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之兵哥的娇萌媳妇 > 第396章 接手工地

第396章 接手工地

 热门推荐:
    “你妈她……”王爱花头往小区内的楼层望去。

    “二姑,这都什么时候了,火烧眉毛了,我妈出门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等她回来,什么都晚了。”王婷不由分说拉着两个姑姑走。

    路上王婷向两位姑姑打听,公安同志为什么抓姑父,两个姑姑一问三不知,问多了一律摇头哀叹不知道。

    不知道王婷早就知道事情的真相,看她们的反应,还真被两个姑姑蒙骗了,以为她们不知情。

    工地因为公安的到来,弄得所有的工人人心惶惶的,一大早个个心绪不宁,惊恐不已,谁也没有心情做事了。

    尤其当听说公安同志抓的坏人都是王老板的两个姐夫……工人们更加惶恐了,想要找王老板问问,偏偏王老板这个顶梁支柱不在,工人们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王婷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副场面,所有人工人没有上工,围坐在一楼外面的空场地,时不时抬头看向工地外面的马路。

    看到王爱花姐妹俩回来了,个个站了起来,满怀希望的望着她们,没有看到老板娘的身影,又失落的叹气。

    至于王婷这个老板的女儿,被众人下意识忽视了。

    “爱花姐,老板娘怎么没来?”

    出了这样的事,王爱花姐妹倆第一时间跑去老板娘家里找她。

    “三妹不在家,一大早出门了,我们到的时候人就不在家了,不知道去哪里了。公安同志呢?”王爱花心急如焚,扫了一圈,没看到那几个公安问。

    “在那边找小队长问情况,公安同志问我们情况,我们什么也不知道啊!帮不上忙,公安同志让我们等在这里。爱花啊,老板娘没来,今天还上不上工?”工钱怎么算?

    最后这句话工人不敢问,出了这样的事,王爱花够心烦的了,问出来准挨骂,骂他没良心什么的。

    说实话,王爱花王红花几口子,狗仗人势,仗着是王老板的姐姐姐夫,背着王老板没少找借口,克扣他们的工钱,每个月总要扣上一二十块,数量不多,一年累计下来也是几百块,也是很大一笔钱。

    有那气不过的工人,要向王老板告发他们,王爱花几个警告他们,要是敢跟王老板告状,就说他们偷工地材料开除他们。

    说实话,王老板人真的很不错,对他们这些工人好,每月的工钱比其他工地的工人高三五块不说,每月还准时发工钱。

    据他们所知,别的工地,从年头干到年尾,能拿回一半的工钱很不错了。冲着这点,这些工人才忍气吞声,对王红花她们的恶行敢怒不敢言。

    这不,一听到王爱花姐妹倆的男人被公安同志抓了,说心里话,他们是高兴的。别看他们面上跟着紧张、担心、关心得不行,其实巴不得她们一家子都抓走关起来,最好牢底坐穿,一辈子不出来祸害人。

    没找到老板娘更好,王老板不在家,没人救他们了。

    听公安同志说,王启东他们几个胆大包天,抢了工地老板家的钱。王老板要是知道带头的是他姐夫跟亲弟弟,不知道会不会气得吐血?

    工人们更担心的事,工地老板会不会怪罪王老板?认为这事是他在背后指使的?会不会收回工程不给王老板做了?他们的工钱还拿不拿得回?

    “上狗屁的工,没听公安说我男人被抓了,你们上工谁管你们啊?你们跟我一起过来拦住那些公安,不放人不准走。”听到工人的话,王爱花火冒三丈,恨不得打死那开口的工人,她男人被抓了,还想不靠谱的屁事,怎么这么可恨!

    一听到要去拦截公安同志,工人们唯唯诺诺不吭声,你看我,我看他,磨磨蹭蹭谁也不走。

    这事可不是开玩笑的,谁也不傻,弄不好他们也要进局子。

    听到姑姑蛊惑工人搞事,一直装背景布的王婷冷了脸,她可以不管两个姑姑的死活,但不能不管工人们的死活,关系到老爸的名声跟事业。

    王婷走到了中间,“啪啪啪”拍手,她这突然的举动,引起众人的关注。

    工人们都认识王婷,王老板的大女儿,虽然不知道王老板女儿要做什么,目光却全聚集在她身上。

    “我是谁不用介绍了,你们应该知道了。我今天过来就是要交代一件事。我两个姑父有事脱不开身,我爸不在家的这段日子,工地由我接管。”

    这话引起工人们的议论,管工地可不是过家家,外行人指手画脚,工程质量不过关,弄不好要出人命的。

    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连泥巴跟水泥分不清,就是王老板的女儿,也不能胡来。这不是拿大家伙闹着玩?

    王爱花同意一脸的惊恐,她们两家为什么千方百计赶梁元福走,就是不喜欢有其他人插手工地的事,弄得她们想弄点钱都不方便,更怕王渊发现她们背后搞鬼的事。

    王婷比梁元福更蛮横,她们千防万防,没想到还是让王婷找到机会插手工地的事。

    “王婷啊,工地的事你不懂,不能乱管,你姑父……”王爱花急得满头大汗,搜肠刮肚找理由阻止王婷。

    “姑姑,姑父的事先放一边,我先处理工地的事。”工人们的反应,早在王婷的预料之中,工人们不满意她管理工地,一部分人只在心里想,一部分心怀不轨,想浑水摸鱼的人,一会想反对也不敢反对了。

    抬手阻止姑姑的话,目光扫向惶恐不安的工人们。

    “有个事我爸可能没跟你们说过,我脾气不太好……”王婷抬脚踢了下旁边一块半米高的大石头,看她提脚轻飘飘,软绵绵的没力气,那块石头“咔嚓”一响,碎成了几掰。

    亲眼目睹这一切的工人们心一提,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看王婷的目光含有惊恐,将反对的话吞下肚,包括王爱花王红花姐妹倆个。

    所有人只有一个念头,王老板的女儿不是普通人!

    惹不起!

    王婷笑眯眯的,目光扫过每个工人,很好!震慑的效果很不错。

    “我这个人很好说话的,跟普通人一样,不喜欢偷奸耍滑的,不喜欢搞事找茬的,不喜欢拉帮派的,一旦发现,后果自负。轻的,扣除全部工钱赶出工地,严重的送公安局。”

    听到王婷的处罚,工人们倒吸一口冷气。

    王老板这个大女儿是个狠人。

    “当然了,吃苦耐劳,踏踏实实做事的人我就非常喜欢。我会根据你们每个人的表现,等我爸回来向他反应,做事勤快的人可以适当加点工钱,或提上来做小队长。那些占着位置不干事的人,可以给别人让位,当然了工钱也要减少。”

    王婷处事方法很公平,有奖有罚,激起不少工人情绪高涨的干劲。

    “王小老板,你说的话王老板算数吗?”有那年轻的工人忍不住问。

    “我爸说这工地我有一份,你说我的话算不算数?只有你们有能力。我姑父的事,我回处理。现在你们都去上工,工钱照常算,该怎么做事就怎么做事。每个小队长负责安排工作,监督进程跟质量问题,每天下工之后跟我汇报。”

    王爱花眼看着王婷恩威并施,将工地的事安排的妥妥帖帖,没有她发挥的余地。更气人的,工人们听了王婷的话,还真去上工了。

    她想拦都拦不住,没人听她的话,将气发在王婷身上。

    “王婷,工人们都上工,谁去拦公安同志?你去?”

    “姑姑,你真是爱说笑。公安抓了姑父,肯定有原因的,我不问青红皂白去拦公安,公安同志还以为我有问题故意闹事。还是你想我也抓起来?”

    “当然不是。”

    王婷冷冰冰的目光看得王爱花心虚,她巴不得王婷被公安抓走,到时候看三妹还能不能这么悠闲,屁事不管。

    当然了,这话她是不敢说的。

    王婷这才笑了,“二姑三姑放心,我不会不管姑父他们的。走吧,我们一起过去了解情况,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王婷话落朝着公安同志走去,后面跟着的王爱花王红花俩人只好跟上去。

    来的公安还是昨晚那个大队长,那公安大队长看到王婷也没惊讶,估计预料到了她会来一样。

    王婷也当不认识公安大队长,扫了一眼周围查探情况的公安,走到他跟前询问“你好,同志,我是工地负责人的女儿,我叫王婷。我爸前两天回乡下了,工地暂时由我负责。听工人们说,你们大清早过来问我两个姑父,还有我小叔的情况,请问他们出什么事了吗?”

    周围做事的工人们,看到王老板的女儿,面对公安同志神色自若,一点也不害怕,对她管理工地的事没那么抵触了。

    不愧是王老板的女儿,虎父无犬女,比他们强远了。他们一个大男人,别看平日在家人面前咋咋呼呼的,好像挺有本事的,看到公安同志,面上再怎么表现平静,看到公安心里不由就害怕。

    他们打骨子里就怯弱自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