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英雄联盟:冠军之箭 > 【206】月亮下

【206】月亮下

 热门推荐:
    看着这个混蛋把舌头伸出来的小妮子下意识地就想叫,好在很快反应过来,脑袋动不了,就立即紧紧抿住嘴巴,睁大眼睛,瞪着林轩,在看到这个混蛋目光往下瞄的同时,就觉嘴唇被一个濡湿柔软的东西给触碰了一下。

    她还在用手揪着这个混蛋的耳朵,哪怕他不要脸地伸出舌头来,也只能轻微地触碰到她而已,然而却像是有酥麻的细微电流遍布全身,浑身毛孔都炸立开来了般。

    眼睛几乎瞪圆的她目光下移,就看到这个混蛋舔了一下后,又舔了一下……

    可恶到她恨不得张嘴给他咬断掉!

    然而试图要张嘴的时候,才发现身子紧绷,似乎就这样僵硬住了,明明意识还在,脑袋像是有些懵懵的,空白的,完全做不出任何的反应,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这个混蛋伸着舌头,舔了一下,一下,又一下……

    连揪着他耳朵的手臂都已经感觉不到什么力气了。

    这具僵硬空白,已经不属于她意识控制的身躯,像是已经释放完了她所有的防御技能,接下来所能做的唯一的反抗,似乎就是紧紧抿住嘴巴。

    这简直就是面对侵略者的绥靖纵容政策,任其为所欲为嘛!!

    她心中气恼着自己的不争气,林轩却已经察觉到自己被揪住的耳朵没那么疼了,就连她一直努力往后躲的小脑袋,似乎都没那么坚决有力了。

    不管是不是小妮子放水,总之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

    他双臂用力收紧,并未再遭遇到刚刚那样坚决的反抗,于是果断捧住近在咫尺的美丽娇颜,再一次朝着那被自己舔过后愈发鲜润诱人的唇瓣吻去。

    温润,濡湿,柔软。

    夏日傍晚,沐浴着夕阳余晖的小树林,静谧而安详的空气里,响起“唔唔……”两声,明显是女孩儿的嗓音,娇娇柔柔的,就是不知为何,听着有些闷,随后很快也就归于寂静。

    “那边!那边!”

    “嘉乐!他在那边!”

    “啊……快跑,快跑!”

    一阵孩童嬉闹的欢快笑声在林外响起,惊破了小树林里静谧而躁动的氛围,被霍然惊醒的小妮子慌乱推开林轩,脸颊潮红,微微张着濡湿红润的樱唇,轻轻喘息着,来不及去瞪那个终于还是得逞的混蛋,就忙后退一步,转头朝林外望去。

    就见四五个孩童互相追逐着朝这边跑来,一边跑着,一边还在互相喊叫着什么,显然是没注意到这边的情况。

    惊魂甫定的小妮子拍了拍胸口,悄悄地松了一口气,随后瞥见那个混蛋在盯着自己,目光贼亮就算了,嘴角挂着一丝晶亮也不知道去擦,她原本就潮红的脸颊不由自主地腾地又红了些,滚烫如火烧般,又羞又恼,恨恨地抬脚踢了他一下,转身就往林外走。

    林轩急忙跟了上去,走了几步,察觉到嘴角凉凉的,于是伸手抹了一把,低头一瞥,见是一丝晶亮水痕,嘴角忍不住翘了翘。

    虽说亲过好几次,但这大概才真能算是她的初吻吧?

    愤愤走出一段距离的姜浅予鬼使神差地回头,结果就看到这一幕,又羞又气,弯腰就捡起一枚小土块,用力丢了过去。

    她羞恼之下,本是随手一丢,就没想过真要砸到他什么哪里,甚至于根本就没瞄准,然而土块丢出去后,就眼睁睁地看着空中划出一道微斜弯弧。

    精准地命中了林轩两腿间……

    林轩刚把目光从手上晶亮水痕上收回来,举步继续往前走,顺便搓了下手指,那仅是一丝水痕揉搓下粘稠柔顺而又滑腻,本该是一种有些恶心的感觉,然而此刻却莫名让人感觉有些香艳。

    当然作为一个有着积极向上人生观、正确文明价值观、社会主义荣辱观的大好青年,这样说或许有些变态与羞耻,可确实是他此刻最真实的感受,甚至于不由自主地回想起方才的情景,有些血脉喷张……

    就在这种情况下,他抬头看向前方的姜浅予。

    她沐浴在夕阳余晖下,白色七分裤包裹着的长腿,纤细柔美的腰肢,粉色T恤被撑起的弧度,修长白皙的雪颈,以及犹有红潮的娇艳脸庞,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诱人。

    她本是清雅脱俗的气质,却在这个时候从骨子里透出来了一股动人的娇媚来,让人想不浮想联翩都难。

    林轩心中暗暗感慨一句,刚刚闪过她明明羞恼不知该怎么面对自己所以逃开,为什么却又停留的疑惑来,就对上了那双澄澈明媚的眸子。

    微微睁大的眸子,目光里透着些许的惊愕。

    还有些刚刚透出来的担忧……

    似乎还想要出声提醒自己什么。

    why?

    他心头刚刚闪过这个疑惑,就瞥见夕阳照耀下,空中掠过的一抹下斜弧度。

    随后指尖滑腻感犹在,正浮想联翩的他,就觉得大腿间一疼。

    不由自主地倒吸一口冷气,蹲了下去。

    亲手酿成惨剧的小妮子“啊”的一声低呼,急忙就小跑到了他面前,一边蹲下去扶着他,一边焦急地连声问:“你你你没事吧?”

    夹紧双腿蹲在那儿的林轩半晌才抬起头来,脸上表情似乎都有些扭曲,却还是吃力地挤出笑容来,“没,没事……嘶,缓一下就好了。”

    他说话的时候,就不由自主又呻吟了一声,眉头紧锁,吓得姜浅予脸都白了,咬着嘴唇,明媚大眼里充满了自责与忧虑,还有些不知所措,想要伸手帮帮他,却又不知该干嘛,只能抓着他的手,又羞又愧,“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疼吗?”

    林轩有些吃力地摇了摇头,努力地保持着强忍剧痛还不忘安慰她的表情,心里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暗暗庆幸还好特么是砸在大腿上,不然小妮子就是亲手毁掉了两个人的终身幸福啊。

    石块砸来的时候他正好在往前迈步,于是差之毫厘地用大腿挡了下来,小妮子又没发现,林轩索性就将错就错地装了下去,免得她再跑掉,装了半天可怜,觉得火候差不多了,这才做出一副强忍着疼痛的样子站起来,姜浅予也顾不得害羞了,忙扶着他往外走。

    小妮子有点路痴,林轩记得老爸跟后妈刚结婚不久,有次晚上一块出去逛街,她贪玩跑丢了,人倒是蛮聪明的,知道找超市给后妈打电话,结果后妈问她在哪的时候,却回答了句“我就在月亮下面的那条街上”,被笑了好几年。

    在颐城的时候周围都熟,哪怕是不熟的地方也有导航,到了这边,地图上最多只标个村庄名称,导航没用,又不熟悉,她差劲的方向感显然就展露无遗,两人刚刚过来的方向,其实就是那几个熊孩子跑过来的方向,但她刚刚不知羞于见人,还是摸不准方向,下意识选择要走的方向就是反的。

    这会儿扶着林轩走的方向自然也是反的。

    反正绕一圈也能回去,且有话要跟她说,林轩也就没提醒,就一块踏着夕阳反向往北而去,心想要不要找个人少的地方再亲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