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宵仙途 > 第三百一十二章:扮猪吃虎

第三百一十二章:扮猪吃虎

    “正是,小子,你若是要斩妖除魔就快些动手,否则等童子我主动出手,就没有你的活路了!”白眉童子听了林羽尘的话后微微有些讶异,显然没有想到他会这么问,不过却也没有在意,冷冷扫了林羽尘一眼后怪笑着道。

    之所以讶异,是因为白发童子之前遇到的玄都修士,一见自己哪个不是高喊斩妖除魔的口号,不敌自己的时候就会百般求饶,没想到眼前这个小辈竟然丝毫没有惧怕的意思,反而十分淡然,倒令他有些意外了。

    “我只是问你,在我玄都可有做过什么恶事?”林羽尘对白眉童子的话不为所动,寻思了片刻,眼中异芒一闪,竟然问出了这么一句让白眉童子诧然无比又啼笑皆非的话来,偏偏林羽尘的样子还是一副郑重神色。

    问完之后,林羽尘也不管白眉童子对自己的问话是多么不屑,只是将暗暗将心神放到了道台中的噬血魔剑之上,只要白眉童子的回答令自己失望,便会直接祭出噬血魔剑,现在的林羽尘,并没有发觉,自己的心态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发生了变化。

    “哈哈,可笑啊可笑,不知道你这臭小子所说的恶事是什么恶事,想我白眉童子所作所为皆可被你等道门看成作恶多端,我说冬子,你不会为了活命拖延时间,才故意这般做的吧!”白眉童子听了林羽尘的话后眼中闪过一道奇光,接着讥笑一声道。

    “如果是这样,那你就打错算盘了,我这百魂魔幡还差一些修士魂拍才能完善,你也莫怨我心狠,认命吧!”白眉童子说到最后,抬手取出一面乌黑的魔幡,上面阴气环绕,骤然出现后,阵阵煞气引得人气血翻腾。

    林羽尘发现,在白眉童子手中那面百魂魔幡上,绘制着一个诡异的图案,只见白眉童子眼中邪光一闪,接着将那百魂魔幡冲着林羽尘轻轻一摇,就这一下,顿时煞气冲天而起,接着一道道阴风袭来,将四周原本光明的空间弄的一片乌幕。

    接着,一股凶煞之气冲天而起,席卷林羽尘,在及身之际,林羽尘只觉得脑袋一晕,无数鬼哭狼嚎的声音传入脑海,瞬间觉得自己的头大如斗,接着险些没有晕厥过去,也就是他结成了太极灵丹的缘故,换个人,就是合婴期的修士,没有防备之间被这百魂魔幡一摇之下也会被吸去魂魄。

    饶是这样,也把林羽尘吓了一跳,这才知道自己有些大意了,原本他看这白眉童子只是淬丹后期的修为,却在刚才的一瞬间,发现自己大错特错,面前之人分明不是跟自己同一境界的,只是不知为什么修为跌落了的缘故,想到这里心头一凛,连忙晃了晃脑袋,体内的灵力流转全身,将那种极为不舒服的感觉驱散。

    “咦,臭小子有点门道!”白眉童子见林羽尘只是晃了一晃,之后就像个没事人一样,不由的轻咦一声,看了看手中的百魂魔幡,接着冷笑一声,不信邪似的将那魔幡一连摇了几摇,随着一道道凶煞之气在场中飘散。

    那滚动的凶煞之气中不时的传出阵阵凄厉惨叫,一团团黑雾幻化成了人形慢悠悠的飘向了林羽尘身边,只是到了跟前时却被林羽尘护体光芒挡在外面,任凭白眉童子怎么催动也无法破掉林羽尘体外的灵光。

    “小畜生,果然有些门道,不过就凭这点手段就想在童子老爷的手中逃得性命,还差的远了!”白眉童子见状索性直接将百魂魔幡收了起来,接着取出一柄寸长小剑,接着将手一摇,一柄长剑出现在了手中,跟着身形一动,化成一道极光,手中的小剑也骤然一幻,斩出百余道剑光,将林羽尘的身形罩在了里面。

    林羽尘体外护体灵光的乌黑剑芒乱斩之下发出一阵阵异响,击的林羽尘气血一阵翻腾,最后无法可施了,只得施展出天影遁,躲开了那魔剑的斩击,但之后,却被一道煞光击中,顿时落了下来,白眉童子见状大喜,飞身上前,一把抓向林羽尘头顶,就在此时,一道血光从林羽尘口中喷出,遥遥的朝白眉童子眉心斩了过去。

    “扮猪吃虎,好狡猾的狗东西,咦,不对,这,这是噬血魔剑,怎么到了你的手中,啊,不好……!”白眉童子此时已经知道上当,本来并不以为意,但见那噬血魔剑发出一阵阵冲天戾气,血光莹莹,起初还不以为然,挥动着自己的魔剑迎上,只是当那噬血魔剑发出一阵阵天煞之气锁定了自己时,不由的吓的亡魂皆冒,这才想到了这柄剑的来历。

    这噬血魔剑被林羽尘祭炼之后就有了些许的不同,其中的血气也没有以前浓郁,所以白眉童子一开始并没有认出来,加上又事发突然,没有想到林羽尘跟自己耍心眼,此时噬血魔剑到了跟前才认了出来,却已经晚了,若是他修为还在,也能躲开,此时,却是见识犹在,反应不及了。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噬血魔剑以闪电般的速度化成一溜血光刺向了白眉童子前胸,不过这白眉童子却也极为狡猾狠厉,打斗经验又丰富非常,眼见那魔剑就要刺中自己,连忙将手中的魔剑一振,那长剑砰的一声自爆开来,化成一团团光华阻了一阻。

    虽然自己魔剑爆开的光华挡了一挡,但还是很快的就被那噬血魔剑穿透,可也就是这一阻之间,白眉童子已经避开了要害,只是被噬血魔剑划过左手臂,那左手臂很快的化成了枯骨。

    “小畜生,此仇我非报不可,你给我记清楚了,我定将你抽魂炼魄,让你后悔今天所做的一切的!”这白眉童子几时被人这般欺负过,心中恨急,但也知道自己已经锐气尽失,而且体内的噬血魔剑气息仍在,尚是隐患,当下倒也极为光棍,挥手之间便将左手齐肩处扭断,随手扔到一边,然后恶狠狠的扫了林羽尘一眼,似要将他的样子记在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