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血狱江湖 > 第二十九章:地尊说秘密(1)

第二十九章:地尊说秘密(1)

 热门推荐:
    妙雪和秦家兄妹没什么交情,来通知是承诺了曾腾云。

    话带到了,兄妹俩是走是留与他无关了。

    妙雪道:“阿弥陀佛,话带到,我也该走了。”

    现在形势险恶,秦多多又担心秦定方再折回来。秦广敏一人难敌秦定方。秦多多对自己那个变态男人可是从骨子里充满恐惧。

    秦多多忙道:“妙雪大师,看在我二哥的份上,你好人做到底,送我们一程啊。日后我定为寺庙多捐些钱物。”

    秦广敏道:“不……用劳烦妙……妙师傅了……”

    秦多多瞅了他一眼道:“谁说要不用。现在最需要劳烦大师了。大师乐善好施慈悲为怀又和二哥又交情深厚,所以不会不管我们的。”

    妙雪看在林屹份上,就将兄妹二人送出一程。

    然后他们各奔前程。

    至此,除林屹被抓、苏锦儿不落,左朝阳被十五叔暗算。其余人都离开这事非之地了。

    ……

    曾腾云和太史玉郎带着林府的人向勃海方向撤。

    皇上圣旨下了,各地官府也开始搜寻南境的人。路上也都设卡盘查。只要是疑似南境的人就抓起来。

    曾腾云和太史玉郎合计一下,就把众人化整为零以躲避官府缉拿。就这样,他们也得格外小心翼翼。

    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一人失势身边的人也跟着遭殃。

    林屹冒天下之大不韪杀了凤连城,激起众怒。林屹也由一个大义卫国江湖英雄变成了大罪人。百姓们现在对南境的人,也是如对待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

    有几个林府的人在途中被百姓发现异常也被报官捉拿了。

    曾腾云小童子和太史敏儿三人与呼延钰儿同行。

    左朝阳的死对呼延钰儿打击可想而知。

    三人一路细心照顾着呼延钰儿,生怕呼延钰儿出意外。

    呼延钰儿醒来后,哭了一场。然后将眼泪擦干,就再未哭过。她也让三人不必担心,她不会寻短见。

    然后呼延钰儿更是将自己脸严实包裹。如同杜幽恨一样。她也再很少说话,美丽的眼睛也显得一片荒芜,就如当初她被凤连城强暴后精神坠入谷底一样。

    这让曾腾云他们心里也更不好受。

    但是他们也难改变这一切。

    几日后,林府的人在勃海之滨一个滩头汇合。

    清点人数,少了近二十人。

    曾腾云也知道这些人多半儿是凶多吉少了。

    梅梅带人回飘零岛后,就派人在这片区域等着接应林府的人。

    曾腾云和那他们接上头,然后在飘零岛人的帮助下,众人乘几艘船离开。

    在海上行一天多时间,神奇的“飘零岛”也映入众人眼帘。

    所有人都立在船舱外心潮起伏看着越来越近的飘零岛。他们都各自感慨万端。

    他们的家园都被毁了。没想到最后被视为邪恶之岛“飘零岛”成了他们最后的家园了。

    曾腾云心境更是复杂。

    当年他不遗余力和飘零岛作对。更是想方设法想杀梅梅。

    如今,他也成了一名“飘零人”。

    随着船距码头越来越近,曾腾云看到码头上站满了人。

    最前面有梅梅、左菁菁、林霜、慕夷双,还有抱着孙女小福的秦顾梅。还有卫江平夫妇。他们身后,是早些时候上岛的那一百多名南境人。码头两边,则是飘零岛的老幼们。

    梅梅他们用热切的目光眺望着。

    曾腾云看到这一切,再忍不住,这个七尺汉子眼中泪水夺眶而出。

    三兄弟,如今就曾腾云一人归来。

    曾腾云感觉无颜面那些期盼的眼神。

    他蹲在甲板上拍着脑袋痛声道:“林王被抓住生死不明。锦儿失忆不知在何处。左朝阳也死了……我该怎么和他们说!”

    此情此景,太史玉郎和敏儿他们也都黯然落泪。马佩玲更是掩面而泣。林屹现在九死一生,她更是焦急难过。

    但是他却无能为力。

    这次,呼延钰儿却未掉一滴泪。

    她怔怔望着蔚蓝天空。

    大海的天空,更是格外蓝。

    但是她心,一片黑暗。

    随着船靠向码头,梅梅他们看到船上不见林屹,也不见左朝阳,也不见苏锦儿。

    而且立在船头的曾腾云等人,一个个面色悲伤。

    顿时,一种不祥之感如毒蛇一般紧紧箍住他们的心。然后开始噬咬。让他们的心一阵抽搐。

    船靠码头,曾腾云他们陆续走下来。

    左菁菁他们冲到曾腾云面前。

    梅梅道:“杀猪的,林王呢?锦儿呢?”

    左菁菁问道:“腾云,朝阳呢?”

    秦顾梅、慕夷双、卫江平他们也都急不可待地问。

    他们急切的声音在曾腾云太史玉郎他们耳畔回响着。他们真是不知如何面对,如何回答。一个个都黯然垂首。

    最后,曾腾云开口。

    他痛苦地道:“林屹杀了凤连城,被抓住了。锦儿失忆,下落不明。朝阳……朝阳他死了……”

    曾腾云的话如利刀一般脔割着这些期盼的心。

    割了个粉碎。

    都未想到,事情会演变到这样境地。

    尤其左菁菁听到儿子死讯,更是如同遭受致命一击,她当场昏死过去。

    林霜也“哇”地哭起来。

    慕夷双则扑到曾腾云怀中,用手捶着丈夫胸膛哭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你是长,你是他们兄长,你怎么不好好照顾好他们啊……”

    曾腾云抱住妻子道:“我对不起你们。你把我丢在海里喂王八吧……”

    秦顾梅抱着孙女呆滞立在那里。如同被打傻了一般。

    两个儿子,一个死了。另一个杀了凤连城被抓,那也绝对是活不了。儿媳又失忆生死不知。只给他留下个幼小孙女。

    一切美好愿景,现在都变成一场噩梦了。

    秦顾梅也难以承受,他眼前一黑,抱着小福就朝地上栽去。

    旁边的人赶紧将他扶住。

    小福见也“哇哇”哭了起来。

    飘零岛的人得知左岛主死了,同样悲痛不已。有些人想到左朝阳的好,也哭泣起来。顿时码头被一片悲伤氛围笼罩。

    待所有人都离去,梅梅依旧立在码头上。

    梅梅怔怔望着碧波涌动大海。

    她真想看到林屹能乘一叶扁舟而来。

    但是再难看到了。

    梅梅再傻也明白,杀凤连城被抓的后果,只有死路一条。

    梅梅眼睛一闭,两行泪珠如断线珠子从脸颊滚落。

    梅梅自语道:“小林子,你说要给我个交代,你言而无信,无信……”

    这时,罚戒岩新黑衣地尊封孽来到码头。

    他走到梅梅身边道:“娘娘,我听说左岛主死了就赶来了。娘娘先不要悲伤,左朝岛应该没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