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破局 > 284 查到线索

284 查到线索

    毛二按照廖毅的嘱咐来到了苏州,这是他从未来过的地方,踏上这片土地开始,必须小心谨慎,在这里除了自己没有别人能够帮你。

    毛二稍稍装扮了一身,把自己打扮的像个成功人士。

    苏州的周家不难找,当时在整个江南都比较有名,毛二很快来到了一片废弃的宅院,门上的牌匾已经不见踪影,当时应该写着的是周府两字,门前放着的石狮子经过风吹日晒,已经有些发绿了,上面长出来的青苔已经蔓延到了石狮子的底部。

    眼前尽是一片荒凉,毛二没有进去,回身见一个挑着扁担的男人路过时有些无奈的摇摇头,毛二便上去追问道“打扰一下,这是周府吧?为何变成了现在的模样?”毛二表现出震惊的问。

    “你是第一次来吧,树大招风啊,当初周府成了日本人打进苏州第一个抢夺的地方,周家的人无一幸免,全都死在了日本人的枪下,可惜了,可惜了,周家大老爷是好人啊!”男人不停的摇着头。

    “周家大少爷还在吗?”毛二问。

    “参军去了,估计已经死了吧,现在这个世道,当兵的能有几个活着,活着的都当了二鬼子!”男人语气加重的说。

    原来苏州的人并不知道周昌平还活着,毛二继续说“当初周家建造的那家新式学堂还在吗?实不相瞒我刚从国外回来,想给学堂提供一点帮助!”

    “早就跨了,不过那些孤儿在两年后突然就消失了!”男人有些疑惑不解的说。

    “你知道他们都去了哪里吗?”

    “这个没人知道,只有当时的学堂的夫子说他看见了是周家人回来把人带走的,我们还以为闹鬼了!”男人说。

    “老夫子现如今还在吗?”毛二感觉事情快要慢慢浮出水面了。

    “在是在,不过疯疯癫癫的!”男人说。

    “你能带我去见他吗?”毛二很礼貌的问。

    男人有些犹豫,毛二掏了两个大洋给他,男人最终还是答应了毛二:“好吧,你跟我来吧!”

    男人将毛二引到了一个比较偏僻的篱笆院子,说道“就在里面,你小心一点,他要是发疯了,你就快点跑,会出人命的!”男人好意提醒完便快步离开了。

    毛二推开院子的木门,放轻脚步声走了进去,小声的喊到“老师,你在吗?老师?”

    毛二想着,虽然老人已经神志不清,但是他对自己的学生应该是有映像的,特别是那一群孤儿。

    “谁?谁在叫我?”老人手里面拿着戒尺,满头蓬松,一脸惊恐的走了出来,这副模样和刚刚男人描述的差不多。

    毛二露出微笑非常尊敬的回答道“老师,是我啊,我是你的学生啊!”

    老人顿时神情柔和了不少,跑到毛二面前握住他的手,然后朝着门外看看,像是害怕有人知道一样,老人拉着毛二进了屋,急急忙忙的关上了门,再用一把凳子抵在了门前。

    毛二见他此举应该是受过什么惊吓?而且还和他的学生有关。

    老人终于坐到了毛二的面前,有些紧张的说“你怎么回来了?他们没抓住你吧!”

    老夫子的话,毛二听的一知半解,有些不明白,按理说他是不认识自己的,仅仅凭借自己一句话就骗过了老人?而且老人口中的他们又是谁?

    毛二先稳定老夫子的情绪说道“没有,老师,他们没有抓住我,我活的好好的,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记得,你这张脸我是不会忘的,当初是我把你给送到廖家的,都怪老师无能啊,你的那些学生都被他们给抓走了!”老人回忆着说,嘴角还稍稍露出了微笑。

    毛二听完,更让人匪夷所思,自己和廖家有什么关系?准确的说老人把自己当成了谁?而这个人又和廖家有什么关系?

    毛二继续问“老师,你知道当时抓走同学们的是谁吗?”

    老人突然沉下了脸,面怒凶气,眼神中也有怒火在冉冉升起,然后一下站了起来,拿着手中的戒尺胡乱的拍打着房间里面的柱子,嘴里还不停的念着“他们是魔鬼,他们杀人不眨眼!”

    毛二见老人这般状态,不敢再与他交谈下去,趁着老人没有注意,悄悄从后面的窗户爬了出去。

    毛二从老人的话中有听到了一点眉目,接下来要找到当时苏州姓廖的人,最好是找到当初老夫子送出去的那个孩子,一切都真想大白了。

    毛二微微露出了笑容,他有信心查清楚这件事,而此时不远处的一颗大树后面,有一双眼睛在紧紧的盯着他。

    ……

    周昌平派人将刘铁生放在城外三里客栈的电台给取了回来,然后回到别墅让冉红英给重庆发出了第一封电报,瞄准了正要到梁峰市考察的高级官员。

    而重庆方面的回应也让周昌平很满意,重庆总部会联系潜伏在南京的成员在南京到梁峰市的火车上展开暗杀计划。

    这样一来,冉红英和周昌平各有所得,周昌平利用军统的力量除掉自己的拦路虎,而冉红英则利用了周昌平内部消息部署暗杀计划。

    “祝我们第一次合作圆满!”周昌平端着酒杯说。

    刚刚把酒杯放到嘴边,荆洪行色匆匆的推开了门,周昌平回头望去,荆洪如此神色,还从未见过。

    “冉站长,你慢用!”周昌平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两人急急忙忙的上了车,荆洪开着车带着周昌平赶回办公室。

    办公室中早有一人在等候,此人便是看着毛二从老夫子的院子中走出来的人。

    周昌平见到他有种不祥的预感,紧迫的问“你怎么来了?”

    “老板,今天上午有人去了夫子所住的地方!”男人交代道。

    “谁?去干什么?”

    “不知道,但是从他的语气不难听出来应该也是夫子的学生,他进去和夫子聊了好一会儿才出来!”

    听完,周昌平脸色骤变,当时念在此人年迈又与周家多年的情义上,看他已经疯掉才饶恕了他一命,没想到如今会成了自己的绊脚石,幸好自己留了一手让人看住他,现在弥补应该还来得及。

    “现在该怎么办?”荆洪问。

    “不能让他活着离开苏州!”周昌平狠狠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