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 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 袭击最高峰

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 袭击最高峰

 热门推荐:
    “苗倩呢,怎么没有一起来?”楚江看见冷月寒抓狂的样子,及时转移了一个话题,的确,总是说一个仿佛初经人事的女人,说人家是沙场老将,好像不太合适。

    “她……已经是我们噬月教的叛徒了,教主已经下令,见到她,杀无赦!”冷月寒淡淡道。

    “哦——”楚江眯了眯眼睛,仿佛一切都在楚江的意料之中。

    当时。

    卜狼与楚江对战,在失利的时候,卜狼无情的掌已经拍在苗倩的背上,一股阴柔的大力,使她身不由己,箭一样的身体硬朝楚江的刀忙迎去。

    卜狼这一掌把她推到了楚江翻云刀最尖锐的攻击点,使她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也让她的心,无情的剜碎了。

    卜狼就是这样一个人,把噬月教的每个人看成了一颗棋子,能利用的时候就利用,该丢弃的时候就丢弃,更何况那个时刻在丢弃苗倩的时刻,还能救上他自己的性命。

    而楚江呢,非但没有伤了苗倩,反而抱住苗倩帮她化解了卜狼附在她身上的掌力,不然的话,单纯卜狼的掌力,就能令苗倩吐血身亡。

    一个是自己的主人,却暗算自己;一个是自己的敌人,非但没有伤害自己,反而救了自己。

    突然之间,她的心头浮现起了一种无比的安全感,暖暖的,令她再也不想离开,于是顺手她抱住了楚江的腰。

    楚江或许很理解她的这种被人舍弃的感受,在这个时刻也没有将她推开,而是大生怜花惜玉之心,左手搂过了苗青,朝卜狼追去,苗青闭上眼睛,让耳边的风声呼啸而过。

    瞬间,她明白了一种叫醉的感觉,醉,有时候并不是因为喝酒,而是心醉了。

    她,但愿长醉不愿醒!

    ……

    后来他们约定,只要楚江想攻打噬月教,她第一个站出来做向导,并且全力以赴帮助楚江铲除噬月教。

    此刻楚江只是随口一问,目的是想借冷月寒了解一下苗倩的处境,毫无心机的冷月寒马上将噬月教的教主令脱口而出。

    “你们……不是闺蜜吗?”楚江故意问道。

    “闺蜜又如何,她背叛的噬月教,就是我的敌人。”冷月寒沉吟一下,冷冷道。

    “你知道她为什么要背叛噬月教吗?”楚江继续问道。

    “背叛就是背叛,一千个理由都是借口!”冷月寒目光渐渐冷却。

    瞬间,楚江仿佛发现了一个不一样的冷月寒,平时她是如此具有江南韵味,如此古典,如此温柔且善解人意,可是一涉及到噬月教的话题的时候,她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变得如此固执,如此不通情达理。

    “难道……你中了种魔大法?”楚江喃喃道。其实在上一次的时候,楚江就有所怀疑,只是这次更加确定了。

    “什么?”冷月寒微微惊诧道。

    “没什么,我是说今晚月色不错,桃花也开得正盛,要不我们重温一下。”楚江马上换上了一副笑脸,中没中种魔大法,楚江又没有证据,再怎么说冷月寒都不会信的,还不如不说,还不如说点别的话题,顺便……先占点便宜!

    楚江这货就是这样,见了女人,尤其是老相识,就管不住自己的手,楚江一边说一边出其不意朝冷月寒的鼓鼓的前胸袭去。

    冷月寒脸色变了变,她根本没有想到楚江会突然动手,而且还袭击了一下她的最高峰。

    “混蛋!”冷月寒大怒,反手一挥,毫不犹豫直接朝着楚江的脸扇来。

    早有准备的楚江身形倏然后退一步,躲过她这一巴掌,一脸委屈道:“我说,我们交杯酒也喝了,洞房也进了,不就是几天没见了,想你了,想重温一下还不行吗?”

    “楚江,我要宰了你!”看他还是一脸回味的猥琐表情,冷月寒暴怒,上次在荷藕镇,首先,她为了完成任务必须献身,其次呢,她仿佛也入戏太深了。

    可是现在是现在,她本来就是以武林第一美人出现此地的,那容楚江随随便便摸摸按按呢。

    对于女人来说,前面可是说是最宝贵的地方之一,在正正经经的情况下,她还未被人摸过,可这混蛋竟然动手就抓,而且还这么用力!

    她柳眉倒竖,秀发飘扬,毫不犹豫起身向前,直接扑来。

    早有准备的楚江可不会让她得手。

    身形一晃,朝着旁边错了半个身位。

    等到冷月寒扑到近前的时候,突然杀了个回马枪。

    一只手飞快从她的腋下穿过,一下就揽在了她的身前。

    再次不偏不倚正好捏在她的胸口。

    与此同时另一只手也快速出击,从她雪白脖子旁边穿过,手指微弯,一下就捂住了她的喉咙。

    两手抓,两手都挺硬。

    冷月寒就觉得胸口一疼,刚想惨叫,脖子却直接被捂着,硬生生把刚要叫出口的声音又给压了下去:“哥哥我吃软不吃硬,再跟我野蛮一下试试,信不信我直接拧断你的脖子?好吧,即使你今天是以武林第一美人的身份来的,你自己说过的,谁杀了中原三点红,你就陪谁睡一个晚上。今晚,也你必须属于我。”

    楚江靠在她的身后,以这样暧昧的姿势紧紧贴在一起。

    脑袋埋在她雪白修长的脖子中,深深嗅一口,一股特别清香灌了个满心满肺。

    “楚江,你,你这个混蛋,我要……”冷月寒使劲儿全身力气想要挣脱,楚江的手却像是铁钳一般将她牢牢控制,根本挣脱不了。她好容易咬着牙从嘴里挤出几句话,可还没等她说完,楚江手上用力,又把她后面的话给掐了回去。

    “对,这才乖吗,反正你要,我也上,你不要,我也要上,还不如乖乖的……”楚江笑呵呵开口道,“不过,前奏还未完成,你马上就想要的话,是不是太直接了呢?”

    一边说,楚江按在她身前的手稍微活动了一下下。

    冷月寒的身体一酥,差点站立不稳,或者说此刻她的身体完完全全是挂在楚江的身上。

    “才几天没见,你好像更加丰满了……看来我上次酣战到半夜,还是挺有功劳的。”楚江觉得手感挺不错,微微惊诧之余,夸起冷月寒来,不,应该说是,自我夸奖起来。

    “楚江……你竟然是这种人!”冷月寒愤愤道。

    “你觉得我是哪种人?”楚江咧嘴笑了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