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 第一千五百六十一章 娴熟你的妹啊

第一千五百六十一章 娴熟你的妹啊

 热门推荐:
    “我跟你说,她……早就是我的人了,你即使……也是拾我的旧鞋子!”游龙生没有再一次进攻,反而愤愤道。

    “哦?”楚江哈哈一笑,他突然对游龙生有点可怜起来了,一个男人追一个女人时,最最无奈的时候,最最可笑的时候才会说出如此的话。这句话看起来是往脸上贴金,但是却是不少男人的劣根性,聊以泄愤,聊以自嘲而已,“不过……有时候旧鞋子穿起来挺舒服的,甚至比新鞋子舒服!”

    虽然杀了中原三点红,虽然武林第一美人有过承诺,谁杀了中原三点红,她就陪谁睡一个晚上,可是……咱江哥是随便的人吗,岂能随便跟一个女人睡觉。

    只是偶尔随便起来……不是人!

    “你……等着,终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的!”游龙生最后像一个混混一样放出一句狠话,然后飞身进入桃花林,拾剑去了。

    游龙生走了,天地间仿佛恢复了静寂,桃花依然带着幽韵。

    楚江静静伫立了一小会,瞥了一眼被剑划破的衣衫,而后摇头笑了笑,继续朝前方走去。他知道,不远处的屋子里面的武林第一美人已经在等他了,而且必定准备好了钓钩,但是他没有丝毫畏惧,反而觉得挺有趣的。

    幽静的小屋门是关着的,门的旁边却有一个窗,幽幽的灯光从窗中洒出来,一袅娜的身影映在窗纸上,单纯从身影上看,就知道里面肯定坐着一个人间绝色。

    楚江走到门口,门吱呀一声开了,楚江眼中一亮。

    眼前这个女人穿着一身轻纱,在月色下,在桃花的映衬中,简直就是一抹美丽的影子,从远古的时代缓缓走来的古典女子。并且这个美女的气质与众不同,全身上下散发着书卷气息的同时,似乎还发散出了缕缕江南水乡的韵味。

    其实用鲜花比喻美女的都是蠢蛋,因为世上哪有鲜花能及美女动人呢?

    她全身上下都流动着令人销魂的气息,最销魂的还是她的眼睛,没有男人能抗拒如此魅力的眼睛——这是一双令人犯罪的眼睛。

    她的态度却是那么亲切,那么大方,绝没有似乎要令人犯罪的意思,看来又仿佛是世上最温柔、最纯洁的女孩。

    楚江微微闭上眼睛,仿佛思考着什么。

    “楚爷为什么闭上眼睛,难道我长得不美丽吗?”武林第一美女眼波流动,柔声道。

    “不,我只是在回味我们在荷藕镇酣战的场面!”楚江睁开眼睛,笑了笑。

    武林第一美女的脸似乎红了红,幽幽叹道:“楚江,无论如何,你今天必须死。你虽然破了我的种魔大法,可是……却破不了他们布下的天罗地网。”

    没错,这个武林第一美女其实就是噬月教的女长老冷月寒——至于武林中人知不知道她这个身份,就不得而知了,反正她平时的身份是拍卖行的女经理。

    噬月教教主卜狼为了完成英豪会令主的命令,为了配合江南豪门联盟,派出派出了两大女长老。其中冷月寒在拍卖会中有意无意接近楚江,先是偶遇楚江带着楚江到了她的办公室,而后产生了共鸣,最后邀请楚江去她的荷藕镇。

    在去荷藕镇的途中,楚江碰到了争夺金丝甲的事件,其中苗倩虽然被楚江占了不少便宜,他自己呢,也无意中中了苗倩的爱蛊。

    在苗倩的眼中,楚江完完全全进入了死局——如果不与一个爱之人酣战一场,爱蛊就会发作而死;如果爱上冷月寒,并与冷月寒酣战一场,那就中了冷月寒的种魔大法。

    中了种魔大法之后,冷月寒就能控制楚江的思维,那么噬月教就多了一员干将。

    可是看似死局的中的楚江,先是跟冷月寒一起洗澡,而后在相互挑逗中出击了,冷月寒与楚江种种接触后,仿佛真心已动,不想在酣战的时候施展种魔大法,可是……她的思维似乎不受她的控制,最后还是施展了,只是……酣战之后,她数次暗暗念咒语,催动魔法,楚江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最后,他们酣战若干场,刚开始冷月寒不死心想继续酣战,而后楚江主动出击酣战,总之……一直把冷月寒折腾剩下了半条命,楚江最终才放过她。

    第二天楚江留下了一张纸条:冷大长老,车留给你了,我独自去转转,看看风景,然后就搭车回去,不是不想多跟你酣战几场,而是真的有急事。

    另外,我感觉你昨晚的动作挺娴熟的,应该是一个有经验的老将了,你觉的呢?

    冷月寒一看,在震撼不已的同时,完全抓狂。她抓狂的不是楚江识破了她的身份,而是……自己何时成了床上的老将,老你的妹啊!昨晚可是姐的第一次!

    可是……在楚江的提醒下,她翻了翻床,的确……没有发现染红过的被单。

    她先是惊诧不已,而后又为自己找到了一个理由,练武的女人,有时候动作剧烈了一点,那个不用解锁也自动破了,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那天之后,冷月寒就被召回噬月教总坛,而后……又接到了今晚这个任务。

    “冷月寒同学,那天晚上你的动作真的很娴熟,经常喧宾夺主,并且还完成了……几个高难度的动作。”楚江却根本不听冷月寒在说什么,在陶醉那天晚上的同时,咧嘴笑道。

    “娴熟你的妹啊!”冷月寒顿时失去了往日的娴静,这个混蛋,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不是他提醒的话,她已经有点忘了这混蛋纸条上的留言了。

    “看你生气的样子,难道那个晚上是你的第一次?”楚江摸了摸头,煞有其事问道。

    “当然!”冷月寒咬了咬唇,狠狠道。

    她为了完成任务连第一次都贡献出去了,而这个可恶的家伙竟然嘲讽她是床上的老将,只要是女人,都会感到委屈。

    “哦——”楚江意味深长一笑,“如果真是第一次的话,那么……你完完全全证实了某一句话:女人在床上都是无师自通的。”

    “自通你的头啊!”冷月寒翻了一个白眼,这个混蛋的狗嘴永远吐不出象牙,说来说去,还是说她的动作娴熟,很有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