着的不是木桩,而是铁桩。

    就见黄前手臂一挥,不远处在一个烽火台上,一名装扮像祭祀一样的弟子,双手挥动着旗帜,犹如跳舞一般,跟着天空中忽然乌云密布,那翻云之势渐渐壮大,云层由开始的白色渐渐成了黑色,那风起云涌,厚如群山。

    又见他另一只手一摆,直指云层中间,一道火焰直插云中。“咔……咔咔……”顿时雷声轰隆,叠叠交加不已。所有人都晓得,这代表了什么,每一双眼睛都跟着这弟子的手势,分秒不离开。

    陈炼知道,这时如果罗刹还不赶到,恐怕……“慢……”一个尖锐的响声从广场外的大门内传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扫了过去。只见两女一前以后,如巧如云,渐渐走近。

    “姐姐!”最先出声的,自然是人群中的云静。他没想到自己的姐姐居然会以这样的一种方式前来。按理说,她是不愿意参加这样的事,可她来了,而且直接喊道停下。足见之后将要发生的事。

    一下,场上所有的弟子及门人都不知该如何,纷纷看向了黄前。

    黄前一脸疑惑,似不明白为何。三人其实从一开始便是披头散发,如果不走进,你根本看不清三人到底谁是谁。

    云月淡然种多了几分触动瞧了一眼三个被绑着的人。随后转过去对着黄前道,“黄前,为了门中,你这么做是不是急了点?”

    黄前不知道云月是什么意思,“我可是有证据的,毕竟福府的东西被盗了,怎么说这等大事,不可能会有假。”

    “是吗?”云月绕着中间刑台走了一圈,再次看向黄前,脸上多了几分激动与不平。因为此刻陈炼的样子,让她误以为一人。

    见此,陈炼心中一定,“果然跟我想的一样。”

    “我看你是想杀人灭口,公报私仇吧!”突然间,云月的话让在场所有的人都傻眼了。没人会想到,堂堂黄前的妻子居然会骂自己的丈夫。可这绝对不是在做梦,至少在云月的脸上,这种感觉不会有假,而且所有人头一次见到云月会如此仇视着对方。

    可能现场只有云静有些明白她姐姐为何如此。

    “云月,你这话什么意思?明明……”黄前刚说出来,云月立刻道,“难道当年你逼他离开门中,成为罪人还不够?”

    “什么?难道说……”黄前此刻也被云月的话给懵了,可自己再看一眼在立柱上的陈炼,似乎的确有几分那人的样貌。要说他会易容,这一点都不假。

    “可恶……”黄前猛然间怒火中烧,他对云月如此针对自己,一下就失去了冷静,直接一道劲风,袭来之快,谁都没想到。一下就扇在了云月的身上,一下刻,云月直接被扇飞了出去。就在此刻不远处阁楼顶,刚才还在挥动旗帜的祭祀,一下消失在众人眼中,跟着一把搂住倒飞出去的云月。

    “终于出现了,你个劳资的……”血灰大骂了句。不过对于搂住云月的炎九,此刻却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他既没有一丝的欢喜,也没有半分的期待,相反他现在觉得来此,似乎没任何必要。即便他此刻救下了云月。

    将云月放下,他并没有看她,而是双眼一直盯着黄前。身旁的云月关心道,“你终于回来了,可还好?”

    要说云月的姿色,那绝对是没的说,不光是陈炼,在场所有人,包括云月的妹妹云静都觉得自己的姐姐如天仙一般。要不是福婉儿没来,恐怕她也会自叹不如。

    可炎九却突然觉得,天下所有的东西仿佛都比云月美丽。

    一掌刀锋扫过,炎九直接将三人的铁桩给切掉,三人一下就得到了自由。与此同时,他又小声说道,“云月,知道吗?没见到你前,我有一万个为什么,可如今我突然发现,一切都是徒劳的。可能我就是这样的人,当我没明白的时候,我会不顾一切地寻找答案,而当我明白过来的时候,或许最可笑的只有我自己。”

    这段话,或许没人能够理解,也许也只有云月细细地思考下,才会知晓。

    见云月靠在炎九身旁,一脸愤怒的黄前,哪还顾得了形象。直接拍案起,“快,门中弟子听令,抓住此人,他是我火刑阵门最大的叛徒,今日必要抓活的,交予门主发落。”

    所有人闻首座弟子的话,一手便已握住了自己的剑。“呵呵,我炎九都这么多年了,早就看淡一切了,难道你们还想被他给忽悠?”

    要说门中弟子百人,此刻陈炼三人的选择自然很明显。如果不跟炎九站一起,那么必死无疑。于是三人靠了过来。陈炼笑道,“不用这招,你还真不打算出现了?”

    “呵呵,我也要谢谢你用这招,否则我也见不到她。”炎九无奈地笑了笑。

    “那现在满意了?”陈炼调侃了一番。

    “呵呵,说真的,我有些后悔,不过,如果能够杀了黄前我觉得还值。”很显然,让陈炼没想到的是,当炎九见到云月应该是极为高兴的,可他没有,这说明了什么?或许云月已经变了。

    “一群叛乱分子,众弟子还不上前。”于是与黄前关系最近的弟子,率先冲了出去,不过才过半路,却发现忽然两名弟子来到了陈炼等人的面前,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你们谁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