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关了灯,什么都一样!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关了灯,什么都一样!

 热门推荐:
    胡城一骨碌爬了起来,指着陆枫道:“什么小霞小红小紫的,我真的不认识,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报警了……啊!”

    刚刚爬起来的胡城又被陆枫一脚踹在地上。

    陆枫能踹倒胡城,并不是说明陆枫很厉害,而是说明胡城心虚。

    “酒店跟门房,她就不记得了,因为她当时是被你下……药的,那时她刚上大学不久啊,你怎么忍心下手,你是人还是禽兽?”陆枫痛心疾首道,海市四少演戏的功力个个都牛逼,也许跟女明星接触多了,耳濡目染。

    啊!

    原来胡城还这种下三流的事?

    众人,包括盈盈那一桌的几个女职员,根本没有心情点菜了,个个坐着看大戏。

    “你别胡说,我从没有干过那种事,你……一定认错人了。”

    “认错人?难道有很多个胡城,对了,她说你的小丁丁上有一颗不小的痣,你脱下了看看就知道,到底有没有认错人。”

    什么,又是小丁丁,又是痣?

    胡城一听习惯性地拉住裤子,似乎担心陆枫和陈黑随时会上了扯他的裤子一样。

    “对,小霞还说你小丁丁的痣是正方形的,红色的。”

    陆枫此言一出,顿时觉得众人眼光齐刷刷朝自己射来,包括老大楚江。

    海市四少几个,在出场前已经来了一个统一,那就是一齐指出一个细节,胡城的小丁丁上有一颗不小的痣。

    可是这颗痣是什么形状,什么颜色呢,没有达成共识。

    既然没有达成共识,不要说明是什么形状什么颜色就好了,可是陈黑和陆枫两个偏偏为了更加具说服力,都道出胡城小丁丁上痣的形状和颜色。

    陈黑口中是,三角形,黑色的。

    陆枫口中是,正方形,红色的。

    难怪众人一听,会将眼光齐刷刷投往陆枫,陆枫顿时感觉有什么不对劲,又说不出来,连忙住口。

    “喂,你小丁丁上的痣到底是什么形状什么颜色的?”盈盈吃吃一笑,问道。

    “是……”因为是两项选择题,胡城差点随口答了一个,而后忙不迭改口,没好气道,“我的小丁丁根本没有痣!”

    “那就证明一下,我们姐妹几个又不是没见过,如果你真的害羞,也没什么大不了,我们几个女的把眼睛闭上就好了。”盈盈继续建议道。

    “你……是谁啊,我干啥要听你的!”胡城瞪了盈盈一眼。

    “哼,我看你是做贼心虚,先是对高一的女生始乱终弃,而后对大一的女生下……药,根据我的目测,后戏还在后头!”盈盈被胡城一瞪,也是不高兴了,反击道。

    她此话一出,餐厅的大门又闯进了一个年轻人。

    他一看见站在一角的胡城,马上气愤起来:“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胡城一看,撒腿就想跑,其实他根本不认识这个年轻人,但是一看见这年轻人的表情,就知道惨了,可是几个方向都被围住了,能往哪里逃呢。

    “啊!”

    下一秒,胡城已经被这个年轻人扇了一下脸。

    “啊!”

    继续了第二下扇脸。

    东方正的手劲还挺大的,两下之后,胡城的脸已经肿了起来。

    “你……又是谁?”胡城一脸猪头看着东方正,此刻他再也不顾什么形象了,再这样打下去的话,能活着回去就不错了。

    “我就是跟你同时在米国留学的小红的……哥哥!当时你邀请小红去参加你的私人宴会,进门后,才知道,这个宴会只有她自己,但是当她想逃离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而后你连哄带骗,强上了她,并且还用上了各种工具,第二天,她发觉自己遍体鳞伤……”

    东方正手头的资料其实也很简单,就是一个小红的名字,后面注着,女留学生,被胡城连哄带骗上过。

    可是到了东方正的口中,连工具都用上了,什么工具,稍微用心一听就知道是皮鞭蜡烛之类的!

    “因为她郁郁寡欢,做什么都不专心,后来出了车祸,现在……毁容了,你,胡城……必须跟我回去,娶我的妹妹!”

    无可厚非,东方正又加料了,几乎将剧情推向了巅峰。

    胡城闻言,双腿一哆嗦,差点摔在地上。

    逼婚就逼婚吧,他记得小红长得不错,可是此刻东方正话锋一转,竟然说小红已经毁容了。

    尼玛的,一辈子守着一个毁容的女人,简直比死还难受吧!

    “不,你认错人了,我……不是胡城!”胡城歇斯底里喊道,眼中充满慌乱,他完全不顾自己在女神面前的形象了。

    “第一,你的照片在此,这是我妹妹发给我的,我找你找得好辛苦啊!”东方正拿出手机,点开了照片,里面赫然是胡城的照片。

    只是细心的人都会发现,这张照片上的胡城跟一分钟前的胡城一模一样啊。

    没错,这张照片其实就是刚才东方正在隔壁偷偷……拍的,只是能有几个人能如此细心呢!

    “第二,我妹妹说了,你的小丁丁上有一颗痣,好像不小,听说是梯形了,暗红色的……”

    “哗——”

    东方正此言一出,众人又一阵哗然,楚江只是淡淡一笑,他断定胡城不敢脱,所以,海市四少几个说什么形状就是什么形状,说是什么颜色就是什么颜色!

    “胡城,我终于懂了。”一旁的盈盈却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原来你小丁丁上的痣是……变色龙,会随着气候变色,嗯,应该说比变色龙更高一级,因为你的痣还能随着季节变形状……”

    听得盈盈的几个闺蜜吃吃一笑,花枝乱颤的。

    其实女人们花枝乱颤的实话,景象挺美的,但是此刻胡城哪有什么心情看这些呢!

    他连死的都有了,尼玛的,今天刮的是什么风啊,竟然将几个“哥哥”都刮过来了,自己该不会是在做梦吧?

    胡城不但开始怀疑人生,而且开始怀疑生活了。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那你就去……做梦吧!

    他的耳边响起了一个诗人的呐喊。

    “一定是在做梦,一定是在做梦……”胡城忽然喃喃起来。

    “啪!”

    “啪!”

    “啊,原来不是在做梦!”

    东方正又是扇了两个耳光过去,胡城痛醒了。

    “胡城啊,小红应该长得不错吧。”楚江笑眯眯开口道。

    胡城不知不觉点头。

    “那就去娶了吧,毁容算什么,关了灯,什么都一样!”楚江苦口婆心劝了起来,一脸关切的模样。

    胡城晕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