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战争天堂 > 1357 绿洲军的藏身处

1357 绿洲军的藏身处

 热门推荐:
    “要下雨了。”

    北欧风格的粗犷宫殿顶端,伫立在方形露台上的少年,凝视着天空中汇聚的乌云,脸上的表情有些凝重。

    他头上裹着灰色的头巾,身上的长袍带着些许中东风情,腰间挂着一柄尖刀,双手不安的攥成拳然后又放开。

    这家伙正是在本局游戏中最顺的那个人,传说中光靠运气就可以轻易取胜的“燃魔”。

    但在他看来,自己的好运可能已经消失了:

    燃魔能感觉得到,空中的“乌云”并不是普通的天气现象。尽管看不到远方的景象,但那些鱼鳞型的云朵,还是透出强烈的不祥气息。

    “难道是……召唤仪式?”

    即使还不知道这东西究竟是什么,燃魔已经开始紧张起来了。毕竟,能在游戏中影响全地图天气状况的东西,肯定不会是什么好搞定的善茬。

    看着空中正在转化为漩涡的乌云,燃魔长出了一口气。

    虽说自己正站在露台上,但这地方被算作为宫殿内部的安全屋,就算外面真的发生了什么事,身处于安全屋中的自己,也不会受到影响。

    燃魔挥动右手,打开领主模式的菜单,正要召唤将军们开作战会议的时候,眼前的景物却突然闪烁了一下。

    “不会吧……”

    曾经遭遇过这种状况的燃魔,诧异的眨了眨眼。

    然后,他视线中的露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一片黑暗。

    燃魔试着抬起右手,却发现自己的双手被束缚具绑住了。他伸手按下椅背上的按钮,手腕上的束缚终于消失。

    “停电了吗。”

    躺在一片漆黑的游戏仓里,燃魔不禁摇了摇头。

    在供电被切断时,游戏仓内部的备用电池会开始供电,让玩家可以打开舱门。但光靠备用电池提供的那点能量,自然是无法支持脑内成像式游戏继续运行的。

    既然会在邀请赛里断电掉线,看来自己的想法没错,一直环绕着自己的“好运光环”的确消失了。

    想到这里,燃魔又叹了口气。不过,他的脑海中突然又浮现出另外的念头:

    或许,刚才的掉线也是一种好运。

    燃魔推开游戏仓的舱门,缓缓站了起来,身体却突然一歪,差点摔倒在地。

    感受到强烈的饥饿感,他伸手扶着光滑的舱门,靠在一片黑暗的卧室中,茫然的环顾四周。

    “这是……过了多久?”

    “咚!”

    一声闷响,阴森的封闭空间被撞击的火花映亮片刻,手电筒的明亮光柱从地下室中扫过,聚焦在靠在墙边的一台红色外壳游戏仓上。

    “找到了。”

    还穿着蓝色快递员服装的安全局特派员,轮廓冷硬的面孔上露出一丝笑意,身上穿戴的kdr-22型外骨骼,驱动着他的身体向前移动过去。

    通过安全局的定位装置,他很快便找到了“血刃”身处的位置。但是,特派员也知道,事情并不会如此轻易的解决。

    “……”

    手电筒的光束从潮湿的地下室中扫过,刚转到右手边,特派员就被金属外壳折射的银光晃了眼。

    咔咔!

    像是很久没有活动的机械关节,发出刺耳的噪音,两台外形简陋的人形机械,朝着特派员猛扑过来,扬声器里发出愤怒的男声:

    “不要妨碍‘绿洲军’!”

    面对发动突袭的机器人,特派员后退一步,回到通往地下室的狭长走廊中,抬起右脚蓄力了两秒,然后猛地踹了出去。

    砰!

    刚冲到门前的那台机器人,被这记大脚踹了个正着,腰间顿时出现一个大洞,破碎的电路和零件残骸向后飞了出去。

    身为安全局的“特殊工作人员”,特派员的外骨骼也是彻底的军用模式,完全没有任何功率限制,他伸手抓住从机器人手中落下的一根铁棍,用力向前挥下,击碎了另外一台机器人的头颅。

    “结束了。”

    特派员哼了一声,再度回到面积不大的地下室中,来到那台游戏仓前,警觉的打量着游戏仓的状况。

    这台设备看起来像是几年前的旧货,在运转时发出低沉的嗡嗡声。毫无疑问,那个被劫持的玩家,就躺在这台游戏仓中。

    回想起从游戏管理局的周天豪那里得到的信息,特派员并没有直接切断连接,而是站在游戏仓旁边检查了一下,寻找可能隐藏在附近的机关和陷阱。

    按照周天豪所说,这名被劫持的玩家应该是使用初代设备的“先驱者”。在处理这种用户的问题时,直接切断连接可能会对他们造成伤害。

    不过,安全局自然不会被这样的小问题难住。对于这种特殊事件的处理,他们也有一套成熟的解决方案。

    仔细检查了一番,没发现任何陷阱。特派员从口袋里取出一枚黑色的“口香糖”,把那玩意儿贴在游戏仓的外壳上,接着又拿出一个只有无名指指甲大小的微型电子设备,黏在了黑色的胶体上。

    做好准备之后,特派员后退一步,拿出手机打开app,选择了“启动猝死模式”的选项。

    正在嗡嗡作响的旧游戏仓,突然剧烈颤动了一下,接着便停止了运转。特派员点击了手机屏幕上的“打开舱门”,吱呀一声,游戏仓的舱门缓缓向外打开了。

    舱门还没完全打开,特派员已经绕到另一侧,把目光投向游戏仓内部,问道:

    “喂,你还好”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眼前的景象打断了。

    被拘束具固定在游戏仓里的,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个女人,而是一个绿色外壳的金属圆筒,上面看起来很有年头的液晶板上,红色的倒计时数字正在不断跳动:

    03。

    02。

    01。

    “我草……”

    在倒计时结束前的最后一刻,特派员不禁破口大骂。

    那个数字定格在00上。然后……

    液晶屏熄灭了。

    由于极度的震惊而僵在原地的特派员,过了一会儿终于再度抬起右手,掐了掐自己的脸颊。

    他自然很清楚,自己是被对方算计了。不过,这个看似是炸弹的东西,好像只是个恶劣的玩笑而已。

    “竟然挑衅安全局……有点意思。”

    意识到自己是被对方嘲讽了,特派员笑了一声,转身快步离开地下室,回到走廊中低头看了看:

    “得先去换条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