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 第九百五十二章 评理

第九百五十二章 评理

 热门推荐:
    “没有,我们只是好朋友,她说要回荷藕镇,我呢,又对荷藕镇仰慕已久,于是就来了。”楚江面对这个语出惊人的帅气大叔,当然实话实说。

    “装,你还装!”冷安白了一眼楚江,没好气道。

    “真没有上过,确切地说,我跟她认识才几天,今天是第三次见面。”楚江忙不迭解释道。

    “啊,你们才认识几天,她就把你带来了啊。”冷安惊诧不已,“想不到她比她妈妈更加强悍!”

    沉默了片刻之后,冷安继续冷不防道:“面对如此我这个强悍的女儿,我的问题应该颠倒过来,你被她上过没有?”

    “啊!”楚江心头仿佛有千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不少美女都说咱江哥猥琐,三句话离不开调侃或揶揄,其实楚江今天第一次发现,自己跟眼前这个大叔一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人家是三句话不离这个“上”字。

    面对如此猥琐前辈,楚江只能望洋兴叹,旋即摇了摇头。

    “装,你还装,比我当年还会装!”冷安又白了楚江一眼,“此地就咱俩而已,有什么话尽管说,不算丢人。”

    楚江有点无语了,句句实话而已,怎么就成了装呢。

    “要不我先跟你说点小秘密吧,当年我被何婕看上的时候,差不多十多天,就被她拿下了。当时她爸爸问我上过她女儿的没有,我就一直摇头,后来她爸爸改了一种说法,问我被她女儿上过没有,我就不知不觉点头了。”冷安看见楚江杵在那里,继续诱导道,“其实呢,月寒已经得到她妈妈的真传了,她看上的男人,不可能有逃匿的机会,你能坚持几天才被拿下的话,也算意志力坚定了。大胆说出来,没有什么面子不面子的!男人最理解男人!”

    “哦。”听到这里,楚江顿时明白了这个帅气大叔拉他进后院的目的了,敢情这二十多年来,他十多天就被何婕拿下的事儿没人可诉说,今天终于找到一个可以诉说的天涯沦落人了。

    咱江哥知道,自己再坚持说没有跟冷月寒发生关系的话,这个帅气大叔或许会恼羞成怒。

    你想想看,他已经把埋藏了二十多年的秘密都跟你诉说了,你如果不点头,就一定会让他感到羞愧,人一羞愧呢,岂不是要动怒了。

    好吧,为了不让这个帅气大叔恼羞成恨,为了让他保存一点男人的尊严,楚江最终……狠狠地点了点头,一副跟冷安有着同感的样子。

    “好了,老婆,审核完毕,他真的已经跟月寒同房过了,喜宴马上开始,而后再将他们送进洞房!”冷安一看见楚江点头,马上冲着旁边的假山喊道。

    “啊!”楚江望着何婕笑意盈盈从假山后面走了出来,顿时天昏地转,原来……原来,刚才的问话是一场审核,自己心一软就被套了进去。

    姜啊。

    姜啊,还是老的辣!

    “何阿姨,丈母娘……真的不是这样的,我只是……”楚江看见何婕走了过来,忙不迭为自己申辩起来,上就是上,没上就是没上,一个是肯定句,一个是否定句,意思有着天壤之别。

    别的或许可以乱套,这个怎么可以乱套呢!

    何婕却无视掉了楚江,一直走到冷安身边,脸色似乎冷冷的,娇斥道:“当年是你骗我来你的后花园的,对,就是那个假山……”

    原来冷安刚才的话跟当年有点出入,何婕似乎不高兴了,于是马上翻起了老账。

    “什么骗不骗,我只是约了你而已,你别说的那么难听好吗?”冷安看见她老婆过来了,刚才凌然的老丈人气势瞬间不见了,刚才智慧的光芒也瞬间被浇灭了,讪笑道,“再说,我只是约你见个面,聊聊天,赏赏月而已啊,谁知道……”

    “聊聊天,赏赏月而已,那……后来你怎么就吻上来了呢!”何婕看见冷安不太认账的样子,声音又提高了八度。

    “这……都是月光惹的祸!真的要怪只能怪月光。”也许因为有外人在,冷安想维护一下男人的尊严,继续顶了一句,“再说情之所至,吻一吻就吻一吻,应该没什么吧,谁知道你……被动三秒钟后,就把我给办了!”

    “你……”何婕气的瞪大眼睛,也许这二十多年来,冷安第一次跟她顶嘴,“你如果没有感觉,单纯靠我自己,我能把你办了吗?”

    “……”冷安登时语塞。

    一个男人,在女人的主动下,怎么可能没有感觉呢。

    如果按照何婕的理由,女人诱惑一下男人,而后上了男人,一切的责任依然在男人身上?

    或许正是如此,经常有男人因为某某强罪进去的,几乎没有听过女人因为某某强醉进去的。

    冷安语塞之后,顿时把楚江拉到了身边,忙不迭道:“小江,你……给我评评理,二十多年前的那个晚上,到底谁对谁错?”

    “我草!”也许因为咱江哥来不及闪开,也许刚才听得兴致盎然的,只是他万万城门失火,马上殃及池鱼。

    这怎么评理啊!

    如果自己是冷月寒男朋友的话,一边是自己的丈母娘,一边是自己的老丈人,得罪哪边都得死吧。

    此刻自己虽然不算是冷月寒的男朋友,但是毕竟是来做客的,这两天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他自然哪边都不想得罪啊。

    “那个啥,我去找找月寒……”楚江愣了愣之后,准备闪人。

    “小江,你别走,你给我丈母娘我评评理。”何婕眼疾手快,马上一个闪身,抓到了楚江的手,气势昂然道,“你说说,我容易吗,二十多年前,他约了我两三回,每回约我不是动手动脚,就是动嘴,可是关键的时候就刹车了。我那时候正好大好年华,用句文艺点的词话,正是燃烧的岁月,火都点燃了,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就刹车呢,刹他的妹啊!于是就在他第三次约我的时候,我就在三秒钟被动后,把他……给办了,难道是我的错吗?”

    “……”楚江真的不知道怎么解释啊,他的心里只是不停的呐喊着,叔叔阿姨,你们怎么可以这样,这个事儿可是你们的隐私,你们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告诉我呢。

    告诉了就告诉了,你们怎么可以逼我评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