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林秘闻 > 第六回 只为解气

第六回 只为解气

 热门新闻:武林秘闻 元尊
    不过,叶尘并不知道金大此刻内心的想法,笑着回答说:“没错,就是女人。”

    甚至,还进一步补充:“据说凌香雪可是出了名的尤物,天生丽质、芳华妖娆、秋水为神、冰肌雪肤。而且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无一不精,无一不通。尤其还有一副好嗓子,咏唱的清平调,宛如天籁之音,让人如痴如醉。许多人不远千里,前往扬州,就是为了去秦淮河畔,一睹其芳容。怎奈何我总是俗事缠身,始终与她缘悭一面,甚是遗憾。不知这个条件,你可答应否?”

    听到叶尘这么一通文邹邹又酸溜溜的话,金大表情更加怪异,像是好笑,又像是生气,咬着牙,声音如从鼻子里发出来的一样回答:“哼哼…可以,这么简单的条件,我没有理由不答应。”

    想来,也不能怪它会不爽,毕竟,它可是堂堂金尸。虽然时常自嘲,也或许确实这么认为,自己是个异于常人的怪物。但是,抛去这些因素,凭它的本事,不说别的,就像上刀山下油锅这种事,对常人来说,或许只是形容词,可对它而言,却都并非是难事。

    结果,没想到叶尘居然不是让它帮忙找美酒,就是让它帮忙找女人,而且,还是个青楼女子,这几乎就是在把它当跑腿一样使唤,它又岂能不气?说难听的,这简直就像是在侮辱它一样。

    然而,叶尘就好像根本没看到金大越来越难看的脸色一样,又笑着说:“那好,那我的第三个条件是…”

    不过,这次他话还没说完,就被金大打断:“这第三个条件,你可要想清楚了,别再如之前两个那样简单的事,你不觉得很浪费吗?古语有云,杀鸡焉用牛刀?可你现在这根本就是派千军万马去踩蚂蚁。”

    “你以为那两件事很简单吗?”叶尘笑着反问:“哦,我忘了说了。我要你在办这两件事的时候,绝不能出手伤人,更不能杀人,当然也不能以武力胁迫强抢。我可不想看到一个哭得稀里哗啦的女人,来陪我喝酒。那样,再好的美酒,也会变得难喝。”

    随之,又装作无奈的说:“而且,你也知道,我现在身受内伤,又中了毒,估计命不久矣,所以必须趁着还有命在,赶紧及时行乐。”

    这话,直气得金大吹胡子瞪眼睛,却又无言反驳。

    其实,相对于金大的生气,叶尘心里早就快乐开了花。他之所在会突然向金大提到这三个条件,根本不是为了任何别的目的,就只是想要为难金大,借以报复它之前用活死人等威胁自己的那件事。

    不过,如果让金大知道叶尘真正的用意,估计会直接气炸了肺。

    好一会后,金大才平复了情绪,好似泄气了一般,对叶尘说:“算了,我琢磨不透你。而且,如果你不想死,还有一个条件,你完全可以让我给你解毒,然后帮你疗伤。”

    只可惜,回答他的却是更气人的话,只听叶尘老神在在的说:“这种事我可不会浪费一个这么宝贵的条件,反正你既然想要我帮忙找书,你就不会让我那么快死。”

    “那你刚才还说要及时行乐…”金大心头火气又被挑起,恨不得一掌劈了眼前这个油嘴滑舌的小子,但是,想到自己确实还有求于他,又只好生生忍下,近乎咬牙切齿的说:“第三件是什么事,快说吧。”

    “第三个要求更简单。其实,正如我之前所说,我现在的身体状况,就算你帮我解毒疗伤,我也得要一段时间修养,才能完全康复。”叶尘笑得十分灿烂的说:“所以,在我修养的这段时间里,你得做我的护卫,保证我的安全。”

    看到金大脸都开始绿了,叶尘依然不在乎的继续说:“你也不想看到,我还没替你找到《尸经》,就被别人趁虚而入剁了吧。”

    说着,还故作沉思的想了想,才又说:“嗯,这么重的伤情,大概得要修养个一年时间才行。”

    “你要我给你做一年的护卫?”金大声音低沉的反问,而且说话间,它的脸色也已经彻底阴沉了下来。

    它是什么身份?是堂堂金尸。自从灵智初开以来,就算是在湘西赶尸门内,也都被当祖宗一样供着,什么时候居然沦落到给人做护卫了?

    但是,转念一想,它却又无可奈何,最后只好又沉着脸答应说:“好,我答应你,不过,有言在先,我不会一直跟着你,只会在你需要的时候出现。”

    同时心里暗想:还好只答应了三个条件,要是真如最初想的那样,答应三十件、三百件,那不是我被他给气死,就是他被我给活劈了。

    估计也是看出不能在继续刺激金大了,叶尘这才也爽快的答应:“好,一言为定。”而且,其实要是金尸真的贴身跟着他一年时间,他自己还会觉得不自在呢。

    然而,就在叶尘话音刚落的时候,他却看到坐在不远处的金大突然腾身而起,眨眼之间,已经来到自己的背后。

    大惊之下,以为金尸恼羞成怒,要对自己下杀手,虽然明知绝不是对手,但他还是想要奋力跃起躲避。只可惜,凭他现在的身体,有怎么可能跑得了?

    只见他身子才刚有动作,就被金尸那对犹如铁爪一般的手掌,抓着他的肩膀,按回到了原地。

    紧接着,叶尘只觉得本就有伤的右肩一阵刺痛,心里不由暗叹一声:“我命休矣!”

    不过,出乎叶尘预料,金尸在这一爪之后,却很快松开了他,而且还回到了之前的石头上,又坐了下来。

    “你干什么?”叶尘有点心有余悸的问。

    “看看你的右臂吧。”金大就一脸不屑的说:“要杀你,我又何须和你废话半天?哼,我还以为你真不怕死,原来也不过如此。”

    “我也是人,怎么可能不怕死?问题只在于死得值与不值而已。”叶尘已经回过神来,没好气的回答。同时低头看向自己的手臂,发现原本密布在手臂上的黑色纹路,那些被他用内力逼到一处的银尸尸毒,此刻已经尽数不见了,右臂也再度恢复了白皙的肤色。

    看来,金尸不愧是金尸,驱逐银尸的尸毒,对它而言,根本就和吃饭喝水一样简单容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