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 第六百四十六章 大战一触即发

第六百四十六章 大战一触即发

 热门推荐:
    “老东西,你触碰到我的底线了。”楚江忽然翻脸,眼神渐渐变得阴冷,“你可以怀疑我没有本事,但是你不能侮辱我兄弟的人格。我的这四个兄弟都是海市堂堂的顶级少爷,撇开他们家族的财富不说,他们手下个个也掌管着数百人,甚至上千人的公司。而你呢,不过是在帮赌神看家护院而已!”

    楚江做人做事都是有底线的,他尊重长辈,但是不会愚昧地去尊重任何比他年长的长辈。因为他知道这年头,有不少老了就变坏的老东西,老混蛋。这类人,楚江根本没有兴趣打交道,更不会秉承尊老爱幼的原则。

    就如楚江所言,怀疑他没有本领就怀疑他没有本领,他也不想证明什么,因为他根本不想在郑英面前证明什么。

    但是郑英说着说着,竟然侮辱到了海市四少的人格,楚江顿时怒不可遏了。

    海市四少虽然称呼楚江为老大,但是在楚江的心中,海市四少就是咱江哥的朋友,咱江哥的兄弟。

    郑英出言不逊后,楚江的态度从起初的谦恭顿时强硬起来,脸色也略微不善。

    海市四少几个心中暖暖的,叶倾城和彭雨琴也很欣赏楚江的态度,该强硬的时候就该强硬。

    前半句楚江说什么,郑英似乎没有听见,他只听到了看家护院四个字。

    看家护院?

    郑英的确只是为赌神看家护院,只是高级一点而已,但是事实是一回事,被说出来是另外一回事。

    郑英被楚江一说,脸色也顿时冷了下来。

    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小白,我要是把他打残了或打死了,你赌神爷爷不会怪我吧?”楚江回头看了一眼刘白,轻声道。

    “我爷爷和我一样,欣赏高手。”刘白的表情虽然有点尴尬,但是还是肯定地说出来想法。

    欣赏高手是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楚江能打败郑英的话,更加证明楚江是一个真正的高手,赌神怎么会怪一个高手呢?

    刘白的回答是有点含蓄,但是也代表了他和他赌神爷爷的态度。

    但是说完之后,刘白又走近楚江,低声道:“师傅,个人建议呢,不要和他打。”

    “嗯?”楚江漫不经心皱了皱眉。

    “因为他也是一个高手,除了您之外,我见过的真正的高手,我担心两虎相争,必有一伤。”

    “小白担心我不是他的对手?还是担心我打伤他后,你爷爷会责备你?”楚江笑骂。

    “我只是担心师傅受伤,他只是我家的保镖,而您是我的师傅,为了他受伤是不是有点不值得呢!”刘白目光暖暖道。

    也对,一个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加师傅,一个只是爷爷的贴身保镖,保镖伤了,对刘白来说没什么,但是楚江伤了,刘白会心疼。

    因为他刚才也说了,在他的心中,郑英也是一个恐怖的高手。

    刘白跟楚江说完,也不等楚江回答,转头道:“郑叔,你如果没有事的话,可以先走了,我拜谁为师傅是我的私事,希望你不要管得太宽。”

    “小少爷,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你爷爷以国士待我,我不会辜负他的期望的。”郑英杵在那里,不为所动,目光渐渐恢复平静道。

    “什么期望?”刘白有些不悦了。

    “禁止任何心存不轨的人接近你,利用你。”郑英一字一顿道。

    “老东西,你又一次成功触碰到了我的底线,刚才侮辱了我的兄弟的人格,现在又侮辱了我的人格。”楚江眼神更加阴寒了,“今天你必须为你的话付出代价。”

    刘白此回也听明白了,此事劝不了了,于是转头压低声音对楚江道:“师傅,揍死他,我早就看他不爽了!”

    楚江一把推开刘白,笑骂:“滚犊子!”

    “我不打无名之辈,报上名来。”楚江缓缓道,既然能做赌神的贴身保镖,应该不是无名之辈。

    “郑英。”郑英缓缓道。

    “我听说道门第一高手陈白的有一个师弟叫郑英,应该就是你吧。”楚江微微一怔,想起了道门的陈白。

    “哦,你倒挺有见识的。”郑英也是微微震撼,因为他来澳市已经十年了,差不多隐名埋姓十年了,而眼前这个年轻人一出口就道出了他的身份,见识不可谓不广啊。

    十年前,他因为错手杀了一个很有身份的人,于是不得不外逃,而澳市赌神正在招募保镖,于是经过一番周折后,就成了赌神的保镖,再后来慢慢得到了赌神的信任,成了赌神的贴身保镖。

    名誉上是贴身保镖,但是同时也得到了赌神的庇护。

    “道门第一高手?”刘白听后更加兴奋了,因为他一直不知道郑英的真正身份。

    道门就有点像小说中所表述的武侠世界一样,仗剑江湖,快意恩仇,刘白一直很神往。

    “是道门第一高手的师弟,但是也曾经是一个缔造传奇的人物。非要说这是一种什么境界的话,我只能说你爷爷挺有眼光的。请他看家护院?”

    人家是贴身保镖好不好,在楚江口中又成了看家护院。

    看你的头啊!

    是的,看家护院对郑英而言,绝对是一个具有侮辱的词汇。

    刹那间,郑英的眸子里蒙上一层死灰般的寒光,脸色也锋利至极,沉说道:“年轻人,你不怕闪了舌头?”

    “我无名之辈而言,有什么好怕的,你成名已久,就怕你输不起。”楚江耸耸肩道。

    “哦,你就那么有自信?”郑英蹙眉道。

    “我向来如此,自信得一塌糊涂。”楚江淡淡一笑,说道。

    “年轻人自信是好事,但是我见过的年轻人当中大部分都是自负,并且后来都为自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甚至包括生命。本事不是靠吹出来的,要靠实践行动。”郑英也脸色平淡道。

    “别玩激将法了,要不试试?”楚江耐人寻味地道。

    “试试?在我的概念中没有试试,只有输赢。”郑英冷漠道。

    “试试肯定能分出输赢,并且我相信不用花太多的时间。”楚江理所当然道。

    “好吧,要不,我们换一个地方?”郑英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他听八大金刚说刘白叫一个年轻人为师傅,心头甚是不爽快,他来这儿,唯一的目的就是为了教训这个所谓的师傅。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