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嘀咕几句而已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嘀咕几句而已

 热门推荐:
    “现在可是文明社会,你有本事别动手!”慕容朵看见楚江走过去,忙不迭神补了一刀。

    她知道楚江身手逆天,连华山掌门的公子都不是他对手,所以故意刁难起来。

    慕容兰瞪了女儿一眼,怪慕容朵多嘴,对付保镖不动手,难道……动嘴啊!

    “文明之人怎么可以随便动手,再说夫人也不想惊动里面的周总啊!”楚江大大咧咧道,而后大摇大摆走向几个保镖。

    几个保镖马上紧张摆出防御的姿势来,慕容夫人的跟班,功夫应该相当了得吧!

    “放松,放松,我就是过来跟你们谈谈。”楚江笑眯眯道。

    远处的慕容朵撇撇嘴,谈,谈你麻痹啊!我的面子他们都不给,我老妈来了,他们还是不让,你,我老妈的一个姘头,有什么资格让这些一根筋的保镖让路呢!

    对,在慕容朵的眼中,楚江这个跟班升级成了慕容兰的姘头——慕容朵刚才看见了慕容兰对着楚江妩媚一笑,就看透了一切。

    “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其中一个保镖狠狠道,这个保镖应该是这几个保镖中说话比较管用的一个。

    “你们已经是死路一条,知道吗?”楚江朗声道,“而我,却能给你指明一条康庄大道!”

    楚江说到这里,稍微顿了顿。

    这时,不但是VIP休息室门口众人,而且会场的上万粉丝的心都悬了起来。

    这个望风男而已,能给这几个保镖指出什么康庄大道呢?

    保镖们心里也是非常敞亮,让路吧,肯定被周伦伦开了;不让路吧,肯定被慕容兰开了。

    完完全全已经是死路一条了,他们只是为了职责,或者说为了人格依然坚守在自己的位置。

    而楚江突然却说要给他们指出一条康庄大道,于是他们的兴趣顿时来了!

    反正横竖都要被开除了,还怕再被忽悠一次吗!

    可是下一秒。

    众人,包括外面的上万粉丝都懵逼了。

    因为他们只听到了,嘀咕嘀咕的声音。

    是说话太小声,还是直播的信号不好呢?

    粉丝们个个心痒痒的!

    “好。”

    “好。”

    “好。”

    直播声音并没有完全沉寂,而是保镖们的直接点头答应的声音。

    “好!我们马上撤!我们……马上去报到!”

    最后一个“好”特别响亮,而后几个保镖也不看慕容兰一眼,转身就走,雄赳赳气昂昂的。

    对,他们对慕容兰都不屑一顾了!

    “咦!”

    门口众人也是醉了,尤其是慕容兰心头闪过一丝怪异的感觉,但是她此刻没心思不管那么多,直接冲向VIP休息室。

    会场的粉丝们呢,此刻也懵逼了,这个望风男就那么嘀咕了几句,这些保镖似乎马上答应撤了。

    望风男跟他们嘀咕了什么呢?

    慕容朵看着保镖们离开,脸色微微一变,尴尬地站在那里。此刻,她不但把楚江,而且连保镖都仇视上了,自己好说歹说,保镖们就是不让道,这个老妈的姘头嘀咕了几句,保镖们就让路了。

    这些该死的保镖太不给自己面子了吧!

    “过来,帮我开门!”慕容兰冲过去后,发现门在里面被反锁了,转头冲楚江喊道。

    “夫人,其实他们就是在探讨一下人生而已,我们真的要破门而入吗?”这个时候,楚江又磨磨蹭蹭起来。

    “破,一定要破,我要进去灭了周伦伦!”慕容兰一听到探讨人生这个词,马上咬牙切齿起来,强悍道。

    “好吧。”楚江露出一脸的无奈,而后道,“夫人,你让开……”

    随着慕容兰的让开,楚江抬腿朝门房踢去,可是当脚即将接触到房门的时候,楚江瞬间不动了。

    “怎么了?”慕容兰愕然问道,脸上依然怒气冲冲。

    “夫人,有句话当讲不当讲?”楚江一脸认真问道。

    “有……话快说。”慕容兰本来想来一句有屁快放的,但是说到一半心中微动,改口了。

    “算了,我还是先给夫人讲一个故事吧,一个老丈人看见自己的女婿跟一女人在车震,马上打电话给自己的女儿。他的女儿听后,火速赶了过来。可是当她赶过来的时候,还是慢了一步,她的老公与另外一名女子已经穿好了衣服。而后,她的老公根本不承认什么车震,只是道‘我们只是在探讨人生’!久而久之,老丈人的女儿渐渐认为是她老爸眼花了看错了,于是依然和她的老公幸福地过日子。”

    “可是那老丈人也是气了,尼玛的,老子什么时候眼花了,于是他开始悄悄跟踪自己的女婿。一天,他又发现了自己的女婿跟某个女人在车震,于是这次不打电话给女儿了,自己用手机拍摄下来,发到女儿的手机。他的女儿一看,也快崩溃了,于是当天晚上找她老公算账。她老公只是说:‘车里那个很像我,但是绝对不是我!’毕竟视频中没有拍摄到他的脸部细节。久而久之,他老婆信了,开始认为是自己的老爸搞错对象了,于是依然和她老公幸福的过日子。”

    “可是那老丈人的肺简直要气炸了,草,老子什么时候搞错对象呢!于是他继续暗暗跟着自己的女婿。一天,同样的车震发生了,而此刻他的女儿就在不远处,于是在老丈人的一个电话下,他的女儿来了,亲眼看到了丈夫跟别的女人车震的一切……再后来,他们夫妻离婚了。”

    “若干年后,这个老丈人的女人一嫁再嫁,过得很不好,老丈人的晚年也很凄凉,当老丈人的女儿再一次离婚的时候,她带着她的老爸流露街头,上餐不知下餐。下面是他们在街头的对话‘爸,其实当年的你真的做错了。’‘为什么?’‘你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跟踪他,即使跟踪了也不能告诉我你看见了什么,因为我长期以来也跟别的男人搞车震,他去搞一搞车震也是正常的,只要……别被我亲眼看见!’‘啊?’‘没错,你的话我可以不信,你的视频我可以不信,但是我不能不信我的眼睛。’……”

    楚江一口气讲述了一个车震连连的故事。

    “混蛋,你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慕容兰早已经失去了耐心,怒道。

    “我的意思是……夫人,我这一脚真的要踢下去吗?”楚江笑嘿嘿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