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水墨田居小日子 > 第380回

第380回

    遭人惦记不是一次两次了,苏杏很快便把余薇丢到脑后,专心工作,不时应付一下来自工作室的同事们的询问。

    因为阳春三月是林师兄大婚的日子,大家都在讨论到时候穿什么礼服好。

    据说除了参加婚礼,宾客们还可以参加邮轮三日游。那种场合穿什么衣服也要提前准备好,家里的繁琐事要安排妥当,气氛热烈。

    倒是对林师兄的身世没有太多猜忌。

    有些层次离普通人太远,顶多认为他家很有钱。当然,这个有钱的概念也大不一样。

    这没什么,小市民自有小市民的乐趣。

    “苏苏,你全家都来吧?正好让我们看看你们那对龙凤胎。”谢妙妙道。

    自打结了婚,她健谈了许多。

    苏杏笑了笑,“恐怕不行,孩子爸说他们太闹腾会扫大家的兴,所以就我和一个朋友去。”

    “也是,带孩子来起码要拖一推东西,玩不开,我以前赴宴总是早早就走了。”忒扫兴。

    工作室的已婚人士开始分享带小孩赴宴的痛苦,无论男女。

    “妙妙你们什么时候生啊?你早结婚,结果人家苏苏生两个了,你还没动静。”

    谢妙妙发个嘚瑟表情,“正在蕴酿中……”

    众人一听,立马明白她是怀了的意思,纷纷刷了一堆恭喜的表情图,包括苏杏的。

    婚姻能改变很多人很多事,包括谢妙妙和苏杏。

    要搁以前,两个女生心比天高,从不参与已婚人士关于家庭和孩子的谈话。说多了还特别厌烦,如今自然而然地生起兴趣,主动加入已婚人士的行列中。

    人生的每一个阶段,在不知不觉中逐渐成长。

    不禁想起自己婚前的各种担心,担心为人妻,为人媳,以及为人母的责任,如今一笑置之。当勇敢跨出关键性的第一步,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自己心中有数。

    那些在婚前看起来超负荷的担子,不知何时已经被自己担了起来。

    当然,这多亏孩子爸的努力与付出。

    苏杏一边画插图一边分心看大家的议论,她是在电脑上画插图。之前想过找小辣椒合作,后来觉得她的画风诙谐有趣,适合漫画,与自己轻闲简单的文风大不相同。

    只好自己动手。

    别问她为什么要插图,因为喜欢,不然老觉得缺些什么。

    她用的是简画,在纸质笔记本画是很简单,用电脑画难度可不小。多亏柏少君教了她一段时间,如今画得很熟练,偶尔可以一心二用。

    这些同事几乎不跟她谈论工作上的事,因为她不是群体中的人,闲话可以聊,公事不能泄露。

    除了林师兄偶尔问一些她比较擅长的方面。

    文老经常给她一串书名,让她在家慢慢看,免得落伍。

    跟未来的她加入国家队伍的情形有点像,不是正式工,只是从旁协助的某某专家。这种感觉对她来说挺好,有一种置身事外的闲适,如同她现在的处境。

    改变自己的命运,阴晦地给人们做了一些预警,能否让潜能者提高危机意识就要看个人造化了。

    能力有限,世界混战的局面她改不了,末世时期更加不能避免。

    所以她安于目前的生活。

    正忙着,忽然电脑上闪出一个提示,接着听见院门外有人敲门。

    苏杏直接点击那个提示点,打开门口的摄像头看看来人是谁。当看清楚来人时,她决定不开门为妙。

    “找我什么事?”仅用对讲机接待。

    柏少君给她做的,鉴于她那可怕的惹人找碴的运气。

    敲门的伍雪青听见声音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发现门边有一个对讲机之类的东西,忙站在边上说:

    “苏苏,开门,我有事想跟你谈谈。”

    “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

    “苏苏,你听我说,我妈对亭飞其实没恶意,就想让你们欠我一个人情罢了。看在我帮你朋友澄清,大家曾经是邻居的份上,放过我妈吧?”

    苏杏不禁搓搓额角,“我放过你妈?你.妈不是我抓的,你找错人了。”

    “苏苏?!”

    当伍雪青发现对讲机没了声息,气得用力踹几下院门,却被院内凶悍的犬吠声吓得连退几步,然后看见一个金发碧眼的男人无语地叉着腰,站在边上看她撒泼。

    伍雪青老脸一红,心里委屈满满地跑走。

    直到看不见影,安德才返回休闲居。

    ……

    把余薇的下落告知余岚,严华华没了心理负担,略放心。

    可是,当伍雪青红着一双眼睛出现在三合院门口时,她发现自己放心得太早。

    见了她,伍雪青第一句话就是:“华华,你一定要帮我……”

    严华华心下一沉,耐着性子,“我真的帮不了,之前跟她有过矛盾,现在能说上两句话已经很好了。”

    “你没做怎么知道帮不了?我看你分明是不想帮!”

    在苏杏跟前低声下气让伍雪青的心情超差劲,语气很不好。

    “对,你说对了,我是不想帮。”严华华也火了,索性道,“你那张嘴不是很厉害吗?平时嘲讽、膈应人最拿手,我吃过不少苦头,现在我为什么要帮你?”

    “你,姓严的,”伍雪青指着她,十分气愤,“别忘了当初是我可怜你才把店让给你,你就这么报答我?”

    严华华微微冷笑,“报答?是你找上门的,我们银货两讫,互不相干,我给你优惠是念在之前的情分。伍雪青,你有今天多亏那张嘴,劝你以后凡事想清楚了再开口。”

    “呸,我用得着你教?你个忘恩负义的贱人!”伍雪青被戳到痛处,恼羞成怒,冲上去就想揪严华华的头发。

    严华华农活做惯了,力气大得很,哪里是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伍雪青打得了的?加上她脚刚好,根本碰不到严华华一根毫毛。

    打不着她,心头的火气没地方发泄。

    伍雪青一时丧失理智抄起旁边一张木凳果断劈向严华华。

    “你干什么?!”门口有人一个箭步上前抓住凳子,怒喝一声,“你疯够了没有?伍雪青,你以为现在还是以前啊?”

    院子里的两个女人定眼一看,来人居然是赖正辉!

    “好,伍家没了,一个个上赶着踩两脚,算我伍雪青倒霉认识你们这群狼心狗肺的东西。赖正辉,你以为她还是以前的严华华?人家心里早惦上那个姓柏的,你就是一个绿帽王八……”

    话未说完,啪,赖正辉一巴掌打在她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