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机械战皇 > 282 就是这么横

282 就是这么横

    无言间,尧雨带走萧芸芸来到了一间安静的咖啡厅,热腾腾的雾气渐渐稀释了那晶莹剔透的泪水,舒适惬意的轻音乐安抚着受伤的心灵。

    倒不是说尧雨为了调情来到这里,而是这里的消费水平很高,基本没人来……总不能在大街上眼睁睁看着萧家二小姐哭鼻子吧。

    今天的萧芸芸穿着一身很清爽的运动休闲装,淡紫热裤下的修长玉腿还是那么的在不经意间动人心魂。

    这段时间萧芸芸一直在面壁思过,她知道自己错了,没有考虑到大局,差点害死了尧雨,这一点她心里怎么都过不去,如果没有被原谅,恐怕她很难再笑的出来,长时间流眼泪导致的肿红眼眶楚楚可怜。

    终于等到了尧雨回来,萧芸芸哪怕再害怕也必须来一趟,不论对方是什么态度,她都要承受住过果。

    很不辛,萧芸芸一直很想否认的情绪还是成真,哪怕千不愿万不该,她知道……真的已经有种离不开的感觉了。

    沉默间萧芸芸回想以前,本以为尧雨不过是自己的‘战利品’,却想不到自己在这场看不见的战争上沦为俘虏。

    不错……萧芸芸承认,她喜欢尧雨,非常喜欢,她羡慕灵小溪,柒玥能够那么直接的表露自己的心声,哪怕是姐姐也有意无意的越过一些界限,而自己看似最胆大,最胡闹,却依旧是最失败的一个。

    她不敢承认。

    她不愿承认。

    或许萧芸芸她一直自欺欺人,不过在得知因为自己的失误判断,差点让尧雨永远消失的时候,她忍不住的哭了,她后悔了,她极有可能是人生中第一次诚恳的认错,为的不过是让尧雨平安回来这个简单的想法。

    很庆幸的是,尧雨回来了,萧芸芸真的很开心,同时也很害怕,因为她知道……尧雨能平安回来自己一点忙都没有帮上,甚至是一切危机的作俑者。

    “好久不见了,萧芸芸,怎么哭的跟个大花猫似的”尧雨看着她的憔悴神色暗自叹息,故意笑着缓和气氛说道。

    “尧雨哥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萧芸芸碎碎念的说着,声音很小,很害怕,这一刻的她没有一点萧家小姐的架子,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为了挽回虚幻的爱情而选择不惜一切。

    “我没有怪你”尧雨摇了摇头笑着,明明没有过几天,不过却觉得离开边境线已经有着很长一段的时间了,其实当时的情况根本不是萧芸芸能够掌控的,或许是她出卖了自己的确切方位,不过也就仅此而已。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萧芸芸不断抽泣着。

    “哎,都说了没有怪你,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么”尧雨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婉儿一笑的安抚道“你就像是我的妹妹一样,有时候会胡闹点,不过我不知道,你的心是好的,你在担心我跟萧家为敌,想让萧家置身事外,这些我都知道”

    “……妹……妹”萧芸芸的耳边回响的只有这两个字,其余的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了,低着头的她眼神呆呆的,双手在膝盖上紧紧握拳,紧咬嘴唇,很想委屈的哭出来,不过还是忍住了没有说话。

    “好了,下次不要再这么胡闹了”尧雨为了避免尴尬还是决定先闪,临行之下摸了摸萧芸芸的头以一个大哥哥的角度说道。

    至始至终,萧芸芸都没有任何抗拒,低下头想要掩饰眼眶内打转的泪水,在尧雨走了数秒之后突然问了句“你喜欢我姐姐,对吗?”

    顿时间,尧雨愣了一下,下意识想要解释一下,怎么扯到萧大校长身上了,不过话到了嘴边不知怎么的就停顿了,迟疑了,虽然时间不长,不过萧芸芸的脸色却是骤然苍白,终于忍不住的跑出了咖啡厅,留下一个无比失落的背景,久久难以释怀。

    “这……”尧雨摇了摇头理顺了下心情,独自将咖啡喝完,一时间扪心自问,对萧大校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态度,还真没有个确切答案,按理说在立场上,双方的交集除了利益之外其余的都不该有,不过不知道从何时开始,这个交易的初衷却慢慢出现了变化,而这个变化。

    不止尧雨感觉到了,萧雯琪一样感觉的到,在军战高层办公室的某处,萧校长正看着不断跑远的芸芸,神色苦涩的淡笑,心底她很想结束对尧雨的感觉,只要他能接受自己的妹妹就能顺理成章的斩断这断不该有的感情。

    现在尧雨直接拒绝了芸芸,萧雯琪心底就真的很纠结了,那一股带着罪恶感的欣喜总是时不时的出现。

    “哎……你还真是我的克星”萧雯琪叹息,望着咖啡厅内的尧雨,有一丝哀愁的自言自语“我们注定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为什么你总要这么折磨我”

    这边尧雨还在日常撩妹的时候,远在地球另一边的庞大欧联算是彻底炸开了锅,欧联战舰诺福克海洋战舰基地指挥中心,这里是全欧联最大的海洋军事基地,也是欧联赖以生存的致命要道。

    汇聚着全欧联最先进的战舰航母群,战斗数值爆表,称霸海洋军事的脊梁,然而此时的这个地方,一位黑色霸气军服的中年人正以手遮阳,叼着一根草,无视前方数不清的欧联军队密布,独乐道“这么多年没见,这里的变化还真大”

    “猛虎……你来干什么?”欧联军队自主划开一条走道,只见一位两鬓斑白的老者正杵着拐杖缓步走来质问着。

    “没事来逛逛,怎么?不欢迎吗?还真是岁月不饶人,你怎么成这副模样了?”猛虎尧暝平淡一笑道“你想拦我?”

    “三天……”老者伸出三根手指说道“你的人击杀韩议员手下势力三百二十七个,摧毁张议员情报机构四十二个,猛虎,我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做,不过还请你给我适可而止,不要以为没人治得了你!”

    尧暝呲牙一笑,勾了勾手指道“要不你来试试?欧联的上将!”

    “你……”老者怒声道。

    “你知道我的目的,快把他们交出来,不然这件事不会那么容易结束……在说我又不弄死他们,不知道你们在紧张什么”尧暝点了根烟平淡道。

    “没得商量!”老者以拐杖怒敲地面坚定道“你闹吧,总有人会来收拾你,别以为你还是曾经的那个猛虎!”

    “别TM跟老子说废话,现在我就一句话,交不交出来!”尧暝的耐心没有了,狂言威胁道“我今天就是这么横,你能怎么着?上将?我呸!还跟老子提以前,要真是以前,我会跟你废话那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