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东施效颦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东施效颦

 热门推荐:
    一个是皇室公主的表妹,虽然口头上对这个海市首富儿子鹿恒不感冒,甚至已经直接拒绝了某些提议,但是脸上呢,始终是带着淡淡的笑意,不为什么,就是为了维护英不列颠的礼仪。

    一个是海市首富的儿子,就是利用爱尔丽斯的礼仪修养,一而再,再而三骚扰起她来,他觉得她即使再生气也不会给他一巴掌,于是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于是完全将这个“小司机”忽视了,挖掘话题跟爱尔丽斯聊天,脸上也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

    嗯,给人的感觉是,这两个人谈得挺融洽的,而楚江呢,已经完成成了打酱油的人。

    尼玛的,还让不让人吃饭啊!

    你的贵族礼仪修养不是满分吗?

    于是楚江伸脚就是一踢。

    对,当爱尔丽斯不敢给鹿恒一巴掌的时候,楚江却给了鹿恒一脚,虽然踢中并不是裤裆,虽然并不是特别用力,但是鹿恒也有得受的。

    对于咱江哥来说,其实就是刷一下存在感而已!

    楚江踢完后,还一脸懵逼道歉了一句,而后大大咧咧吃起了精致的点心,喝起了可乐,嘴里发出了吧唧的声音。

    鹿恒一听,微微皱眉,小司机就是小司机,一身地摊货的衣服,并且一点礼仪修养都没有,这种人怎么有资格成为爱尔丽斯的朋友呢。

    可是……事实上,他们已经成了朋友!

    你看看,在楚江大口大口吃吃喝喝的时候,嘴里发出吧唧声音的时候,爱尔丽斯还一脸赞赏望着楚江,仿佛有点身心俱醉的样子。

    难道爱尔丽斯看惯了英不列颠的礼仪,并且从内心对这种礼仪厌倦了,从而走上了逆反的方向,喜欢上了这种浪荡的生活姿态,纵意的形象。

    礼仪,从某个角度来说,就是一种约束,对人性的约束。

    从某家美学来说,约束才是一种美丽!

    可是从另外一家美学来说,放纵才是一种美丽!

    这个理论就是人之初性本善,还是人之初性本恶是一样的,相互矛盾着,但是千百年来,却一直并存着。

    鹿恒有一句没一句跟爱尔丽斯搭讪着,但是爱尔丽斯的眼睛却放在楚江身上,并且还一脸欣赏,于是……他越来越确定,爱尔丽斯肯定有着另类的喜好,不然的话,自己在英不列颠都有很多机会跟她相处,可是她偏偏对自己就是不感冒,甚至不屑一顾。

    理由呢?

    总得有一个理由吧。

    鹿恒自认为自己挺帅气的,也挺高大的,几乎完全不亚于欧美的美男子,当然比起眼前这个情敌来,从外面来说,完完全全可以胜出。

    于是鹿恒考虑再三,也准备尝试改变一下自己,也算是……为了吸引眼前这个美女的注意。

    接着一副令爱尔丽斯瞠目结舌的情景出现了,他还大大咧咧吃起了点心,也大口大口喝起了饮料,而后也发出了吧唧的声音。并且一分钟后,鹿恒觉得挺爽的!

    对,一直约束着自己的人,一旦放开约束之后,当然就是一种酸爽!

    当爱尔丽斯的目光转移过来的时候,鹿恒觉得开心极了,脸上绽放出了灿烂的笑容,可是下一秒他的笑容却僵住了。

    “啊!”

    他惨叫了一声。

    不,这次楚江没有踢他,只是看见鹿恒滑稽的样子,禁不住喷出了口中的可乐,喷在了鹿恒的白色西装上,瞬间这套名牌的白色西装一片白一片黑,不伦不类起来。

    即使是名牌,只要被喷上可乐,马上比不上地摊货了。

    “对不起,笑喷了!”楚江又是一脸道歉的样子。

    “笑你麻痹啊!”鹿恒站起来骂道,尼玛的,反正刚才已经豁出去了,他于是就不想再约束自己了,管他什么贵族礼仪,这不是在英不列颠,而是在SZ海市,并且在自家的游艇上。

    “楚江,你在笑什么?”爱尔丽斯接过楚江的话茬。

    “突然之间我想起了一个成语。”楚江无视掉了鹿恒愤怒的眼神,含笑道。

    “哦,什么成语?你先别说,让我猜一猜。”爱尔丽斯的兴趣盎然起来了。

    “好啊,你猜,猜中了有奖励。”楚江鼓励道。

    “那……你先说说奖品吧。”爱尔丽斯成了一个贪心的少女一样,含情脉脉望着楚江。

    “你无论是要天上的星星还是月亮,我都会为你摘下来!”楚江不经意地打趣道。

    其实很多不经意的打趣,往往却能成为经典的浪漫,女人呢,有时候并不是真的要天上的星星或月亮,她要的只是眼前这个男人的心,或者说是一种心意而已。

    心意到位了,就是一种浪漫。

    “说话算话哦。”爱尔丽斯美眸闪过一丝亮光道。

    “骗你是小狗,要不,我们拉拉勾。”

    “好啊,拉拉勾!”

    于是他们在鹿恒愤怒的眼神中拉了拉勾,而后一本正经地盖了个章,就像两个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男女一样。

    瞬间,鹿恒的额头又一次黑了。

    “你快点猜啊。”

    “别急,得让我想一想,要知道,我可不是你们SZ人哦,我们英不列颠可是没什么成语的。”

    “那你慢慢猜,我吃我的,喝我的。”

    楚江说完之后,继续随心所欲吃了精致的点心,大口大口喝起了可乐,嘴里依然发出了吧唧吧唧的声音,似乎完全将鹿恒这个人物忘了。

    尼玛的,鹿恒的怒火又一次燃烧起来了,要知道,他的爸爸可是海市的首富,他的伯伯可是海市主管工商金融的副市长,大权在握的人物,而他呢,一个满身才华的留学生,他开发的软件都已经申请了国际专利。

    而对方,充其量不过是一个靠脸蛋上位到一个分公司总裁的小司机而已!

    而此刻,这个小司机,往自己身上踢了一脚,而后得寸进尺还往自己身上喷可乐,尼玛的,什么笑喷了,肯定是故意的,故意的。

    鹿恒越想越气,此刻他也来不及喊什么保镖,于是抓起桌面上的一大瓶可乐,准确泼向楚江。

    “东施效颦!一定是东施效颦!”而这个时候,爱尔丽斯惊喜地喊道,而后她望了望鹿恒的样子,“鹿恒,你既然要继续学他,就应该将可乐含在口中,然后喷出来,不然的话,他是喷,你是泼,连东施效颦的效果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