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时空位面穿越 > 第1419章 妖神记

第1419章 妖神记

 热门推荐:
    “杨聪!杨聪!”

    一道充满着怒意的声音在杨聪耳旁爆开。

    “那个畜生在大喊大叫喊本帝!”

    杨聪刚从白光之中的迷雾之中出来,昏昏沉沉的,现在却又这样被人喊名字,怎么可能会不起。

    不过就当他一拍桌子站起的时候却发现周围一片寂静,安静的掉落一根针都可以听到。

    他所在的地方并非是什么大场面,而是一间类似于教室的地方。

    站在最前方的是一个身着红色毛绒长袍的美艳女子,杨聪可以从他眼中看到一种傲气,一种自命不凡的傲气。

    这种傲气他只在那些大势力的子弟身上看到过。

    他想,眼前这个女人身份肯定不简单。

    而且刚才喊他名字的,就是眼前这个女人。

    “我喊你你听到了没有。”美艳女子面带怒意的望着杨聪。

    上课的时候不但睡觉,还在老师提问的时候大喊大叫,糊里糊涂的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居然喊她是畜生。

    “你是?”杨聪皱着眉头看着这个美艳女子,他对眼前的这个美艳女子可以说毫无印象。

    “我是谁?”美艳女子突然一笑:“我看你是睡觉睡傻了,你们谁告诉他我是谁,聂离!”

    “嗯?”被喊到聂离的黄头发小子也和杨聪一样之前在睡觉,现在突然被喊到名字。

    聂离也是缓过神来,当看到整个教室的人时瞬间瞪大了眼睛。

    直到最后的目光落在了坐在前面一个紫色头发的少女身上。

    “叶紫芸?”聂离喃喃道。

    聂离这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去可以说全班都听到了,引得全班大笑。

    被喊作叶紫芸的少女脸色一红,秀目之间还有些怒意,她不明白明明与她没有任何关系怎么拉扯到她身上了。

    “聂离!”站在教室最前面的美艳女子也的确是被气得不行了。

    本来以为一个睡傻了,结果有一个睡傻了的。

    似乎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聂离扭过头看去,赫然发现站在前面的不是别人,正是他最初的老师:“沈秀导师?”

    听到聂离的话,沈秀微微一愣,但却依旧面带愤怒:“你们两个,个个上课睡觉,如果下一次在让我看到,休怪我无情,这节课你们就站着听。”

    聂离无奈,不过却表现出了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反观杨聪,从开始到现在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过他却是知道,他来到了一个新的世界。

    如之前一样,关于这个世界的记忆全部都被可以的隐瞒了。

    也就是说他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的情况。

    而且不但不知道情况,似乎,他的实力又被全部封印了。

    而且这一次是全部被封印了。

    还有就是,他居然变成了十三岁的样子。

    “妈卖批的逆天,气死老子了。”

    杨聪已经在心里面骂了逆天一千遍一万遍了。

    而此时,那个被喊沈秀的美艳女子开始讲解学术知识了。

    不过听着沈秀那长篇大论,甚至带着私人意思的介绍,杨聪撇了撇嘴,表示不屑一顾。

    正如沈秀所说的,在这个世界上,公平平等是不存在的。

    这就好比他的身份,在帝界,他是至高无上的神天帝,如果真的平等公平,那么岂不是说人人都是神天帝?

    那要统治者做什么。

    在这个世界,唯有掌握绝对统治权的人才是最高等的,平等公平只是对于弱者的一个弹指可破的谎言而已。

    沈秀在前面将,杨聪则在认真听。

    因为他方才才来到这个世界,对于一些事情根本不明白,所以自然是什么都不懂。

    不过就在他认真听讲之际,却发现坐在他旁边的黄头发少年聂离一直看着他。

    “看着我做什么,不听讲啊?”杨聪不解道。

    他从这个少年眼中看到了一种熟悉的感觉,那种看兄弟,看战友的感觉。

    如果不是出生入死过是绝对不会有这种表情的。

    “嘻嘻,能够再看到你真好,杨聪。”聂离微微一笑,或许在他心中,唯有他自己才明白他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真是一个奇怪的人。”杨聪摇了摇头,不再去想聂离了,他要认真了解这个世界。

    沈秀在讲台那讲着,突然聂离举起了手:“导师,我有一个问题。”

    “你说?”沈秀皱着眉头望着聂离。

    聂离嘿嘿一笑,随即开口说道:“沈秀导师说光辉之城是唯一一个经历了黑暗时代保留下来的城市,我们是仅存的人类,这个说法可有依据?请问沈秀导师出过圣祖山脉,去过无尽荒漠、剧毒之森,去过血月沼泽、圣灵海湾,去过天泽山脉、天北雪原吗?”

    “什么天泽山脉,天北雪原?”沈秀皱眉,都不知道眼前这个臭小子说的是什么。

    此时,杨聪的目光也被吸引了过来。

    他能够感觉的出,这个自顾自的说着的少年由内而外透露着一种自信。

    从沈秀的表情就可以看出,聂离所说的地理位置都是她这个导师不知道的。

    可想而知,如此年轻的小孩居然知道比导师还要多的东西,那么只有一个可以解释。

    要么眼前这个聂离被一个老妖怪夺舍了,要么就是眼前这个聂离是一个重生者。

    杨聪自身就重生过很多次,理论上,他每一次穿越世界都等于一次重生,与重生者无异。

    而接下来少年的辩论也是让杨聪信服了。

    眼前这个少年极其不凡,可以说应证了杨聪心中所想。

    “老师,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从前有一只青蛙他待在一口水井里面,他从来都没有出去过,所以他就认为,他所看到的这个天,就那么大,但殊不知,外面的天空要比他所见过的大无数倍,这个故事我们把它称之为井底之蛙。”

    聂离说完之后嘴角不禁微微上扬。

    可以说他这个故事十分透彻了。

    一针见血。

    “居然把我比作青蛙”沈秀也是被聂离气得不行。

    她怎么会一个这样气人的学生啊。

    “嘿嘿,沈秀导师,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