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北灵异档案II > 第一百二十七章 老夫聊发少年狂

第一百二十七章 老夫聊发少年狂

    魔云不给面子,这在常云龙的意料之中。

    如果他就这么交人,那就不是能盘踞在灵山脚下的大魔头了。

    毕竟口谕这东西是真是假确实不好说,就看谁底气足了。

    都在耍心思,尔虞我诈那种,谁能占上风谁就赢,他如果稍微露怯,那么下场估计比死强不了多少。

    常云龙声色俱厉,丝毫不在乎自己在人家的地盘上,简直比魔云都要气焰嚣张。

    魔云跟他一番唇枪舌剑不分上下,但是他却有点儿不想磨嘴皮子了。

    因为他的邪火未消,他还惦记着老十六呢,呛声了几句之后便对尸妖仙吩咐道:“我看这小长虫八成是个假冒的,先给他关进水牢再说。”

    尸妖仙狞笑一声,冲着常云龙便扑了过来。

    常云龙见状,眼睛一亮,大喝一声:“好胆!”

    眨眼之间便进入了战斗状态,端得是金盔金甲金丝履,手持丈八金蛇矛,与那尸妖仙战成一团。

    聚圣厅中妖气横飞,魔云冷眼看着,心中自有打算。

    尸妖仙乃是一头修行了三千多年的古尸,早就炼成金刚不坏之体,常云龙的招法精巧却破不开尸妖仙的钢筋铁骨。

    而尸妖仙最为厉害的尸毒对于常云龙这玩毒的祖宗来说,也是毫无用处,非但不能给常云龙造成任何伤害,反而激发了常云龙的毒性,一口老痰,哦不是,是毒液,喷得如天女撒欢,呸,是散花一般,反而给尸妖仙毒得面目全非——腐蚀性堪比浓硫酸。

    “蠢货!”铁塔壮汉冷冷的骂了一句:“修了上千年,依旧是蠢成狗了!”

    尸妖仙听得分明,不由得大声叫骂:“你这长毛象,不服你来!”

    “我是怕你到时候下不来台!”这铁塔壮汉居然是已经灭绝了的物种猛犸成精:“既然你那尸毒无用,为什么不捅他呢?你那手指甲是白长的吗?”

    尸妖仙大吼:“捅捅捅,也他吗得捅得着算,这小长虫身法太贼,我抓不住他呀!”

    “也对,你那关节僵硬确实不占优势。”猛犸笑道:“若不是你通晓阴阳之道,给大哥伺候舒服了,这二把交椅的位置还真轮不到你坐!”

    尸妖仙听了这话不怒反喜,洋洋得意道:“大哥就爱这一口,喜欢咔咔掰我的腿,你这长毛象有意见跟大哥提去,看看他想不想掰你那双粗腿!”

    “哼,我一只鼻子就够大哥欲仙欲死,为何要掰我大腿?”猛犸自知在姿势上略输一筹,便岔开话题:“老绿毛,不如让我轰杀了他如何?”

    尸妖仙哪里肯干,他若是答应下来,那以后还怎么当他的二当家了,长毛象瞧不起他不说,就连其他兄弟也会嘲笑于他。

    当下尸妖仙如疯了一般,对常云龙进行了暴风骤雨般的攻击。

    常云龙是死过一次的,以重修之身修成了比之前还要高的程度,所以他的境界是尸妖仙这些家伙媲美不了的,对功法的领悟也高上一个层次。

    他达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真正的领会了什么叫板砖破武术,乱拳打死老师傅。

    他知道尸妖仙铜筋铁骨破不了他的防,于是他专挑那些不方便言表的地方下手。

    丈八蛇矛占了兵器优势,充分的诠释出什么叫做一寸长一寸强。

    在对待尸妖仙的臊根问题上,有它独到的见解。

    闪转腾挪之间,切你小吉吉!

    跨步拧腰之际,怼你小屁屁!

    千年杀用蛇矛来使出,给尸妖仙造成了相当大的心理负担——毕竟他也有弱点,为了取悦大哥,某些地方就不能炼成铁板一块,这蛇矛专挑柔嫩的地方扎,给他扎得是鸡飞狗跳,大骂常云龙不要老脸,耍硫氓,无耻至极!

    其他妖王看得乐不可支,一个个笑声震天,给尸妖仙造成了更加巨大的心理创伤。

    时间一久,他连出手的心情都没有了。满大厅的躲避常云龙无赖之极的蛇矛,护得住后面,护不住前面……

    常云龙越捅越开心,激发了他心底阴暗面,追着尸妖仙老夫聊发少年狂起来。

    魔云本来还惦记着把青龙城吃到嘴,可见到老二被人家这么调戏,一时间也来了兴致,看得是津津有味儿,既不帮忙也不阻止,跟着众妖王一起哄笑。

    尸妖仙终于被捅出真火,七窍之内冒出滚滚愁云,绿洼洼的弥漫在聚圣厅中。

    “坏了!”猛犸见状提醒常云龙:“我二哥要隐身了,兄弟你要当心才好!”

    看看,这就是妖风淳朴,看高兴了,根本就敌我不分,还提醒上了常云龙。

    尸妖仙在愁云之中渐渐消失,常云龙有点儿意犹未尽,他总觉得自己下一矛会更加完美。

    这绿了吧唧的浓雾是尸气,不是尸毒。

    常云龙在尸气里面很快就迷失了方向,感知不到尸妖仙的位置,他开始觉得要坏。

    果不其然,隐去身形的尸妖仙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常云龙的身后,双手合掌,撮指成剑,要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千年杀一级准备,三寸多长的指甲如同黑铁匕首一般,噗哧一声,便没入了一朵盛开的菊花当中。

    “嗷嗷嗷嗷——”

    尸妖仙痛苦的哀嚎起来,他本以为一击得手了,没想到还是中了计,双手被浓黑色粘稠的液体紧紧裹住,如同强力胶水一般,让他分不开来。

    而且这黑色液体腐蚀性比蛇毒都厉害,眨眼之间将他的双手腐蚀到骨,而且还有蔓延的趋势。

    自从他修成妖仙以来,还未曾吃过这么大的亏,这一下,当真是让他想起了几乎忘却的痛楚。

    在聚圣厅里等着看热闹的妖王们纷纷傻眼,以为这回常云龙必然吃亏,没想到等来的却是二当家的惨叫。

    魔云也颇感意外,论道行,这小长虫绝对不是老二的对手,论武力,老二虽然笨拙一些,但是一身横练得功夫早就立于不败之地,他想不明白还有能伤到老二的东西。

    赶紧大手一挥,吹散了绿油油的尸气。

    等到迷雾散尽,露出本形,在场所有妖王都大惊失色,一个个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