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 第二百九十七章 半果美女抱花瓶

第二百九十七章 半果美女抱花瓶

 热门推荐:
    “郭剑明的点评让我联想到了众所周知的《红楼梦》中的主题思想——以荣国府的日常生活为中心,以宝玉、黛玉、宝钗的爱情婚姻悲剧及大观园中点滴琐事为主线,以金陵贵族名门贾、王、薛、史四大家族由鼎盛走向衰亡的历史为暗线,展现了穷途末路的封建社会终将走向灭亡的必然趋势。”楚江徐徐说道。

    “这个主题思想大家都知道,你何必再说呢?”郭剑明不以为意地说,满脸不屑之情。

    “可是我一直在思考,当时的曹雪芹怎么能预见到封建社会的没落呢?”面对郭剑明不满的口气,楚江淡淡一笑继续说,“我个人认为当时的曹雪芹应该只是想塑造一大批流传千古的美女罢了。”

    也许楚江谈到了美女,周围的人群都竖起了耳朵,不知不觉靠拢了过来。

    “鲜艳妩媚”薛宝钗,风流袅娜的林黛玉,擅风情,秉月貌的可卿,比画儿上还好的薛宝琴,心眼里爱还爱不过来的王熙凤……”楚江继续说,“小说嘛,最永恒的东西绝对是人物形象,所谓的情景和环境都是为人物服务的,而所谓的很多中心思想都是后人加的。”

    郭剑明也是一个聪明之人,楚江说一他就知道三了,冷笑一下,咄咄逼人地说:“你是说我给这幅画强加了女人不是花瓶的含义?”

    “你要这么理解也可以。评画嘛,总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楚江淡淡说,“我只是觉得这幅美女抱花瓶的画的作者应该没有想那么多。”

    “那作者画这幅画有什么目的呢?”郭剑明毫不相让地问道,其实楚江的那句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已经在给郭剑明下台阶了,可是郭剑明不想下台阶,他始终认为自己点评的就是正确的。

    “有时候我们做事是不需要什么目的的,如果硬说要有的话,这幅画的作者应该只是想给人们一个暗示,一种想象。在暗示和想象中给人一种愉悦或说美的感受!”楚江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这是一种从最感性的角度得出的看法。

    正在郭剑明正想反驳的时候,一个头发有点蓬乱的三十岁左右的青年快步走向楚江,他身穿牛仔裤,膝盖已经破了一个洞的牛仔裤,也许是自己剪的,也许是追美女的时候不小心磕破的。

    “这位先生,说出了我最最真实的想法!”牛仔男激动地握着楚江的手,似乎他乡遇故知一般,一双戴着眼镜的双眼闪亮闪亮的。

    很明显,这个牛仔男就是这幅半果美女抱着花瓶的油画的作者。

    透过眼镜,彭雨琴蓦地发现,其实这个牛仔男拥着着和楚江同样猥琐的双眼。

    连画作的作者都与楚江来一个热情的握手和拥抱了,郭剑明还能说什么呢,周围的同学该把崇拜的眼光投向谁呢?

    该不会是他请的托儿吧?郭剑明最后只能以这样的借口暂时平衡一下自己的心理。

    楚江和牛仔男简单的交流后就带着彭雨琴转到别的展厅了,只是上来欣赏油画而已,点评什么呢,美,有时候是不需要说出来的。

    这个展厅里面的话比较青涩,不是说画功青涩,而是画里面的内容充满青涩的味道。譬如黑瓦白墙下一个扎着两条辫子的稚气少女蹦蹦跳跳的上学去;譬如在一个古老的巷口,一个穿着的确良衬衫的男孩骑着一辆凤凰单车在眺望着什么;譬如一个女孩的眼神,就一个眼神,没有任何背景。

    这个展厅似乎很冷淡,毕竟外面几个展厅充满了半果、全果的美女。话说有美女不欣赏,天打雷劈。是的,大部分人上来这儿欣赏的不是画本身,而是画里的美女。

    而这个展厅呢,没有肉体的诱~惑,没有鲜明的色彩,只是古朴的味道和怀旧的身影。

    观众留言薄放在展厅的一角,留言薄的旁边张贴着几个大字“那是什么眼神?八点之前答对的,有赠品。”

    八点不是快到了吗?又是赠品,红酒大会送红酒还好,晚上可以回去喝;画展送画就没意思了,咱江哥又没有这个嗜好。

    好奇的楚江走了过去,留言薄上倒是写了二三十行,然后签上了自己的大名,还附上了电话号码。不小心言中眼神的含义,得一分纪念品也不错。

    惊喜的眼神,盼望的眼神,爱的眼神……留言薄上各种说法都有,一百个读者眼中就有一百个林黛玉,一个眼神的确可以阐释出很多很多不同的含义,但是作者到底想表达什么含义呢?当然只有作者自己知道。

    这个眼神怎么那么熟悉呢,对,很像彭雨琴的眼神!

    彭雨琴看到这幅画中的眼神的时候完全怔住了,傻傻地站在那里,深深地沉淀在自己的回忆,这就是艺术品的魅力——共鸣的作用。

    楚江也没有去打扰彭雨琴,只是轻轻地走到留言薄的前面,想伸出手时,倏地有一只手比他更快地拿起来笔。

    楚江抬头一看,郭剑明这帮人怎么总想跟屁虫一样呢,楚江甚至有点佩服郭剑明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勇气了,真是一个比阿q还厉害的人物。

    “楚江,我先来吧。”郭剑明笑笑说,然后自以为极有风度在留言薄上写上了“爱慕的眼神”,然后郑重地签上大名,附上手机号码。

    白言浪也不甘落后,也写上了“放电的眼神”,张倩竟然也来写了,她写上了“流连忘返的眼神”。

    楚江只是淡淡一笑,等他们都写完了,才懒洋洋地走了上去,轻描淡写地写上了几个字,没有签名,更没有写上手机号码。

    郭剑明和白言浪有意无意地瞥了一眼,然后脸上浮起了嘲弄的笑意。

    随便乱写一通,怎么会是这种眼神呢?难怪连名字都不敢签上去。

    当郭剑明又想出言讽刺的时候,从大厅外走进了一位穿着白色衬衫身材高挑的女子,宽大款式的白色衬衫有点男友风范,但是穿在她的身上显得有几分休闲,一分街头。内穿黑色小背心,胸前大方地解开若干纽扣,下摆自由散落,搭配小腿修身牛仔裤,极有文艺气息。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