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汉相公,轻点宠! > 第五百三十九章:自家人

第五百三十九章:自家人

    穆清说着,似乎就想到了叶芷当初离开家的事情,所以脸上的神色就格外的迟疑和忐忑。

    生怕叶芷会生气。

    叶芷灿烂一笑:“见到你们我也很激动。”

    “阿芷,快点屋子里面坐!”穆清有些激动的招呼着叶芷。

    叶芷就和穆清往屋子里面走去。

    穆山道:“阿芷,我去烧水泡茶。”

    叶芷无奈的道:“都是自家人,不用这么麻烦……”

    穆山听叶芷这样说,眼中带起了几分光彩,难道到了这个时候,阿芷还觉得和他们是自家人吗?

    不过叶芷都这样说了,穆山就往屋子里面走去了。

    他也不想去烧水。

    不是他懒。

    而是好不容看到了叶芷,这个时候他是怎么看都看不够,自然是不希望和叶芷分开的。

    他知道叶芷大概不会留下来,所以这个是就想尽可能的珍惜和叶芷相处的机会。

    左边的屋子里面有一张床,屋子里面放了一张木头桌子,桌子上面铺着一块素色但干净的布,上面摆放了好些书,其中还有一些医书。

    叶芷随便看了一眼,就发现书上的笔迹有几分眼熟。

    穆清似乎察觉到了叶芷的疑惑,就跟着解释了一句:“我现在接了一个给书斋抄书的活计,有一些书,我喜欢的,就多抄了一份……”

    在京都,是上不起学堂的。

    而且一般来说进京赶考的人,也都是埋头苦读。

    做最后的冲刺。

    但是书也是很贵的物件,穆清想要读书,那也得有书啊,不过穆清写了一手隽永的好字,这个时候到是接了抄书的活计。

    这样一来,他能赚一些钱补贴家用,也能读自己喜欢的书。

    至于那医书……

    别看穆清往常在穆云和穆山的面前,那就和一个幼稚的孩子一样,可是在面对穆安的时候,穆清还是多加照顾的。

    想来是他抄医书的时候,就给穆安多抄了一份。

    “阿芷,你快点坐下。”穆清给叶芷搬了凳子。

    叶芷看了一眼,那凳子腿儿上面是被接过的,不过还算是结实。

    屋子里面有一些药的香味,想来是穆安平日里也是在这整理自己的药材。

    “那个,四弟得天黑才能回来。”穆清见叶芷把目光落在医书上就开口道。

    叶芷点头道:“能见到你们真好,我还以为你们……”

    穆山苦笑了一声:“阿芷,你应该知道了家里面发水的事情了吧?”

    叶芷点了点头:“知道。”

    穆山叹息了一声:“我们逃出来的时候,也没顾得带上什么东西,不过好在三弟在学堂里面,身上还有几个钱,后来就发了疫病,周老先生说什么都要留下来研究那疫病……”

    “四弟本也是要留下来的,但是周老先生说,他若是有了什么意外,就靠着四弟传承衣钵,所以四弟这才出来了。”穆山开始说家里面发生的事情。

    “我们这一路逃过来的时候,在路上碰到了贵人,在贵人的帮助下,我们这才进了城。”穆山无奈的说道。

    “贵人?”叶芷有些疑惑。

    穆山点了点头:“不知道他们是做什么的,应该是大户人家的人,他们拉马车的马惊了,我随便帮了个小忙,他们就带着我们进城了。”

    “本来他们说可以让我们去他们府上安顿的,但是……我想着,还是带着大家在外面比较踏实。”穆山继续道。

    穆清跟着道:“我们帮他们拉住马车,他们帮我进城,这也算是公平买卖了,才不要欠任何人的人情。”

    穆清说起这件事的时候,语气之中就带着一种属于自己的坚持。

    想来穆清是被之前孙雅竹的事情给坑怕了。

    所以在这方面,简直就是保持了超乎常人的警惕!

    不过叶芷还是很支持他们这样的想法的。

    若是靠着别人就会受制于人。

    就比如她,现在就觉得束手束脚,没有自由的感觉。

    “阿芷……”穆山的语气忽然间有点沉重了。

    叶芷抬头看着穆山。

    穆山停顿了一下这才开口道:“二弟走的时候,心里面已经后悔了,他说做了对不住你的事情,阿芷,我不要求你能原谅二弟,可是他也不是故意想要伤害你。”

    叶芷听到这,语气就诧异了起来:“你说什么?他后悔了?”

    那天晚上做了那些事情,然后就后悔了?

    想到这,叶芷的心中就有了小火苗!

    可是想着穆云这个时候还在山云关,生死未卜,她这心中的火气就又被一盆凉水浇了下去!

    叶芷暗自磨牙。

    等着穆云回来了,她一定要给自己讨个公道!

    对,就脸皮厚点!让穆云负责!

    她若是不负责,那她……她……

    叶芷这个时候,被这么一刺激,已经没有了那种忐忑的想要试探的感觉了,大有山不来就我,我就来就山的气势!

    穆山局促的道:“阿芷,你别生气好吗?”

    叶芷心中暗道,她怎么能不生气!怎么能不生气!

    不是生气穆云做了那些!

    而是生气穆云这是想做都做了,然后擦擦嘴不承认了?

    不过面对穆山的时候,叶芷并没有表现出来,让穆山过于担心也没有什么用,这是她和穆云的恩怨,让穆山夹在中间,为难穆山做什么?

    这么想着,叶芷就缓和了一下语气道:“没什么的,等着他回来,我自然会和他说个清楚。”

    “芷儿……你……”穆山似乎想提起叶芷走的事情,但是又觉得这件事不好说。

    他担心提起来叶芷就会不开心。

    这一路上,穆山也一直回避着这件事。

    可是有些事情他有些憋不住的想要问问。

    那边的穆清,到是机灵许多。

    穆清开口道:“芷儿,你光问我们了,还没说说你自己呢!这段时间都是怎么过的?”

    穆清这样就可以回避一些尴尬的问题了。

    意思就是叶芷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叶芷敛眉,沉默了一下道:“我当初因为一些原因离开……”

    叶芷并没有说自己被绑了的事情。

    这些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了,说出来也是于事无补的。

    而且她还有一个顾虑,就是她已经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