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仗剑万里 > 第一百零九章 烽烟起

第一百零九章 烽烟起

 热门推荐:
    第六日,雪停了。

    穆凡持剑站在极北苦寒之地的一座冰峰上,另一座峰上站着慧空。

    “攻过来。”慧空说道。

    穆凡动手,脚下冰山断裂,山峰被双脚传出的力量蹬断。白茫茫一片,冰雪混着山石滚落。

    他一剑斩向慧空的颈部,那是罩门所在。可是……罩门有成千上万个,是不是颈部,他心里没底。

    这几日,他和慧空交手十余次,始终看不穿罩门所在。

    以往此类功法罩门越少越好,大梵天龙象经倒好,罩门多的数不过来。可在同一时间,只有一个罩门,于成千上万个罩门中找出一个,实在太难。

    穆凡试着一招御剑,千万把剑齐出,同时攻击慧空身上所有罩门。问题来了,慧空实力高强,只需随手一挥便能躲过成百上千的罩门。这一招缩小了罩门判定范围,可下一刻罩门变化,又是无解。

    这一次,他的剑划破慧空的颈部,带出一串血迹。

    成功了。

    穆凡欣喜。

    慧空后退千丈,朗声道“再来。”

    穆凡提剑追了过去,剑指慧空眉心。一点黑芒于剑尖升起,慧空的头有些晕,这是剑上力道的作用,并不是穆凡识破罩门所致。

    多日交手,慧空对穆凡的实力有个大致了解,隐约在天突境乾坤初期的状态。可惜穆凡的境界不够高,不然一定可以和大梵天一战,甚至凭个人之力击败大梵天。

    “再来。”穆凡不甘心,他不相信自己找不到大梵天龙象经的罩门。

    第十天,天气回暖,万物复苏。

    生机勃发的季节,迎来了近千年来最大的战争——百里山和玄门开战!

    七架黑色的铁壳子前往极北之地,投放了七枚黑胖核弹。七道亮光闪亮天地,七朵蘑菇云升起。

    无人死亡,因为爆炸地点在极北,妖族也很少活动于此。此举在于威慑妖族,告诉他们,人族之间的事妖族不要插手。

    妖族高层听到下面的报告,头上青筋暴起,可他们什么都做不了,深感无力。

    玄门老门主或者称为大梵天命令妖族出兵,在信仰与生命中只能选一个。

    妖族内部掀起一场前所未有的动荡,人们冲入神殿,将里面的神像砸碎掉。坚守信仰的人和不甘心为神牺牲自己的人展开决战,战斗极其惨烈,强过任一次妖族攻打人族的战争。

    神殿被付之一炬,信仰神明的人反倒被当做异端烧死。妖族没因为对外战争覆灭,却因为内战陷入动荡。

    穆凡得知消息,微微一笑。不过他并未掉以轻心,而是再三叮嘱,一旦妖族有出兵的迹象,立即向所有重要妖族聚居地投放核弹。

    百里山扯旗,率先发起战争。西疆九百六十万军队全部出动,这种诡异的打法着实让人惊讶。从没人这么打过,将所有军队全部调出去,西疆本土便无兵驻守。

    几乎所有人都没弄明白百里山此举的意图。

    穆凡对此不以为意,他带领军队东出。本来西北三州就在西疆军队的控制下,他带领的九百六十万军队畅通无阻的迅速冲向秦州。

    由于军队人数过多,没办法同时到达,因此被分为三批。第一批在开战后第二天到达,第二批在五天后到达,最后一批在八天后到达。

    玄门当即表示应战,并声称自己是正义的。东泽调动一半军队向西北进发,与此同时,玄门、西北的纯阳寺以及逍遥门出动门人助战,臭骂百里山鸠占鹊巢,对本土力量大肆屠戮,不值得信任。

    老门主和赵辰没上当,始终提防东北部的林帅和冯道。他们将东泽另一半的军队调往东北,陈兵在明州边境,以备不时之需。

    林帅和冯道不动,玄门和东泽就像在玩独角戏一般。或许是不想东泽和玄门太过尴尬,林帅的北华军队与冯道的剑宗弟子同时出动,先于百里山燃起战火。

    百里山陈兵,尚未开战,反倒是林帅和冯道先开战了。

    东南,玄女峰,白霓裳和汪云芳见面。

    一个不用再伪装,另一个再也不用承受煎熬。

    汪云芳倦了,她发现自己这二十年来,为之奋斗的一切都是笑谈。得知这一切后,她没有发怒,也没有怪白霓裳瞒她。都是尘世浮沉之人,姐妹俩的人生在二十年前就毁了。

    既然战争已经开始,那么所有恩怨就该在这场战争中终结。

    玄女峰同日出动,举起反旗。

    白霓裳和汪云芳相视一眼,她们太了解对方了。这场战争结束,她们的生命也将结束。也许不用战争结束,她们便会陨落在这场风暴中。

    汪云芳从二十年前至今都没有为自己活过,她在为一个不存在的复仇尽心尽力。现在知道真相,她准备为自己活一次,生死反倒不重要了。

    姐妹二人身先士卒,带领三万弟子冲出玄女峰……

    东泽皇城城门口悬挂着几具尸体,尸体被打烂了。腐臭的味道传的很远,城门左侧贴着告示,告示上指出了他们的姓名和犯下的罪状。无一例外,皆是通敌卖国。

    朗飞作为禁军统领之一,哦,不,是曾经作为。他死了,可能是猜到自己的身份将要暴露,他果断出手,差点杀掉赵辰。世间仍流传着他和白霓裳的风流韵事,他永远听不到有人为他正名。

    战争笼罩着这片天地,感受最为直观的便是前线阵地。

    霍家军,中军大帐附近无人,一道结界屏蔽左右。

    大帐内,宋长庚皱着眉头,“大帅,你的决定能左右这场战争。”

    “我不会背叛赵辰。”

    宋长庚道“赵家于你有恩,这么多年来,你为赵家赴汤蹈火,早就还清了,你不欠他们什么。”

    霍无家叹道“你呢,你孩子都出生了,你知道你这么做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宋长庚说不下去了。

    霍无家道“你我不是无根之萍,家人全在皇城,我们倒戈,家人怎么办?”

    “小恩与大义,大帅,问题就摆在这里,你选哪个?”宋长庚的语气很无奈。他明白自己的处境,只比霍无家差,不会比霍无家好。

    霍无家投靠赵家,为的是自己的理想与报恩。

    宋长庚投靠霍无家,甚至拜霍无家为师,令世人所不齿。现在他又劝霍无家倒戈,简直是个毫无立场,摇摆不定的小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