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同桌凶猛 > 第一百五十九章、惩罚!

第一百五十九章、惩罚!

 热门推荐:
    孔溪很生气,哄不好的那种。

    CE的设计师要求她自己设计制作一个包包的时候,她的内心也是抗拒的。我又不懂设计,更不懂制作,为何要做这种「自取其辱」的事情?

    可是,那位意大利设计师非常热情,说什么人生怎么能没有第一次呢?任何一次尝试都是生命中最宝贵的历程。倘若设计一个包包并且将它送给自己最特别的人,那不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吗?比赠送其它的礼物要有趣多了。

    孔溪很容易就被她说服了。

    于是,孔溪便和设计师一起做版、选料、绘画,并且在老师父的指导下用一根大针一点点的将它们给缝制起来。为了使包包更加好看一些,她还特别向老师父学习了最为艰难的「双针马鞍缝法」。

    原本她三天前就可以结束欧洲的行程,但是,就是为了制作这个包包,她又特意留了下来,希望能够将自己制作的第一件作品亲手交到陈述的手上。

    结果呢?

    这个混蛋家伙竟然说自己是为了「作秀」?

    他竟然不相信这包包是我自己设计的,竟然不相信这一针一线都是我自己动手缝制的。

    孔溪的心里即气愤,又委屈。

    陈述慌了。

    他以为孔溪和其它的艺人一样,结果却大不一样。

    因为工作的缘故,他对艺人的微博以及动向都非常的关注。时常看到一些艺人在微博上发布到了自己代言的品牌工厂,并且由自己亲手设计推出了「明星款」或者和某个著名设计师合作推出了「联名款」……

    反正陈述是不信的!

    但是,他怎么能把这种不信任的情绪带到孔溪的身上了呢?

    宁愿否认地球是圆的海水是咸的,也不能不相信大腿是甜的。

    看到孔溪眼神不善的盯着自己,陈述觉得自己必须要做一些什么。

    他扫了一眼桌子上那个包装精美上面还有黑色绸缎束成蝴蝶结的盒子,沉声说道:“以后不要再做了。”

    “不做就不做。你以为我乐意啊?”孔溪心里更加难过了。原本以为他会给自己一个解释,或者体贴的安慰几句,没想到态度比刚才更加的糟糕。

    如果说刚才是无心之失的话,那么现在就是有意为之了。

    「本小姐凭什么要受他这种气啊?」

    要是别的男人,孔溪都要拍桌子走人了。

    幸好坐在面前的是陈述,而且还有大半锅香辣蟹没有吃完。

    “你拿我的手去做这些针线活,要是扎伤了割破了怎么办?”陈述的态度更加「恶劣」。“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你有没有问过我的意见?”

    “什么?”孔溪一脸迷惑的看向陈述,说道:“你的手?”

    陈述一把抓过孔溪柔软嫩滑的小手,用力的握在自己的大手手心,说道:“这双手就是我的手,那天天冷,我找你借来取暖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双手我并没有归还吧?”

    “……”

    “没有归还的话,那么这双手就仍然属于我的。”陈述一幅理直气壮的模样,生气的看向孔溪的眼睛,说道:“我知道做一个包包有多少道工序,我知道做这样一件事情是多么的艰难……不仅仅要有创意,而且还要打版画图,选料甚至手工缝制。你完成拍摄工作已经足够辛苦了,为什么不好好休息一下,还跑去做这种事情?”

    “再说,手工缝制就必然要用到剪刀啊牛皮针啊之类的锋利工具,要是剪刀不小心把手划伤了怎么办?要是牛皮针不小心把手扎出血了怎么办?”

    陈述摊开手掌,将孔溪纤细嫩白的小手举在面前仔细的端详着,说道:“你看看,这里有一道口子,是不是缝制的时候割伤的?这里也有一道口子……还有这里,这是不是针眼?是不是你不小心戳到了我的手?手是我的,你可能感觉不到疼痛,但是我感觉的到。”

    陈述捂着自己的胸口,说道:“我疼。”

    “我……”

    孔溪张嘴欲言,想说点儿什么,但是卡在喉间,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眼眶酸涩,有种想哭的冲动是怎么回事儿?

    是的,陈述的「责怪」正中了她的心事。

    因为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所以草稿纸画了一张又一张,甚至两天两夜没有合眼。因为不擅长做家务,所以在使用剪刀裁剪的时候,好几次被那锋利的剪刀刀刃给割破手指,因为不懂缝制,操持不好那又细又长的牛皮针,好几次被针尖扎进了肉里……

    她怕陈述看到笑话,特意在来吃饭之前把手上的创可贴全都撕掉了。

    这样的付出她难以言说,但是,她却希望有人能懂。

    她希望那个特别的人知道,做这样一件事情,对自己而言并不是那么容易的。自己所做的远远不只是盒子里面这样一个包包那么的简单。

    幸运的是,他都懂。

    “以后不许再做这样的事情,知不知道?”陈述说道。“我这个人比较随意,一百多块钱的包都能用好几年。你就算当真想要送我礼物,随便买一个就成了。实在不行,让CE那边送我一个也行啊,反正FRANCO那个老头子还欠我那么多的人情,我上次给他们写的策划案都没给钱呢……你为什么一定要自己动手去做呢?”

    “我想着,这样会比较有纪念意义……”孔溪小声解释着说道。那个混蛋家伙,握住了自己的手就不肯松开了。她努力了好几次,都没能挣脱开来,只能任由他这样握着了。

    毕竟,她又没陈述的力气大。他这么野蛮,孔溪小姐姐也是没有办法的。

    “纪念意义?”陈述冷笑出声,说道:“你为我做煎蛋、你在江边给我唱歌、你一次又一次站出来替我说话……还有我们此时坐在一起吃炒蟹,我和你每一次相见,都是过年。这些难道就没有纪念意义?”

    “……”孔溪觉得自己坐不住了。

    不仅仅是心,连身体都快要融化掉了。

    “没经过我的允许,就擅长使用了我的手。”陈述生气的说道,他看着桌子上的盒子,说道:“作为惩罚,我就勉强收下你的道歉礼物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