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之兵哥的娇萌媳妇 > 第012章 药不一样

第012章 药不一样

 热门推荐:
    “跟美娥差不多大。她这岁数不小了,乡下姑娘差不多都这般大嫁人。阿嗲也是十五岁,嫁给你阿哒的,你大舅娘也是十五嫁过来的,就你娘嫁得晚,十九岁嫁给你爹。你娘那会……算了,不说她了。”

    钱小风凤说到自个闺女,才想起三妹扔下乖囡囡,自个儿跟渊子在外面过日子。

    “不过咱家乖囡囡跟她们不一样,乖囡囡不嫁人,要上高中,上大学,上完大学才嫁人,到大城市找对象,阿嗲到时候给你把关,好好看,配不上咱乖囡囡的,一律不嫁。”

    “知道了,阿嗲,阿哒怎么还没回来?”王婷有点不习惯,摸摸额头上糙糙的头发,往外看了眼。

    “你啊,小操心鬼,你阿哒呀,就快回来了,水热了,洗澡吧!”钱小凤轻捏着王婷的脸,催她回屋,“回屋准备衣服,阿嗲给你倒水。”

    “不要了,阿嗲,我自己能倒水。”她又不是三岁小孩,十六岁了好吧,农村里能嫁人了,这么大的人了,还要阿嗲倒水,王婷脸皮烧得慌。

    “乖,听话,阿嗲马上就倒好了。”钱小凤摸摸王婷的脸哄着她回屋。

    王婷撇撇嘴,这是拿她当小孩子哄,瞅了眼阿嗲忙碌的身影,王婷只好回屋找衣服。

    她前脚回屋找衣裤,后脚钱小凤抱着个大木澡盆子进来,半米高一米宽,放在屋里中央,又去灶屋兑温水拎过来,倒澡盆里,一桶又一桶,倒了四五桶进去,四桶温水倒下去,澡盆子里只有半澡盆水,估计那锅热水让她一人用了。

    “阿嗲,够了。”王婷满头黑线,见阿嗲还要打水来,忙阻止她。

    “水冷了叫阿嗲,阿嗲给你加热水。”钱小凤出去时,又叮嘱声。

    王婷:“……”她真不是三岁小孩了?

    她记得这么时期还是蛮艰苦的,为什么阿嗲一副不差钱的土豪样?

    坐进澡盆里,整个人泡在温水中,王婷才觉得,她才是真正活了过来。

    死了又活过来,这种惊悚的事,不是谁能碰到。王婷决定,这个秘密谁也不说,死了也将这个秘密带进坟墓里,让它成为永远的秘密。

    重活过来,就发生这么多事,让她有点应接不瑕,最重要的是梁美娥的变化。前世她昏睡不醒,不知道她有没有过来打探,她到死都不知道梁美娥在场的事。

    泡了大半个钟头,才拿着胰子搓澡,搓了一身的泡泡,之后冲了旁边桶里准备的温水,换好衣服打开后门,用脸盆打水泼到后面的山里。

    泼完水抱着澡盆出去,梁山已经回来了,跟钱小凤坐在堂屋里,二老瞧见她费力抱着澡盆出来,梁山立马走了过来,一只手接过她手上的澡盆,摆到一边。

    “阿哒回来了。”王婷笑着看他,眼里全是濡沫的眼神。

    “乖囡囡,以后这重活交给你阿哒做,病还没好利索,多休息。”钱小凤过来牵着王婷去了一边,小心翼翼查看她受没受伤,在两老人眼里,她就是水晶,珍贵的易碎物品。

    “我没事,阿嗲,就抱个澡盆子。”王婷抽抽嘴,她算是知道她身体为什么这么虚弱了,全是阿嗲阿哒宠出来的。要是跟村里姑娘一样劳作,上山砍柴,下田插秧,包管身体跟牛一样棒棒哒。

    “洗完澡就去睡,晚上凉,别出来吹风了。”钱小凤说完,不由分说推着王婷回屋睡觉。

    八十年代,电视视、收音机这些电器之类有,这东西在城市里常见,乡下农村不常见,何况是这大山里,电都还没通,一到晚上没什么娱乐,家家吃过晚饭,早早睡了。

    王婷站在窗口,村里乌黑麻漆的,没有一丝光亮透出来,少了白日的喧闹,村里一片静谧。

    转身上床睡觉,听着窗外虫鸣蛙叫,不绝于耳,后山上偶尔传来不知名的鸟叫声,心里特别的宁静,听着听着,困意涌了上来。

    刚要睡,钱小凤拿着燃烧的松膏枝,端着个碗进来,一见王婷,笑得满脸慈爱。

    王婷眨巴眨巴眼,眼里闪过一丝疑惑,但还是坐了起来,疑惑地看她。

    “阿嗲?!”

    “差点忘了还有药没喝,喝了药再睡。”钱小凤三两句解释了碗里的东西,递给王婷并催促,“快喝吧,药凉了就没什么效果,快趁热喝,乖啊!”

    “今天的药,不是喝完了吗?”

    王婷说是那么说,还是接了过来,一口喝完后,咂巴咂巴嘴,说了句,“跟白天喝的药,味道不太一样啊,有甜味。”

    说得钱小凤心里发虚,接过空碗放桌上,按着她躺下,“药还有什么不一样的,都是药。我怕太苦你喝不下,加了蜂蜜在药里。睡吧!阿嗲陪着你。”

    钱小凤哼着摇蓝曲,轻拍着王婷的胸口。白天睡了一天,王婷以为她会睡不着,闭着眼没多久,困意涌了上来,很快就睡了,一晚上感觉身子暖洋洋的,好像泡在温泉里。

    早上六点,王婷的生理时钟一到,自然就醒了,安静的环境让她一时没反应过来,睁着眼望着天花板,发呆了几秒,摸黑起床穿上衣,开门出去,撞见阿嗲阿哒两人扛着锄头背着背篓,提着灯笼子准备下楼。

    “乖囡囡?”

    钱小凤梁山被她吓了一跳,以往王婷不上学,不睡到九十点不会起来。

    “阿嗲阿哒早,”王婷甩了甩胳膊,解释道,“我身子虚,想去竹林那边锻炼锻炼,身体好了,做什么都方便,至少再跟人打架,打不过他们,也要要跑得过。”

    二老:“……”囡囡说得好有道理,二老无话可说。

    要是囡囡身体好,跟梁红花打架,还不一定谁打谁。二老宁愿囡囡打哭别人,他们去上门道歉,也比囡囡被人打哭强。

    “那你好好锻炼。”梁山说道,他老人家不会那些,要会的话,他非跟着囡囡一起锻炼。

    “阿哒阿嗲要出工啊,要不,我也去呗!”王婷说的是实话,田里种的什么,她是一概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