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盛唐剑圣 > 第七十六章 痛着并快乐着:三游曲江

第七十六章 痛着并快乐着:三游曲江

    郎有情,妾有意!

    只是中间这层纸一直未挑破,裴旻现在借着老天的帮助,果断的将之挑开了。

    公孙幽向来温婉冷静,可情感一事,并不受理性控制。

    这给心上人告白了,她脑子里就跟浆糊涂满了一样,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只觉得呼吸困难,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你,你说什么呢!”

    裴旻静静地打量着她,缓缓道:“我说,我想娶你!”

    相比之前的话,这话更加直接了。

    而且还用更热辣的眼神,等着她的回应。

    公孙幽让他看的似乎要透不过气来了,半响才道:“我需静静……”

    裴旻突然想到后世似乎有这么一首歌,忙喜道:“这么说,你答应了?太好了!”

    听了这话的公孙幽一脸的懵逼,完全不知自己什么时候答应的。

    裴旻靠近了一些,轻声细语的道:“我有个小名,就叫静静,你不是‘许静静’嘛,静静不就是我咯?”

    他这还真不是瞎说,他后世叫裴静远,小的时候乡里乡亲都叫他“静静”,直到上了初中这个称呼才跟他告别。

    “你,无赖!”公孙幽听了这胡扯八道的解释,“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好了,我们一起游船去吧!”裴旻其实找知道公孙幽的心,只是女孩子家,在这方面有些放不开,这也是正常的。

    尤其是这大庭广众之下,公孙幽又哪里说得出口。

    裴旻也不强迫,“体恤”的邀她去游船了。

    经过这次告白,两人之间的关系捅破。

    她们之间多了几分暧昧的气息,说话时少了几分自然,多了一些羞涩。

    要是在后世,关系到了她们这个地步,不说找个宾馆“啪啪啪”,胡天胡地,也可以亲亲抱抱,拉个小手了。

    但是古代风气不一样,公孙幽又是良家女子。

    即便裴旻心中对她有着点点的不轨之念,也压在心底。

    发之于情,止乎于礼,以君子绅士的态度对之,给予了她最大的尊重。

    这也让公孙幽好感大生。

    公孙幽身份是良人,但是从事贱业,所以心底或多或少在乎他人将之视为烟花酒巷的陪客女性。对于自身的清白,特别重视,思想很是保守。

    两人在曲江上泛舟,畅谈人生,说着彼此的事情。

    他们一并喜欢剑舞,与剑道一途又是志同道合,完全不愁没有话题可言。

    黎明即来,裴旻上船的时候,跟公孙幽说了,回去跟裴母、娇陈谈谈此事,争取尽快将事情定下。

    这一次公孙幽并没有手足无措,不知如何应对,而是红着一张如玫瑰花瓣的俏脸,说了一声:“好!”

    但是这个好字,细若蚊呜,也亏得裴旻耳朵极灵,又与公孙幽同船而坐,才总算听到,若是革离的远一些,也只能见到她嘴唇似动非动而已。

    总算得到完美的答案,裴旻也心满意足的送公孙幽回芙蓉园了。

    见公孙幽平安无事的回来,公孙曦有气无力的叫道:“我的老姐,你终于回来了,救命啊,这累死我了!”

    她根本就不担心公孙幽会出什么事情。

    有公孙幽、裴旻在,她只会为梁昊一行人祈福,而不担心他们两人的安危。

    只是这近乎两个多时辰,她守在凤鸣院,处理着鸡皮蒜毛的小事,无聊的要死。

    公孙幽难得对公孙曦露出了抱歉的表情,想着公孙曦为自己担惊受怕,自己却跟心上人抽签,泛舟游湖去了,实在对不起她,难得的道:“好了,辛苦了。放你几天假,趁着上元节还未结束,玩去吧……”

    “万岁!”有气无力的公孙曦瞬间精神十足,瞧了一眼裴旻道:“师傅,你玩的开心了吧,也陪我一起逛逛?”

    裴旻吓了一跳,大有给捉奸在床的感觉。

    公孙幽也是娇躯一颤,脸色绯红,有些手足无措,不知哪里露了破绽。

    “啊,啊,好,好呀!”裴旻支支吾吾的,面对未来小姨子的逼问,连拒绝的勇气都没有了,想着难道是自己跟公孙幽的气氛让她察觉了?不至于啊,粗枝大叶的公孙曦,哪有那么细腻的心思?还是他们游玩的时候,让青羽盟的人瞧见了?

    正当两人胡思乱想的时候,公孙曦叹道:“都说那个东海泰山是东海第一刀,即便不用鲲冥六斩,仅凭祖传刀法,以是刀中高手,厉害了得。一但危机时候,施展出鲲冥六斩,更是无人接的下。也不知是真是假,可惜无机会跟他交手了。”

    原来如此!

    裴旻、公孙幽先后松了口气,原来公孙曦指的是这个,是他们自己做贼心虚了。

    公孙幽好气又好笑的看了裴旻一眼。

    裴旻也是一脸无奈,哪里想到公孙曦说的是这个,既然答应出了口,也不好拒绝,也客观的评价了梁昊的刀法。

    梁昊的祖传刀法确实有几分神韵,在配合虬髯客传下来的鲲冥六斩,寻常人确实不是对手。

    即便是他,面对鲲冥六斩都没有接下的可能。

    要不破之,要不落败,以至于未能得偿所愿,见识鲲冥六斩的全貌。

    公孙曦听得也是心痒难耐,叹息连连,后悔了一会儿,但很快就回过神来,拉着裴旻去逛上元节了。

    裴旻也只能打起了精神,三游曲江……

    相比裴旻痛着并快乐着,拜占庭的查士丁尼真的是一脸的悲痛。

    他在紫云楼外整整等了一夜,等到的结果却是李隆基喝醉了,已经回宫了,根本不给他见面的机会。

    不得已,这个悲催的家伙再次备上了重礼,找到了高力士的府邸,求见高力士,希望能够通过他跟李隆基对上话。

    高力士常年住在宫中,只有极少的时间在自己府上过夜。

    这天高力士恰好回到了府上,因为大过年的,高力士一直都在一旁伺候着,李隆基都过意不去了,让他赶个年末回家休息。

    高力士也是刚刚从紫云楼返回,接见了查士丁尼。

    静静的听查士丁尼道明了来意,高力士道:“总督是找错人了,你找在下,在下可是无能为力,半点忙都帮不上。”

    查士丁尼虔诚的道:“还请高公指点,应该找谁,最为适合?”

    高力士徐徐道:“内事,你要找在下,还能帮助一二,这外事,也只有裴国公的话,陛下听得进去。”js3v3