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后华 > 第193章 又临(二更)

第193章 又临(二更)

    看到面前的地方,漠北叹了一口气。

    果然是好的不灵坏的灵!

    “怎么,没来过?”苏倾城凑近漠北,脸上带着戏谑的笑。

    她将早就准备好的折扇展开,脸上带着邪魅的笑容,乍一看,还真像一个寻花问柳的纨绔子弟。

    漠北看了一眼“有香楼”几个字,顿时觉得头疼。

    “我没来过,难道不是很正常。”

    他自然逛过青楼,不过可不是为了寻花问柳。

    一般都是来这里杀人。

    苏倾城闻言,突然想起了漠北的怪癖。他居然不能和别人接触,她是第一个。

    她嘟囔了一声:“我会治好你的病的。”

    “嗯?”

    苏倾城没有再说,拉着她就走了进去。

    这一次,她可不用担心,会被慎娘认出了。

    不过,不知是不是幸运,来接待他们的,只是一个龟公。

    “慎娘呢?”苏倾城佯作生气地问道。

    她可是知道,在这有香楼,慕慎娘之名而来的人,并不少。

    这龟公我是这样想到,想到怀里那一锭苏倾城扔给他的银子,他笑得谄媚:“慎娘和悦雪女姑娘一起去城外的‘出云寺’上香祈福去了!”

    说完,就小心地看着苏倾城。

    刚才那些客人,一听慎娘和悦雪女都不在,就直接走了。他自然担心这位客人也走了。

    虽然如今是白日,人不复晚上那么多。但是“有香楼”可不是一般的酒楼。

    除了寻花问柳,这后院的山水风景也是一奇,其中浮在水上的凉亭,更是从不缺吟诗作对的公子。

    这也是“有香楼”区别于那些只是做皮肉生意青楼的地方。

    苏倾城挑眉,慎娘和悦雪女都不在?

    这还真是奇怪。

    她眼眸一转,突然想起了今天邵鸣笙好像出宫了,然后又出城了。

    想起“女儿节”那天,悦雪女在邵鸣笙面前的柔弱模样,她忍不住笑了起来。

    还真是巧呀,如果后宫之中出现一个悦雪女这样身份的妃子。那些言官放在她身上的眼神,或许就会转移了。

    比起她这个大凉废后,青楼出身的悦雪女,也高尚不到多少。

    这样一想,她还真希望悦雪女今天真的是有意的,也希望她能够成功。

    当然,她进宫之后,后宫自然又会不平静很久。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笑了起来。

    而她的笑容,看得面前的龟公神情恍惚了一下。要不是漠北凌厉的目光,他可能都回不过神!

    见了鬼了!

    他居然会看一个男人看得发呆!

    难道在青楼待久了,他……看腻了女人?

    这个想法让他浑身一抖,简直要疯掉了!

    如今,他巴不得这个“男人”快些离开!

    然而……

    “没事儿,我是来找你们这儿的红芍的!”

    龟公一愣,赶紧点头:“小的立刻带公子去红芍姑娘房间!不过……请问两位公子是一起吗?”

    说着,他眼神有些奇怪地看着苏倾城和漠北,似乎在说,你们难道这么重口味!

    苏倾城,漠北:“……”

    “咳咳。”苏倾城清了清嗓子,压低声音,“这是我兄长,我们两位是想向红芍姑娘请教一对对联!”

    龟公呵呵一笑,就不再说话,转身带着他们往红芍房间走去。

    很明显,他不相信!

    苏倾城扶额,被人怀疑这种事情,她还真是……哭笑不得!

    谁知道他们一个是女人,一个更是连女人碰一下就会不舒服的怪癖男。

    真是冤枉呀!

    就在苏倾城吐槽的时候,龟公带着他们来到了红芍房门前。

    苏倾城挑了挑眉。

    几天前来的时候。红芍还住在右排的雅间,如今竟是已经往左移动了好几个房间,只看外表,就明白这房间比之前的房间差上不少。

    看来,红芍在这“有香楼”,越来越不好过了!

    这样想着,她忍不住笑了笑。

    “你究竟在笑什么?”漠北忍不住问道。

    苏倾城听到他这话,转头看向他,红唇轻启:“刚才我是在想,我又会多一个姐妹了,高兴呢。至于现在,我是在想,天助我也!”

    龟公并没有敲门就离开了,看他的模样。恐怕也是觉得,红芍的好日子过去了,没必要在巴结了。

    苏倾城主动敲了敲门,居然很快,就有人从里面打开了门!

    红芍面上妆容完整,显然是随时准备接待客人。

    妆容让她脸色看起来还行,不过越看,越会觉得她精神并不怎么好。

    落差这样大,会这样,情有可原。

    “两位公子是……”红芍笑的温婉,整个人看上去,像一顿娇艳的花。

    “红芍姑娘,不认识我了?”苏倾城拿起折扇,潇洒地挥了挥,笑着道。

    “公子是……”林大爷的手,的确是一双巧手,红芍仔细看过,竟也不能认出苏倾城。

    苏倾城见状,倒还佩服冯氏,毕竟冯氏可是认出了她。

    如此一想,又不免觉得背脊发凉。

    由此可见,冯氏是多么恨她!

    “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苏倾城似笑非笑地道,笑容有些柔媚,让面前的红芍面色大变!

    她呼吸急促起来,看样子,十分激动。

    忍了好久,她才让自己的不那么激动。

    “两位公子请进!”

    苏倾城闻言,故意大声道:“好,小生十分希望和红芍姑娘论诗词,红芍姑娘可要手下留情呀!”

    说完,目光往不远处轻轻一瞥。并没有任何人。

    漠北忍不住笑了笑,和她一起进了红芍的房间。

    而另一边转弯的过道处,龟公拍了拍胸口:“还真是敏锐,不过好像真的是寻花问柳的!”

    随即,浑身忍不住抖了抖,“还真是三个人一起……真是重口味呀!”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快步下楼。待在那里,他还真觉得不自在。

    “走了?”苏倾城挑眉。

    漠北点了点头。

    “哈哈哈,还真是,居然敢监听你。”苏倾城觉得,那个龟公如果知道漠北的身份,恐怕会恨不得撞死吧。

    什么叫关公面前耍大刀,这就是例子!

    红芍在旁边欲言又止,双颊绯红,很显然,她确确实实在等苏倾城。

    也一直相信,苏倾城会让她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她甚至还拒绝了一个富商替她赎身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