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抒情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抒情

 热门推荐:
    夏侯勇闻言,目光更冷了。

    田无忌眼中却闪过一丝智慧的光芒,似乎想到了什么,癖好?这个年轻人刚才说过,他有一个癖好,到底是什么呢,跟这场战斗又有何关系呢?

    他的脑袋无比快速的运行着,不放过楚江任何细节,因为他知道,楚江二十多岁能够成为海市的楚爷,能够一言封城,肯定有他独到之处。

    羊肉串摊边局势,看似夏侯勇占尽了上风,一不小心,夏侯勇或者天下盟也许也会遭到逆袭。

    就如在碧宏山庄一样,楚江和李秋水独自面对六百无限会的精锐,看似没有似乎胜算,最后也来了一个逆袭。

    而无限会的另外八百精锐呢,海市三帮联盟似乎不费一兵一卒就将之拿下了。

    如果从兵法的角度来说,这绝对是一场经典的战争,一场可以永载史册的道上的战争——这场战争的名字呢,可以定义为“谁叫你丫没戴帽子”!

    “年轻人,你别太过分?”夏侯勇蓄势待发,田无忌却皱着眉头,开口了。

    “我过分吗,我好端端的跟我的女人践个行,首先来打扰我的是雷名,然后就是你们,真正过分的你们吧。我只是说你们跟雷名很像而已,哪里过分了。”楚江缓缓道,面对夏侯勇的随时会发出的攻击,他依然我行我素,一副毫无防范的样子。

    毫无防范,有时候就是最好的防范。

    我的女人!

    听到这四个字,彭雨琴的心中根本不能用“小鹿乱撞”来形容,小鹿简直都要撞死了!

    如果面前有一块镜子的话,彭雨琴一定可以发现,自己的双颊已经通红通红,就像是要滴出血来——楚江这家伙,直接起来,就是那么霸气!

    “那好你说说,我跟那个废物有什么相似点。”夏侯勇迅速调整了一下心态,笑着道。

    他之所以不着急,是因为他觉得现在距离太阳升起来的时间还有大把,宁静的深夜,街道的小摊,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做主的地盘!

    即使楚江再拖延一点点时间,恢复一点点内力,也难以阻挡他致命的一击。

    这不是一种自傲托大,而是一种稳操胜券。

    “夏侯盟主既然不担心我拖延时间,我就来道一道。”楚江瞥了一眼周围,眼神之中不经意闪过了一道精光。

    “愿闻高明。”夏侯勇淡淡道,语气之中蕴含了强大的自信。

    “其实很简单,你们看看雷名来的时候的表情,你就知道你那里像他了。”楚江眯着眼睛道。

    “哦,你的意思是说我太自信了?”夏侯勇反问道,眼中露出了一丝嘲讽的微笑。

    “不,不是自信,而是自负!过于自信就是自负,自古以来很多将帅就死于自负,譬如说败走麦城的关羽……”楚江的脸上也露出了嘲讽的味道。

    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楚江竟然当众说咱夏侯大盟主太自负。

    人家堂堂天下盟盟主,自负一点不行吗,你丫的怎么可以当面说出来呢!

    夏侯勇皱了皱眉,他在北方群雄割据的地区一步步崛起,一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在这个过程中,他可以狂,但是绝不傲,傲往往就代表这灭亡。

    所以他很不认同楚江的判定,可是嘴巴长在楚江身上,楚江要怎么说,他阻止不了。

    身居高位多年,这几年来,从没有一个人敢一而再,再而三去顶撞他,包括田无忌。

    可是咱江哥一开口就拒绝,而后就是顶撞,最后竟然有点嘲讽起来。

    在楚江说出这个话的时候,田无忌不再抚摸山羊胡子了,全身的气机也瞬间凝聚,他知道夏侯勇即将出手,如果一击不中的话,田无忌必将不顾什么道义,务必拿下楚江。

    今晚并不是什么擂台赛,只是来劝降或者杀人而已,根本没有什么道义可言,如果夏侯勇还顾什么道义的话,就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现身。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一定要将楚江置于死地,因为楚江是海市的楚爷,而这个地方不是北方,而是海市!

    如果击杀了楚江后,夏侯勇还准备乘胜追击,直赴李秋水的住所。

    三大帮派的协议是,谁先拿下李秋水,谁就得海市。苍狼尝试过一次了,但是失败了。风云帮只是想制造混蛋,为天下盟和海市三帮联盟制造矛盾而已。

    今晚能顺利击杀楚江的话,天下盟将提前向李秋水出击!

    在夏侯勇和田无忌引而不发的时候,楚江却咧嘴一笑,问道:“夏侯盟主,你们三大帮派是不是有什么约定呢?其实……你不用说,我都知道,你们名义上是来参加龙虎榜争夺战的,实质上呢,都是冲着海市来的。具体的约定呢,一定跟海市三帮联盟,或者更准确地说,一定跟我或者李秋水有关吧。”

    “蹭!”

    夏侯勇和田无忌的心跳骤然加快了。

    他们此刻完完全全可以确定,眼前这个年轻人,一定是自己出师以来遇到最强的对手,因为不但武力值高,而且连智慧值也是如此逆天。

    一个局外人,就凭一点点蛛丝马迹,就点破了三大帮派头头的约定,真是可谓洞若观火!

    可是洞若观火又如何,今晚他必须死。

    多年的杀戮之气,再配合他苦修武道产生的精气,此刻的他周围的气场如有实质一样直压彭雨琴的后背。

    没错,此刻彭雨琴抱着楚江,正背对着夏侯勇和田无忌。

    在夏侯勇的杀气之下,彭雨琴感觉呼吸有些不顺畅了,甚至有了气闷的感觉。

    楚江淡淡看了夏侯勇一眼,右手在彭雨琴的背上来回抚摸着,掌心发出了清凉的气息,让彭雨琴身心一畅。

    “楚江,你还记得你救了我的那天吗?当时你上高二,我上高三。”身心一畅的彭雨琴突然开口了,一开口竟然是回忆当时的花季雨季。

    “记得啊,晚自修后,你当时约我一起出去逛街,然后我们喝了一杯果汁。”楚江也陷入了记忆当中。

    “你记得当时你穿什么衣服吗?”彭雨琴深深望了楚江一眼,问道。

    “去!”楚江闻言翻了一个白眼,吐槽起来,这么多年前的某一个晚上,自己穿什么衣服,怎么可能还记得呢!

    “白色衬衫,我喜欢你不是因为别的什么,而是在那个晚上,在月色下,你穿上了我喜欢的白色衬衫……”彭雨琴深情道。

    没错,就是抒情!

    在剑拔弩张的关口,彭雨琴这妞竟然陷入了回忆,抒情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