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非科学研究部 > 第29章 突如其来的车祸

第29章 突如其来的车祸

    羽结衣的生日结束了,本来应该平静下来的学校,却因为一张照片再次变得躁动起来。

    尹白参加羽结衣的生日paty了!

    也不知道是那个羽结衣的狂热粉丝,居然在她家门口蹲点,把尹白出门的模样给照了下来。

    尤其是他那张如沐春风的嘴脸,在月光下格外显眼。

    这可苦了原本默默无闻的尹同学,现在的他,就连下课也不敢随意出教室门,因为,只要他一露面,无数充满怨念的目光,就像刀子一样死死的锁定他。

    甚至学校内还传言,只要有机会,大家就会把尹白架在火刑架上烧烤了他,借此以平息全校学生的嫉妒之火。

    “有没有搞错啊,一个个的都吃饱了没事干么?净想着烧死情敌了,要知道我可连吃饱饭都成问题啊。”

    尹白现在在学校……不,就算在班里也只剩下奈奈可以说话了,可惜,看对方一副「我是神明,别来烦我」的表情,根本没有理睬他的意思。

    “真是糟糕,偏偏这个时候,出这种事,申请书现在也没人愿意签名,就我们两个,估计活动部可能成立不了了。”

    “不行,你必须给我想办法。”奈奈只有在活动部这件事上,才会说话,剩下的大部分时间,注意力都放在窗外的云彩上了。

    尹白头疼的事,其实还不止火刑架和申请书的事,前几天在羽结衣生日上遇见的虚靜和尚,也在昨天给他寄了一封邀请函,意思是让他有空去关明寺坐坐。

    对出家完全没想法的尹白,看完信函,就立马将它丢进垃圾桶,表示这辈子都不会去关明寺。

    得知此事李昂更是落井下石的恭喜尹白,「你这是要飞秃腾达啊。」

    不再去烦恼那些乱七八糟,尹白首先要完成的就是活动部的事情,不然以奈奈的脾气,自己一定没有好果子吃。

    但经过生日会一事,全校都把尹白当成了「极度危险的敌人」,他根本找不到愿意加入活动部的人,除非……

    想到这里,尹白看向依旧恬静的羽结衣。

    这是他最后的希望了。

    那位任何事情都无法改变她气场的女神,正静静地坐在位子上看书,很快她便察觉到尹白炙热的目光,并好奇的回头对尹白露出笑脸。

    这一刻,全班男生再次把看死人的眼神投向尹白。

    “真是糟糕,这样完全没办法接近羽结衣啊,申请书也只剩下几天的期限了。”

    咬了咬牙,尹白用着「不遭人妒是庸才」的理由,强行为自己找借口,然后抬起腿,向着羽结衣的位置移动。

    仇恨的目光更加强盛了,尹白顶着巨大的压力,站在羽结衣面前,扯起僵硬的嘴脸说道,“羽同学,生日快乐啊。”

    “噗。”

    羽结衣没忍住噗嗤一笑,对尹白的靠近她其实也挺紧张的,但听到对方不着调的招呼,内心反而轻松了不少。

    然而祖父之前所说的话,使羽结衣发现,自己好像没办法在少年的面前,保持以往的平常心了。

    “我的生日,你不是祝贺过了么,说吧,有什么事?”看着不说话的尹白,她主动询问起对方的来意。

    尹白犹豫了几秒,才将手中的活动部申请表递了出去,“那个……虽然有些唐突,不过,你愿意加入我的活动部么?”

    豁出去的尹白,终于顶着无数犀利的眼神,把想法说了出来,可惜,他并没有抱有任何希望,“……我知道是有些强人所难,要是你不愿意,那就算了。”

    羽结衣歪着头,“谁说我不愿意了……”

    瞬间,教室里都可以听到心碎一地的声音。

    尹白也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

    然而,羽结衣接下来的话,又让全班保住最后的希望,“不过,我从来没有加入过任何活动部,也是第一次收到邀请,可以让我考虑考虑么?”

    说着,羽结衣双手合十的拜托起来。

    “好……没关系。”

    一言一语完全牵动着所有人的心情,尹白也在浑浑噩噩的状态下回到了座位。

    “人类……哼……”奈奈把尹白的模样全部看在眼里,淡淡的话语中,满是讽刺的意味。

    ……

    惊心动魄的一天又结束了,当放学的铃声响起,学校再次变得安静起来。

    看着尹白用书包挡住脸,做贼似的向外跑去,羽结衣笑着也打算回家。

    就在她走到教室门口时,恰好奈奈也跟了上来,温和与冷漠四目相对,没有任何言语,待两人出了门,便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开了。

    这是羽结衣和奈奈的首次接触,不得不说,就算是她自己,对于身后的奈奈同学,也有种自行惭愧的挫败感。

    在羽结衣看来,要不是奈奈实在太过冷淡,任何人都没办法接近,或许她会更加受欢迎吧。

    坐在回家的专车上,羽结衣回忆着从来没有的挫败感,同时奈奈身上那微妙违和感也涌上心头。

    虽然对方看不出任何特别,但就是因为这种突兀的普通出现在奈奈身上,羽结衣才会觉得异常违和与矛盾。

    “奈奈同学好像和尹同学关系很好呢……”

    轰隆!

    突然的碰撞,打断了羽结衣的思绪,随后而来的翻滚和颠簸也将车座上的女孩,被安全带拉扯的七晕八素。

    然而惊恐的她,并没有注意到包裹着她,并一闪而过的淡黄色光晕。

    出车祸了。

    羽结衣的专车在行驶到一处十字路口时,被一辆闯红灯的大货车撞到,巨大的横向力把黑色的轿车推到了街角的建筑物旁。

    随后,轿车破裂的油箱周围,突然冒出了火花。周围围观的人群立刻尖叫着逃离车祸现场,少数冷静的人开始拿出手机呼叫救护车。

    “…张叔?张…叔…”

    废铁般的车内,司机已经没了声息,但羽结衣却发现自己除了头晕,好像什么事都没有。

    来不及多想,浑身酸胀无力的她,现在唯一要做的事,就是离开轿车。

    但车门扭曲变形根本没办法打开,羽结衣此刻也闻到了刺鼻的汽油味。

    或许老天爷觉得少女还没有遇到最绝境的时刻,所以,肇事货车的驾驶室被打开了,一身黑色斗篷,并将面容包裹在兜帽里的高大身影跳了下来。

    “上天让你出现在我面前,真是对你的不幸啊……”

    与羽结衣生日那天相同的情况再次出现,黑色人影依旧没有在四周的摄像头中留下任何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