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 第四百五十七章 太作了吧

第四百五十七章 太作了吧

 热门推荐:
    韦兰骂骂咧咧之后,才想起,自己还当众宣布过要追这个家伙呢。

    该怎么追呢?

    其实韦兰一点经验都没有,但是她觉得今晚应该是一个机会。

    他,他不是说过,希望我的率真吗?

    那我不如直接……去表白!

    韦兰也是一个敢爱敢恨的人,敢作敢当之人,于是说干就干。

    韦兰也不敲门,直接走进了楚江的房间,楚江正在穿衣服。

    “你……你怎么不敲门?”

    “这是我的家,我为什么要敲门。”

    韦兰霸气地道。

    楚江听后也是无语了。

    “刚才真不是故意的,疼不疼,要不然,我再帮你揉揉。”

    “揉揉?”

    韦兰略微想象一下后,才明白过来,于是翻了一个白眼,去,这个色胚,只要自己主动表白,事情肯定成吧。

    “女汉子,你想说什么呢?”楚江看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问道。

    “老子……我今晚想跟你一起……”

    “一起?”

    “一起睡觉!”

    “……”

    当面对韦兰的直率表白后,楚江也是懵了。

    女汉子不愧是女汉子,不但率真的可爱,而且还直接的可爱!

    “好……啊!”楚江心中一乐,可是他又想到了她特殊的血脉,于是忙改口道,“不过我喜欢结果的同时,更喜欢过程。”

    “更喜欢过程?”韦兰蹙了蹙眉,一时难以理解他的意思。

    “也就是说,我们最好先相处一段时间,充分了解彼此后,再找一个契机,将激情升华。你不觉得这样比较浪漫吗?”楚江一脸抒情地解释道。

    “嗯。”被楚江这么一说,韦兰倒是觉得挺有道理的,于是点了头头,“好吧,这次你回海市,我就跟你回海市。”

    “正合我意!”楚江哈哈一笑,爽快答应了,那以后挤胸的机会就多了,不,准确的说是挤灵气。

    什么挤胸不挤胸,可别把咱江哥想得那么猥琐。

    第二楚江就跟着韦兰继续逛街,傍晚的时候,钱家兄妹来了,他们要陪楚江他们一起参加欣然集团二十周年庆。

    “楚兄弟,还是先戴一个高清晰的微型频头吧,等会一定要录下你打温金安的脸时,他的表情。”钱能一边说一边在楚江的衣领处安装起了视频头。

    楚江也不反对,钱能这家伙这就爱好,就成全他吧。

    “你真的要去打温金安的脸?”韦兰瞪大眼睛问道,“上次他和他叔叔都被你打脸,然后你说了一句霸道的话,唬住了他们。这次你可是代表倾城公司来的,只要你的身份一曝光,还如何唬住他们啊!”

    “唬不住,那就靠实力啊,反正他们乖乖的就放过他们,不然就开启打脸模式。”楚江不以为然道。

    “去!”

    听得韦兰心头仿佛有千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霸气,我支持你!”钱秋意却满脸崇拜道,过后又朝她哥哥笑了笑,也许他们兄妹也在打赌什么一样。

    说说笑笑之间,楚江四人来到了欣然集团举行二十周年庆的处所。

    这是一个顶尖的会所,停车场到处挺满了豪车。

    也许周年庆即将开始了,会所门口除了两排穿着旗袍的迎宾小姐,已经不见欣然集团的接待人员了。

    楚江大大咧咧走到门口,突然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楚兄弟。”钱能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周年庆即将开始,津市的名流应该基本上都到了,接待人员先撤了,也是正常的。

    “不行,既然我来了,温金安怎么不亲自出来迎接呢?”楚江咧嘴道,不,而是嚷嚷起来,“温金安,你给我出来!”

    听得韦兰他们三个面面相觑,这……也太作了吧。

    来了就来了,竟然要温金安亲自来迎接。

    是不是上次在津市装逼装习惯了,不装一装难受呢?

    不过,他们面面相觑归面面相觑,并没有出言阻止,看看这家伙到底能搞出什么名堂来。

    会所的大堂经理瞥见楚江一身地摊货,走了过来淡淡道:“你是哪位?”

    “你给我进去把温金安叫出来,就说上次打他脸的人又来了,快快滚出去迎接我!”楚江冷哼一声道,一脸的牛逼。

    什么情况?

    打过温少的脸的人又来了?

    那……得是多么霸气的人啊!

    大堂经理再一次打量了几眼楚江,虽然身穿地摊货,但是气质似乎与众不同,于是迟疑了一下,最终不敢再说什么,就进去了。

    此刻会所的大厅里面,已经坐满二三百人,除了欣然集团的高层,其他的都是津市的名流。

    温金安作为欣然集团的董事长正在忙着应酬,他父亲温家的家主温霸和他叔叔温然也在与一些名流低声交谈着。

    眼看吉时就要到了,温金安正准备上主席台讲话。

    这个时候,大堂经理走了进来,走到温金安的身边。

    “经理,什么事儿吗?”温金安看见大堂进来,有点点不高兴问道。

    “外面来了一群人,其中一个说让你亲自去迎接。”大堂经理恭敬道。

    “是什么人啊,为什么要我亲自去迎接?”温金安更加不高兴了,该来的津市名流都到了,其他一般的小鱼小虾让副总或公关部的人员去接待就好了。

    “他说是……”

    “说!”

    “他说是……打……过你脸的人!”

    大堂经理支支吾吾道,说完后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什么?”

    此刻不但包括温金安也包括其他能听到此言的人都惊讶地叫了出来,这……分明就是来找茬了吗?

    温家在津市可是赫赫有名的三大家族之一,可谓权势滔天。

    作为温家的独生子,欣然集团的董事长,在津市自然有着很高的地位。

    可是外面的那个人竟然说,打过温金安的脸。

    可以肯定外面那个人的脑袋不是被门夹了,就是被驴踢了。

    找茬可以,但是也要懂得选择地方啊!

    温金安皱了皱眉,谁打过自己的脸呢?

    略一思考之后,他马上想起了韦兰爷爷生日晚宴上,被楚江打脸的情景。

    这或许噬他一生中第一次被人家如此打脸,印象岂能不深刻呢。

    “骂了隔壁,看来是那个小司机又来了!”温金安一想到楚江,咬牙切齿起来。

    上次他和他叔叔温然被楚江打脸后,暂时虽然被楚江唬住了,但是后来他花了不少人力物力,终于打听出了楚江的身份。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