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从姑获鸟开始 > 第四十三章 雷池

第四十三章 雷池

 热门推荐:
    “到了。”

    后土转身,面向李阎和丹娘。

    房间里除了两张藤椅和摆着茶具的方桌以外空无一物。

    “那,你们两个聊吧,我先走了。”

    后土说完,就真的离开了。

    “……”

    李阎神色有些不自在。

    “你很紧张?”

    丹娘眸子的神光清凉如水。

    “那倒不是。”李阎摇了摇头。

    丹娘罕见地扭着手指,良久,她才要鼓起勇气说些什么,却被李阎打断了。

    “我那天说错话了,对不起。生存意义是什么,这个问题我不是没想过我只是不在乎。生命是闹着玩儿,生存没有意义我也会生存,我不需要什么归宿。但是如果你很苦恼,我乐意陪你。下面这些话,我不怕任何人听到,我只怕再没机会让你相信,比起阎浮,你对我要重要的多。”

    丹娘的手掌松了又紧,半天,她嘴唇颤抖着,柔凉的手掌探进李阎的衣服里,轻轻抚摸着他的胸口,两人紧紧相拥。

    “对不起,这些日子让你为难了。”

    “没关系。”

    李阎轻声道。

    噗~

    丹娘的手掌贯入了李阎的胸口,整个房间顿时青光四溢。

    大概半个小时,房间的门被人敲响。

    李阎头也不抬:“进来。”

    敲门的人是安菁。

    她才一进门,就见到丹娘卧在桌子上,盛放梨花般的脸上双目紧闭,神色安然地像个孩子。她枕着李阎的胳膊,睡得很香。

    “额~老爷子要见你。”

    “知道了。”

    李阎一点点从丹娘怀里抽出手臂,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给她盖上,然后轻声冲安菁说:“我们走吧。”

    安菁点了点头,带着李阎走出房间,大概两分钟左右的路程,安菁才开口:“恭喜你啊。上次见面,你才是个九宫的低位行走。这才多久,阎昭会的位置都跑到我前面去了。还打赢了杨狰,我可从没见过他吃这么大亏。”

    “我没赢杨狰。运气好而已。”

    “总之,以后可要承你关照了,二席代表。”

    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目的地。

    “你自己进去吧。”

    安菁一摆手。

    “多谢。”

    说完,李阎就走了进去。

    这也是间和刚才差不多大的房子,古色古香。尤其是当中紫檀架子的大理石屏风,夺人眼球。

    苏灵和后土一人蹲坐在一个小圆凳上,操着手柄,对着电视打着日文字幕的主机游戏。

    詹跃进倚在罗汉床上,和烛九阴隔着炕桌并排坐着,他侃侃而谈:“古典经济是实用科学,不能当教条。更不应该昧着良心胡说八道。所谓自由市场在一些人眼里早就成了宗教信仰。沾不得碰不得。他们要是真的读过《国富论》,就知道李斯特和亚当斯密的经济理论是没有本质冲突的。都要从客观规律……”

    烛九阴听得连连摆手:“你哥哥我早就和这劳什子断来往了,要是花鸟鱼虫,金石拓木,我们就有的聊。你跟我谈什么古典经济,那还是打住吧。”

    詹跃进住了口,他咂摸咂摸嘴,显得意犹未尽,只得端起茶杯大口抿着。

    赵剑中躺在楠木交椅上,耷拉着眉毛烤火,一语不发。他见到李阎进门,才颔首道:“随便坐。”

    詹跃进和烛九阴也看向李阎,微微点头,苏灵偏头向李阎点头致意,双手操作手柄,把后土打得溃不成军。

    “我就不坐了吗,老爷子你找我?”

    “是有些话跟你说。山灵在你身上下的符,大伙都认为没有问题。你自己心里也应该有数。”

    李阎默然无语,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胸口。

    “我们也不想当恶人,可有些时候,想把事做周全,面子上就过不去,没法子。你有怨气我们理解,可体面上,我们也已经尽量照顾了。”

    李阎摇摇头:“我体谅几位的难处。没那么小心眼。”

    “那就好,那就好。”

    赵剑中含笑点头:“你想参加回收果核的工作,我应了你。至于为什么,我也不问。但你自己心里要拎得清。乐意就在这儿喝杯茶,不乐意,就出去吧。”

    李阎正迟疑怎么回答,和后土并坐打游戏的苏灵突然叹了口气,装腔作势地说:“我那天说错话了,对不起。”

    小后土立马故作深沉地接道:“生存意义是什么,这个问题我不是没想过,我只是不在乎。生命是闹着玩儿,生存没有意义我也会生存,我不需要什么归宿。”

    李阎脸上的肌肉抽动着。

    詹跃进放下茶杯,悠悠地说:“但是如果你很苦恼,我乐意陪你。”

    就连一向和李阎没有交集,也向来不苟言笑的烛九阴也低着眉眼:“下面这些话,我不怕任何人听到,我只怕再没机会让你相信……”

    “比起阎浮,你对我要重要的多。”

    赵剑中作了收尾。

    李阎简直无地自容,他臊红了脸,冲几人深深一鞠躬,然后狼狈地退了出去。

    苏灵无良地大笑,詹跃进和烛九阴脸上也带着浅浅的笑容。

    无形中,李阎初入阎昭会的隔膜,似乎荡然无存。

    这座建筑的设计十分复杂,除了召开阎昭会时的大会场,还有十层以上的宽敞高楼,能容纳几百人居住,包括棋牌室,篮球场,射击场和游泳馆。各种现代化设施应有尽有,可你一旦走出封闭的大门,就会被眼前的一切震撼到。

    脚下是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整个建筑连同一块长满绿荫的土地,无依无凭的悬空在黑暗中。四处是横贯天际的巨型锁链,四周淹没在饱蕴雷浆的巨大乌云中。在铺天盖地的黑暗中,这栋大楼显得如此孤独渺小。

    蓦地,一只金红色的信天翁扑打翅膀呼啸而来,它有一架波音系列的客载机那么大,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盯着李阎。

    “这些云叫雷池,会场用电用水都在雷池身上。”

    杨狰走到李阎身边,嘴里叼着一根烟:“过去你见到的,遍布黑色柱子的广场,还有独立的卧室,在果树的枝干。这里是阎浮果树的主干,上不见天,下不见地。锁链和信天翁,都是阎浮行走的手笔,充当公路和交通工具。”

    李阎问:“不是有传送门么?”

    “小部分五仙类才行,像你这样有云中君在身不用愁,有些行走就没这个能耐。而且树干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