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山争雄 > 第七百三十七章 童山大战

第七百三十七章 童山大战

 热门新闻:江山争雄 元尊
    李密与宇文化及在襄城郡展开了大战,已久半个月过去,彼此都有伤亡。

    在此期间,李密听从谋士房彦藻的计策,假意与宇文化及议和,要合兵拿下洛阳,其实就要耗尽宇文化及的粮草,因为这支北上的隋军,随行没有携带多少粮草,后方也失去了根源,从江都到襄城,沿途都是走到哪,临时补给。

    数日过去,宇文化及迟迟得不到李密具体答复,心中有些怀疑,这时偏逢一位瓦岗军的武官,翟让旧部,犯法之后担心被责罚,而套入宇文化及的军中,把李密真实意图告诉了宇文化及。

    “这李密小人,竟然如此诓骗我,岂有此理!”宇文化及大怒,眼看粮草殆尽,七八万大军就要无粮可用,无法长途跋涉辗转他乡,只有朝着瓦岗军的大营发动攻击,击垮瓦岗军,抢夺对方的粮草。

    由于鱼俱罗、宇文成都在,加上不少的隋军正规校尉、都尉、偏将,还有强悍的骁果卫,所以,宇文化及觉得,铤而走险,还是有可能战胜瓦岗军的。

    于是,宇文化及率领全部主力,大约六万多人,跨过伊水,抵达童山支脉的山脚下,在瓦岗军大营前列阵。

    “李密,滚出来,你这个言而无信的小人!”宇文化及破口大骂,心中大恨,被欺骗了,要不是有人告密,再等几日,还不见瓦岗军结盟,送过粮草来,七八万大军就要饿的兵变了。

    李密得知隋军前来叫战,冷笑道:“这宇文化及不过如此,虽然以前在朝中做事,诡计多端,但都是小把戏,小手段,做不来乱世枭雄,头脑不够,没有长远目光,这支隋军,大多都是关中人,归乡心切,士气低沉,所以不堪一击,我们前几战已经较量过了,这一次,正面击溃隋军残部,生擒宇文化及。”

    “将军,不如我们坚壁不出,只要再熬上十余日,隋军就会因为无粮,而彻底溃散了。”贾润甫道。

    李密摇头道:“万一他们逃走了,去攻击别处,我们就白白错失良机了,这是向各路枭雄势力,天下百姓,证明我瓦岗军实力的时候到了,击杀宇文化及,得到民心称赞和归附,非常值得。”

    不少武将早就想要打一场胜仗,所以王伯当、罗士信、裴行俨、单雄信、王君廓等人,全都请战。

    李密微笑点头,士气如虹,正是消灭隋军的机会到了。

    当即下令,全军出动精锐,在营前列阵。

    很快,长角吹响,号令一层层传下去,络绎不绝。

    “咚咚咚咚——”

    沉闷的战鼓声,划破长空的寂静,瓦岗军大营立时响成一片,马蹄声、甲胄声、脚步声,锵锵锵地响起来,声势浩大无比。

    不一会,瓦岗军在营外的平地上集结完毕,也有五六万的大军,放眼望去,辕门前黑压压地一片,全是人头,长枪如林,盔甲铮亮。

    骑兵当前,战马入列,手中的马刀长枪闪着幽幽寒光,令人望而生畏。

    李密、王伯当、单雄信、程知节、罗士信、裴仁基父子等大将云集。

    对面的北上隋军前,也有一些武将,比如最勇猛的宇文成都,还有老将军鱼俱罗,以及孟景、裴虔通、郑善果、许弘仁、宇文智及、陈智略、樊文超等人,也是许多武将。

    李密遥望这批江都叛军阵前的宇文化及,朗声喝斥:“你宇文家族出身匈奴的奴隶‘破野头’,一家三代,并受隋恩,享受荣华富贵。然主上失德,却不能死谏,反而行那弑逆篡夺之事,天理难容,人人得而诛之!”

    宇文化及大怒:“你们人人都是反贼,却指责起我来,真是贼喊捉贼,今日不死不休!”

    “杀——”

    双方没什么好话,几句嘴炮过后,都是憋足了劲,朝着对方冲锋陷阵。

    双方加起来,投入了超过十万大军,同时开动了,千军万马喊杀之声,刹那间,几乎撕裂虚空,震耳欲聋,仿佛要掀起惊天动地的风浪。

    连绵约两里的范围,都是战马、甲士在厮杀,弓箭手的左右已经不大,因为双方大军都混战在一起,难以从远处分辨了。

    浓重的血腥气,开始升腾,这里形成一股无形的气场,兵马嚎叫,血威滔天。

    宇文成都非常勇猛,一个人独战罗士信、裴行俨和王伯当三人,打得难分难解。

    鱼俱罗与裴仁基都是调度三军的老将军,所以只会士兵排阵相撞,以阵对敌。

    而其它将军,则是带着千人队,在战场中纵横厮杀。

    这一次,李密有些轻敌了,前几仗一直占上风,又误判这群隋军士气低沉,无心恋战,却不知宇文化及把最精锐的御林军和骁果卫,以前并没有投入战斗,直到今日,才把最精锐的核心力量,带出来做最后生死一搏。

    这批精锐骁果卫,来自关陇地区,身强力壮,骁勇善战,因为是皇家近卫,所以匹配的都是西域上等战马,装备骑枪和马刀,身穿血色的明光铠甲,头戴赤金豹头盔,左臂上刺有血鹰。

    跟瓦岗军的精锐硬碰硬之后,竟然还占据了上风,打得瓦岗军精锐有些承受不住。

    两军都此时此刻,都退无可退,从上午一直打到了黄昏时分,五六个时辰,战局僵持主了,最后连李密都被流矢射中,栽落马下,差一点被乱军踩死,幸亏程知节赶到,手持马槊击杀十多名围过来的悍勇隋军,才将摔得昏迷的李密救回了军中。

    但是,营外的大军主力仍在厮杀,半个时辰后,李密苏醒过来,后悔不已,没想到这支隋军主力这么难打,他当机立断,下令三军收拢残兵,避其锋芒,逐渐退回营内,利用防御工事鏖战,拖住隋军,夜幕一黑,隋军自然就会撤退了。

    军令一出,瓦岗军逐渐退走,但隋军精锐也损失惨重,午饭未吃,鏖战半日,体力透支,已经无力攻打营寨,只得被迫撤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